首页 - 策划重磅专访 - 正文

专访景甜:害怕父母给的安全感,于是虐自己,累了吃根辣条

胖虎-橘子编辑
16.12.17 11:35:31

专访景甜:害怕父母给的安全感,于是虐自己,累了吃根辣条

关于景甜的种种传言和评价体系里,景甜最介意的一条,不是关乎背景,不是关乎长相,而是关于演技。她自知没有高超的表演天赋,所以“我要更努力”给了她一些自信心。

好长一段时间里,景甜都在和团队纠结斗争一件事,“到底要不要对外诉苦”?四年前,景甜在接受采访时说:“工作人员总教育我,拍戏吃苦你也不说,拍戏受伤也不说...我不知道把这些说出来的意义是什么,让他们可怜我的辛苦,这难道不是演员应该做的,我觉得没必要说出来。”

张艺谋导演的新作《长城》公映后,景甜作为片中的唯一女主角,自然形成舆论漩涡。在电影海报上,景甜与国际一线巨星马特·达蒙被放在正中央,而一众流量小鲜肉沦为背景板。短时间内能拿到这么惊人的资源,景甜身上有太多的谜团,但大量的通稿和评论都指向景甜拍戏时的秘辛,但质疑她的人,仍然不相信通稿上的任何一个字,相反,甚至她的“幸运和努力”,都会令她陷入新一轮的冷嘲热讽之中。

专访景甜:害怕父母给的安全感,于是虐自己,累了吃根辣条

但真实的景甜是什么样子?采访那天,她是这么出现的。

“我可以不穿高跟鞋吗?拍摄的时候不会拍到吧!”在得到工作人员的肯定后,景甜迅速的盘腿而坐,“主要我今天真的太累了,你们快坐哈,我先补个妆,很快的。”景甜就这样极其意外出现在了记者眼前,没有传说中的保镖护身,巨星排场。有的只是景甜少女式的声音,准确的形容,那是一种幼稚园里小孩咬文嚼字式的撒娇。见到此景,身旁的工作人员也见怪不怪,大伙儿脸上默契地集体挂上无奈又好气的笑容,“她就这样,我们也懒得管了”。

当聊起自己的幸运和努力,景甜意外的将这一切归结为从小到大缺乏的安全感:“我特别过不了那种完全安稳的日子,会让我有恐怖感,总觉得会出事。所以,我会不停的折腾自己,虐自己,总觉得这样会特别有安全感。”

“爸妈安排我做什么就去做什么,没有想过反抗”

景甜出生的时候,身体状况特别弱,时不时的会发烧。3岁前,景甜几乎每个月都要跑一次儿童医院。西安的冬天特别冷,每次去医院,景甜的妈妈担心她冻伤,也怕路上颠簸,就把她牢牢的绑在背上,这会让她呼吸困难,到了医院解开厚厚的毯子,小脸通红,浑身都是汗。

5岁时,父母提出想让她学一样特长,什么都不为,就为了能锻炼身体。景甜哥哥是学武术,相对来说体能素质更好,父母就建议男孩子既然学体育,女孩子就练舞蹈。

练了不到1年,6岁的景甜就去考陕西著名的小天鹅艺术团,后来还被选中全国各地巡演的“演出班”,这意味着,学业和舞蹈要同时兼顾,比如前一晚录节目录到凌晨3点钟,3个小时后,还要背着书包和同学一起去上课。这让景甜一度非常羡慕她的同班同学,可以睡饱了来上课,“我小学上的好累啊!”景甜笑着感叹,但她从未和父母说过累,甚至连想都没有,典型的听话乖孩子。

在景甜的意识里:“好像就觉得爸妈安排我做什么就去做什么,没有想过反抗或者去沟通”,印象中,景甜小时候和母亲争执最多的是极为日常的“喝牛奶”,母亲害怕她长不高,天天强迫她要按时喝牛奶,但景甜不愿意,“为了喝牛奶的事,我觉得特别崩溃,但看我不喝,我妈就威胁我说,你今天不把牛奶喝了,我今天就不让你上学。”

一般来说,不让上学这样的威胁对于孩子来说,正中下怀。但景甜反而会害怕,“我真是不敢不去上学的那种孩子,我也不会因为累就说,明天请假,不去上课,如果我妈要和说不去上课半天,我真的会被吓死,我觉得我就应该认真上课,好好跳舞,不然就是犯罪。”

很幸运,景甜并没有出生在一个重理轻文的教育体制下长大,父母并没有用数学衡量她的成绩,“虽然总有一些数字算都算不明白”,但她几乎从未耽搁作业,每次都仔细写,按时交,这让景甜的班主任非常惊讶。

“你看,其实我鼻子上现在有一个印儿,可能打粉底给遮住了,化妆师经常会问我,说这怎么回事,为什么有一个疤,是我小时候写作业,好像不认真,我妈坐我旁边,就拿一个硬壳的字典直接砸过来,我妈就是想吓唬我,没想到就真的砸过来。”这让景甜学会了一种察言观色的应对方式,“当我妈一抬手准备打我的时候,我就迅速的扑过去抱我妈大腿,我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嘴上会特别服软。”

景甜从小到大几乎没有叛逆过,哪怕是特别喜欢周杰伦,想去看一场开在本市的周杰伦个人演唱会,也会因为母亲不给出资,梦想落空,但她从未找母亲进一步争取。景甜唯一做过一次疯狂的事,想去见网友,“那时候QQ刚流行,我当时特别想去见网友,也不知道对方在哪,结果被我妈知道了,爆打一顿,以后再也不敢了。”

专访景甜:害怕父母给的安全感,于是虐自己,累了吃根辣条

“你要比别人付出的努力还要多”

很长一段时间,景甜跟着艺术团跑演出表演节目时,都在比较靠后的位置,后来逐渐跳到了第一排,但景甜却认为,这不是一种奖赏,而是“我不能偷懒了,只能继续卖力的去跳舞。”

跑演出时发的军大衣,景甜妈妈到现在还留着不舍得扔,她觉得这是光荣和纪念。当年时任美国总统的克林顿访华,景甜就和同学们一起画着大浓妆去夹道欢迎。陕西人以面食为生,有个传统的舞蹈节目是台上一个大碗,小朋友们从碗里爬出来,那里面就有她。

小学五年级时,景甜12岁,“演出班”的老师建议父母送她去北京考专业的舞蹈学校,进京考试很顺利,全过。但爷爷奶奶可不同意,景甜从小就在眼皮底下长大,才不舍得让他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上学,经过一番斗争,还是拗不过。小学还没毕业,景甜就被父母扔进了远离家乡的北京舞蹈学校。

入学那天,景甜眼见着同学和家长分离抱头痛哭的场面“真的和拍电影一样”。“全国各地的学生都来上学,父母跟着送孩子上学,我宿舍的同学恰好都是外地,父母的走那一天,在宿舍各种叮咛、嘱咐,同学都哭的稀里哗啦的,太恐怖了”,但景甜心里却反而:“难过了一瞬间,等他们走了之后,我觉得特别开心,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哇!突然可以独立了,自由了!”景甜把这段日子看作自己成长中自由的时光。

快乐并没有持续太久,景甜是全班掌握动作要领最慢的,“开学的时候,我连倒立都不会,但我同班同学很多他都已经会侧滚翻、空翻什么都会,所以你要比别人付出的努力还要多”。

“你知道什么叫出晨功吗?就是一天还没开始就把自己练废了。”早上6点出晨功,跑步、压腿、踢腿、接着做上千个毯子功,不停前空翻,后空翻,翻到老师满意为止,但景甜仍然没有觉得累。“其实,练舞蹈肯定会累,多多少少都会有伤,这是一个很正常的事情,比如我们集训课老师,一次脚受伤了,他都打着石膏,蹦着来给我们上课,所以老师的对我们要求是,你没有发烧到晕倒不能请假,不是说你有点儿不舒服,你有点腰疼,你就可以不上课,那是绝对不可以。”

专访景甜:害怕父母给的安全感,于是虐自己,累了吃根辣条

“我是不是这辈子就要跳舞了”

直到17岁那年,景甜决定放弃跳舞,“那时我就想,我是不是这辈子就要跳舞了。”

“那年快毕业了大家都疯了一样练,有一次演出腿摔坏了,胯受了伤,差不多有一个多月没法上课,很严重,医生就讲要坚持跳舞的话必须做手术,我觉得我很痛苦,每天去理疗,我受够了,我不想再过这种靠肢体的生活。”

景甜现在还保持着和当年舞蹈班同学的联系,“因为我现在有的同学还在跳舞,我们聚会的时候有聊过,他们还是老样子,每天五六点起床,做晨功,压腿,再继续翻上千个跟头。我听她们讲,我都傻了。”

调整好身体之后,景甜碰巧附中毕业,父母对她最大的期待,希望她能够考关于舞蹈类的大学,毕业后,回老家做一个舞蹈老师,过着普通和顺遂的生活。“其实,当舞蹈老师也是我们大部分同学的一个心愿,因为觉得教师是一个很安稳又长久的职业,不会像在舞台上跳舞寿命那么短。”

因为胯上有伤,景甜觉得除了考舞蹈系,能不能再报考别的专业,有家长建议:“你可以试试电影学院,然后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找了两个老师来突击台词和上专业课。

考北电的时候,小品内容是一家工厂倒闭,“因为我还没准备好,人家都演上了,我被挤到一个角落里,我当时第一个想法就是,我就在这角落里好好的演,希望老师能看到,我挺害怕跑到中间去,站在显眼的位置。”

几天后,景甜考上北电,“很顺利,全过”!

专访景甜:害怕父母给的安全感,于是虐自己,累了吃根辣条

景甜式努力

电影学院毕业之后,景甜继续被“幸运”包裹且一路顺遂,作为一个女演员,一出道即不必面对“被选择”的命运,几乎所有的作品都是为她量身定制,而且从不当配角,她只需要负责在女一号的位置上站定,接受就好。但她仍在角色上付出百倍的努力,虽然这种努力,常常令她陷入糟糕的评论中。

2014年《特殊身份》首映后,有记者问甄子丹,为何功夫巨星缺乏后人,甄子丹就指着景甜说:“这不是有景甜吗?她完全可以成为下一个杨紫琼。”

拍摄《特殊身份》时,景甜主动不要替身,一切动作戏都亲自上场。有一场戏,景甜需要跳到另一辆吉普车上面,然后再从吉普车滚下来,再追着对手去攻击。当时,动作指导甄子丹原本打算连续动作用替身,但考虑到后期剪辑很容易看出来是替身,他就打趣让景甜去试试,“如果你能做的话,我们就不用替身了”,甄子丹把这个镜头叫做Money shot,最值钱的镜头,“因为是你自己做的,剪出来就是你自己。一个全景下来,看到没有切镜头,那就是你。当时我试完了之后,整套动作完成的很顺利”,这让甄子丹非常惊讶。

甄子丹在剧情之外,又为景甜在武打时的设计和增加了很多动作。有时候,甄子丹认为已经拿到了想要的动作,他希望景甜停止,但景甜告诉她不行,她认为她的表现还不够好,这让甄子丹非常满意。甄子丹觉得我是在心疼你,可能在我的眼里标准更高,但我觉得你做不到,但这个时候如果女演员在体力透支到极限时自己提出来,甄子丹就会觉得非常感恩。

2014年底,张艺谋的《长城》向景甜发出邀请。但这个“邀请”与以往不同,没有合约,没有承诺,只是说,有这样一个角色,你愿意吗?但你必须放下手头里所有的工作,半年全封闭训练,当然,你也不是唯一的候选人,还有其他人,但不会告诉你是谁,半年训练结束,再决定会不会是你,你还愿意吗?景甜接受了。

于是整整六个月,她消失在大多数人视野里。在美国集中训练那段时间,她甚至卸载了微信,和朋友断了联系,“以前都是公司安排我去做一些通告了、拍杂志,一直属于在工作,没有花过那么长一段时间待再一个固定的地方,每天有准确的作息和上课时间,有点像回到上学的时候。”那半年景甜胖了20斤,回来的时候108斤,但增的全是肌肉。

专访景甜:害怕父母给的安全感,于是虐自己,累了吃根辣条

但大众的视线好像并没有聚焦在她的努力上面,点击网上任何一个关于景甜的网上的弹窗,几乎都是对景甜的负面报道。“其实,你让我现在看,我都觉得还好,前几年我特别在意,《战国》上映时,宣传人员过来告诉她,千万不要去某一个网站,上面写了一篇很不好的报道,不要影响晚上工作的心情。“她都直接点名了,我肯定要看啊,看完我都崩溃了,为什么这么说我?为什么要写一些不实的报道,其实现在,我一方面是强大了,另一方面主要是太忙了,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再去关注这些东西。”

“当然,我会去在乎那些真正给我提出批评的人、指正我的人,我觉得这样我才能知道,我到底是哪些方面更需要去进步,哪些方面需要去改正,这可能也是给我一个方向,改正的一个空间,实在太累的时候,就吃辣条”

“我累的时候就想吃辣条”

吃辣条是景甜舒缓解压方式,“尤其这些日子因为要来回跑,回北京做宣传,比如说今天晚上做完宣传,然后晚上要赶航班回横店剧组拍戏,肯定是觉睡不够,精神不够,我累的时候就想吃辣条。”

景甜每次都问助理,“我的辣条呢?快给我一袋,他们总怕,辣条有可能对身体不好,然后助理就跟我说,说没了,包里没了。我不信,拿出来我翻一下,就又翻出来一个辣条,觉得好像吃完辣条就有很多精神。”

景甜曾接受采访时,否认自己是乐观的人,“她觉得难道不应该是这个样子吗?应该是你们多想吧!”所以,在采访过程中,她总是能把吃苦受累的事讲得特别好笑,她感受到的世界都是天真美好,她也不算是一个事业心强大的人,很长时间里,她都随遇而安,这是一种幸运,但这让她更难有对人生复杂的体验。

聊到最后,景甜笑着对记者讲了一个故事,那时在美国训练,身边没有那么多人包围着。

“你知道吗?我在美国培训的时候,每周会有一个下午的小假期,离我住的地方坐车要一个半小时,有家海底捞火锅,有一次遭遇大堵车,我花了4个小时才到,这不就等于整个假期都泡汤了吗?但当我下肉的那一刻,那味道,真的,特别值,感觉一切烦恼都没了。”景甜说完,眼睛眯成一道缝,吐了吐舌头。







(版权归橘子娱乐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收藏文章

为您推荐

重磅专访
长城
点击查看更多

热门评论

登录后可评论
限140字
发布
推荐明星 查看全部明星
推荐热词

建议
反馈

Feedback

橘子娱乐二维码
扫码下载橘子娱乐APP,让快乐来的更猛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