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视影人有话说 - 正文

专访李梦:我不喜欢演小情小爱,光拉个手、吃个饭的电影没必要拍

鸭子-橘子编辑
17.01.18 14:22:15

专访李梦:我不喜欢演小情小爱,光拉个手、吃个饭的电影没必要拍

李梦不管演什么,都有天注定的成分。

到现在为止,她的名字还没有广为人知,但作品都还不错。第一部戏是王全安的《白鹿原》,再来是贾樟柯的《天注定》,最近,她真正意义上担任女主角的电影《少年巴比伦》也上映了。其实之后也有作品,我们先把时间线划到《少年巴比伦》为止。

这部电影拍摄于2014年,由新人导演相国强执导,时隔三年才有机会上映,可以想象处女作的艰难。

专访李梦:我不喜欢演小情小爱,光拉个手、吃个饭的电影没必要拍

一场魔幻现实的床戏

参演《少年巴比伦》,李梦算是冲着男主角董子健去的。

2013年,董子健主演的《青春派》上映,李梦还在北电上学,正巧和朋友在电影院看了,那时董子健还没考入中戏,也还没人注意到他妈妈是一手带出范冰冰李冰冰等一线明星的金牌经纪人王京花——看电影之前,李梦都不知道董子健是谁;看完之后,觉得他的戏是不错的,做对手演员应该很好。

《少年巴比伦》描绘了90年代的工厂大院生活,主要拍摄地在青岛郊区的一个工厂,多取实景,也搭建了一些。那时他们跑遍了青岛,片中李梦的房子,就是在三个不同地方拍摄——房间是青岛市里一家民宅,楼道、楼梯之类,又是在别的地方。

专访李梦:我不喜欢演小情小爱,光拉个手、吃个饭的电影没必要拍

预算少,工期赶,整个拍摄只有46天,每天还多少有点意外,今天美术出问题啦,明天摄影灯光炸啦。电影赶到什么程度,片里有一场路小路(董子健 饰)大闹领导讲话的戏,当时借一个学校的礼堂拍,校方总共给了2个小时,导演急到差点忘了拍女主角李梦的戏份。

电影里有一场床戏,在青春片里算是大尺度,但并不让人觉得脏,只觉得可爱。地震里,白蓝(李梦 饰)和路小路(董子健 饰)在房间里做起来,白蓝说:“你喜欢吗?”路小路说:“要不还是我在上面吧,这样屋子砸下来,就先砸到我。”

这场戏晚上10点开始拍,拍到凌晨两点,是剧组唯一一次熬夜拍摄。下午六点大家还在吃晚饭,李梦已经开始化床戏的妆——电影里其它部分几乎没有化妆,但那一场得浓妆艳抹,大卷发、大红唇。

专访李梦:我不喜欢演小情小爱,光拉个手、吃个饭的电影没必要拍

看着性感,其实拍摄起来大家都很尴尬。

导演相国强走戏就跟他们说,都是老司机了,知道怎么做,他就不教了,来,先演一遍看看。说完就叉着手等着看。李梦心想我靠,什么叫我们自己发挥,从哪儿发挥?相国强又说,你们想从这儿亲到那边也行,从那边亲到床上也行,反正不能直接上床。

当时房间挤满了人,录音师、美术、制片、摄影、导演,监视器都摆不进去,只能摆外面。李梦和董子健尴尬着,相国强在一边催,你们俩别墨迹了,赶紧的,还要拍下一场戏。

其实他俩都穿了不少,李梦贴了胸贴,穿了衣服,董子健也穿着短裤,害怕穿帮,镜头基本就是卡着他倆的头在拍,下面全是衣服,床戏的激情除了演员的表情之外,全靠摄影师的运动来表现,那天他出汗比主演们多多了。

魔幻之处在于,李梦记得快到凌晨两点,隔壁奶奶跑来敲门,说你们在干什么?怎么这么晚了这么多人在这里吵?制片主任去交涉,奶奶态度很强硬,不行不行,两点了,我要睡觉,不行,你们不能拍了,赶紧走。

但除了李梦之外,在场的其它人都不记得有过这件事。

专访李梦:我不喜欢演小情小爱,光拉个手、吃个饭的电影没必要拍

不遗憾,《白鹿原》是改变我人生的电影

拍摄《少年巴比伦》的时候,正是六月毕业季。李梦正好那年毕业,虽说是北电出身,但她在学校呆的时间少得可怜,大一刚入学军训完,她就被《白鹿原》剧组相中,开始拍摄自己的第一部电影。

就像之前所说,李梦不管演什么,都有天注定的成分——她参演《白鹿原》,就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巧合。

她记得那是大一的国庆节,她在从深圳飞回北京的飞机上,遇上《白鹿原》的副导演。副导演跟她说这个电影的女主角你要不要来试试?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话,可以上网搜搜看。

后来跟副导演熟悉了之后,发现两个人的记忆也不太一样。

副导演的版本是,那天他本来要飞台湾,但班机临时取消,才改飞北京跟她一班飞机。飞机上,他就注意到了李梦,心想如果取行李的时候,还能见到她,就跟她要电话来试戏。结果取行李的时候没看见,副导演觉得可惜,就跑去女厕门口等,在厕所门口要了李梦的电话。

原著《白鹿原》中,李梦饰演的百灵是白鹿原的灵魂。电影版因为种种原因,删掉了百灵所有的戏份。154分钟上映版里没有她,只有很少很少人看过的220分钟完整版里才有她。

尽管如此,李梦仍认为《白鹿原》是改变她一生的电影,如果没有这部戏,她可能还在学校读书,可能还没法进入演员这一行。

专访李梦:我不喜欢演小情小爱,光拉个手、吃个饭的电影没必要拍

(《白鹿原》,李梦片场照▲)

其实成为演员,好像也是注定的事。李梦大概是很幸运的人,对于20岁这一代人而言,很早就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且能付诸实践,真是非常幸运的事。

最早是什么时候有这个想法,她自己也不记得了,不过她身边的人还记得。李梦从发小口中听说,13岁在舞蹈班练舞的时候,她说过将来要做一个明星,语文老师跟她说,那时学校中午午休的时候,李梦就一个人跑去办公室,跟老师讲她的梦想。

李梦对这些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只觉得从有意识以来,她就很喜欢跟艺术有关的东西,音乐、文学、美术、舞蹈之类。11岁的时候,她留学加拿大,当时父母打算移民过去,让她先去读语言学校。

就在加拿大,初一那年,她看了一部名为《乱世佳人》的电影,如果每个人都很幸运地拥有突然找到的时刻,那这就是李梦的时刻了。那时年纪小,电影没看太懂,只觉得费雯·丽那么美,那么迷人——她也想要成为这样的演员。

专访李梦:我不喜欢演小情小爱,光拉个手、吃个饭的电影没必要拍

小情小爱的,我不喜欢,格局要大一些

李梦喜欢特别的角色,白蓝就是这样的角色,她在电影里神秘极了,疏离在工厂之外,跟所有人格格不入。

有很多话,电影里没讲出来。90年代,白蓝刚经历过一场运动,被下放到工厂里。她发现工厂也有工厂的一套,比如化工厂的厂长,一句话就能让你去做最辛苦的活。在这里,20岁的路小路热衷于反抗厂长,在白蓝看来,是一个很幼稚的行为。

她是过来人,你路小路能怎么样呢?动不了任何东西,改变不了任何东西,只是自己损失而已。你看本来可以去科室喝茶看报,现在成了最苦的倒三班的人,永远没有希望了,在工厂里永远升不了官。

同时,这也是白蓝喜欢路小路的地方,他就是曾经的自己。

工厂里还有很多人追白蓝,路小路是看上去条件最差的一个,白蓝并不在乎,她到底是要离开这个工厂的,因此这个工厂里的所有人都跟她没什么关系。她在这个工厂里,谁都不想认识,谁都不想遇到,只是来这里歇歇脚,挥挥手就可以告别一切。

但她是爱路小路的,李梦说,爱情好像总是要在一起一辈子,但爱情还能有很多种,两个人互相陪伴度过了一段时间,也算是爱情。

专访李梦:我不喜欢演小情小爱,光拉个手、吃个饭的电影没必要拍

小情小爱的,李梦不喜欢,她说拍电影,格局要大一些才好。

她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去讲述《少年巴比伦》这部电影,文章里她觉得这电影很酷,但不是因为白蓝酷,也不是路小路酷,而是这个时代很酷。

这部电影有价值的地方在于,它试图去刻画一个时代:里面所有人,都在追求自由的道路上遍体鳞伤,路小路也是,白蓝也是。后来白蓝离开工厂去了上海,又离开了上海去了没人知道的地方,她未必过的很好。

李梦说,拍电影,如果只是拍俩人在一块儿,谈个恋爱、拉个手、看个电影、吃个饭,那可能没必要拍这部电影。电影花那么多钱、那么多时间,那么多人一起创作,那不管是观影感受还是精神感受,都应该要比日常生活高一些。一定要有个人风格在里面,有态度在里面,有一个比较宏观的格局在里面,要不这电影也就没有意义。

最后一句

采访那天,李梦没有化妆,只在拍照时涂了点口红,好像也不太在乎形象之类的东西。我想起之前看过的一本书中写,什么样的演员才可能是好演员?她不需要美,但要有一张只面对镜头绽放的脸。

专访李梦:我不喜欢演小情小爱,光拉个手、吃个饭的电影没必要拍

嘿!采访独家视频在此▼


采访 鸭子/ 摄影 百全/ 摄像 海东/ 剪辑 西西

(版权归橘子娱乐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收藏文章

为您推荐

影人有话说
青春派
白鹿原
点击查看更多

热门评论

登录后可评论
限140字
发布
推荐明星 查看全部明星
推荐热词

建议
反馈

Feedback

橘子娱乐二维码
扫码下载橘子娱乐APP,让快乐来的更猛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