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青年文化 - 正文

当学生都没来上自己的课,这位教授是这么做的

白玛-橘子编辑
17.01.22 15:00:00

当学生都没来上自己的课,这位教授是这么做的

作为一名大学教授,当学生不来上自己的课的时候,他会怎么做?发微博,至少下面这位是这么做的。

Adam Heath Avitable是大学的一名教授,从事教育工作以来虽然说不上顺分顺水,但也还过得去。

直到上周四...

“每个人都知道学院的规矩,如果老师迟到15分钟,那么这堂课就会取消。不过我想说的是,如果这种情况刚刚相反呢?”

当学生都没来上自己的课,这位教授是这么做的

上周四,当这名教授来到自己的教室的时候,却十分意外地发现教室里一个学生也没有。

这不科学呀,虽然他的课并非必修课,但平时不管怎么样也会有10来人。

但今天...一个人也没来。

于是这名教授开始了自己的吐槽。

“2017等待上课。已经过去30分钟了,仍然是一个学生也没有。我想也许有一个学生来了,但他不过是管理员。有谁在嘲笑我么?”

“又过了5分钟,我开始怀疑自己,难道是我告诉他们今天没有课?今天是星期三?还是我现在正在做梦吗?”

“太安静了,每一次听到开门声,我都习惯性地起立并且保持微笑。但是并没有人走进我的教授,好想死!”

“时间过去了45分钟,任然一个P学生都没有,我开始犯强迫症。难道是因为教室的门被锁上了?

于是,我去检查了一下。”

“是不是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死绝了?一种突然的僵尸毒袭击了所有学生,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活下来了,孤独地活在我的教室里?”

“我向圣上发誓,如果到最后也没有一个学生准点打卡,我将烦他一整天。”

“一只鸟停在我窗口,我邀请他进来听我讲代数。他拒绝并且飞走了。希望有只猫能将它逮住吃了。”

“我想象着所有的学生都被卷入一场复杂的车祸里,就像Rube的电影场景里的那样,也许这才是他们迟到的原因。”

“我翻看了我的所有邮件害怕遗漏什么,但我一封邮件也没有。这太奇怪了,难道我死啦?我死了吗?这里是地狱?”

“我的签到表和我的灵魂一样空虚,所以我只能一个人孤零零地吃这些糖果。”

“也许我应该开始讲课。学生们听到讲课声就会进来的,这看上去是不是很神经,对吗?对吗?”

“我向上帝发誓如果这是某个人故意恶搞我,我将会崩溃的哭泣。”

“灯泡刚刚自动熄灭了,我站起来四处走了一下他们又都开了,但重点是什么?”

“我听到了门外嘈杂声,我走到窗前,希望是我内心想的那样。但不过是一群骑自行车的孩子,看上去很开心。”

“你们为什么不在学校?你们的老师需要你!我对着关着的窗户嘶吼,并对他们比起了自己的中指。”

“我给教室里的每一把椅子都起了一个名字,Funfetti是一个非常棒的学生。charmander,一个麻烦制造者。”

“我发了一封邮件给我的老爸。‘所有的学生哪里去了’????”

“然后好像有事发生了,我听见开门声,还有一些人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会是他们吗?一名学生?在90分钟之后到来?”

“我就知道,我放弃了。我要打包回家,这再明显不过了,今天我不可能给任何人上课。”

“两名学生走进来,没有悔恨、也没有歉意,更没有一句解释。我不认为他们能得到一些糖果。”

“我不能这么做,我还是给了他们一些糖果。但是提醒他们课已经在95分钟之前就开始了。他们耸耸肩。”

“这两个学生询问是否可以使用电脑,我同意并签了字,我感觉自己根本就是多余的。结束。”

这名老师的心应该碎了吧!

最后一句

论你们是如何让一名老师心碎的。

(版权归橘子娱乐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收藏文章

为您推荐

青年文化
点击查看更多

热门评论

登录后可评论
限140字
发布
推荐明星 查看全部明星
推荐热词

建议
反馈

Feedback

橘子娱乐二维码
扫码下载橘子娱乐APP,让快乐来的更猛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