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趣文化青年文化 - 正文

导盲犬芒果:我是你的眼

鲸鱼-橘子编辑
05.22 18:00:00

导盲犬芒果:我是你的眼

1.一只叫芒果的导盲犬

导盲犬芒果:我是你的眼

王志华先生右手提着公文包,左手握着导盲鞍,身侧是一只拉布拉多在带路,带着他一路向前,绕开了减速带,王志华嘴里时不时念叨着:“芒果宝宝别分心,好好带路啊”。路过一个小花园,突然窜出来一只熟识的拉布拉多过来“打招呼”,芒果没有理会,主人立刻跑过来制止:“你别过去,芒果在工作呢。”

芒果今年四岁,是一只导盲犬,由大连导盲犬培训基地培育。王志华是在2015年5月1日领取到芒果,为此他已经排了三四年的队。

导盲犬由基地免费提供,无需购买,但由于数量有限,需要经历漫长的等待时间。目前全国在服役的导盲犬大概只有一百二三十只。

对申领者也有要求,视障人士,有稳定工作能养得起狗,有真正出行的需求等等,基地会综合各方面因素把导盲犬留给最需要的人。

在芒果到来之前,王志华对于导盲犬的美好想象铺天盖地,充满期待。

一位前同事因为申领得早,有一只导盲犬,有一回两人一块儿下班,前同事轻轻松松就在狗的带领下绕开了障碍物,而王志华只能拿着盲杖“一点一点探着走”。

那一刻,对导盲犬有了更具象的认识,“当你知道有一只狗,能代替你的眼睛”,王志华顿了顿,又补充说:“作为盲人,想要看得见的渴望是一直存在的……各种传说加上想象,就有无线遐想,这种渴望和遐想没有办法形容”。

终于在2015年,大连培训基地一只叫“芒果”的导盲犬,在经历艰苦的学习后顺利毕业,基地通知王志华前去大连和导盲犬共同生活学习。

王志华从小患眼疾失明,小学初中都在盲校。盲校的课程除了基本知识外,还需要学习定向行走,洗衣做饭等生活技能。

大学毕业于长春大学音乐表演系,演过电影《推拿》,在电影中饰演一位盲人推拿师,现实生活中也差点走上这条路,但因为不喜欢,坚持考了音乐。现在丰台声波残障社会服务中心做讲师,给视障人培训生活上的一些东西,也给非视障人培训对待残疾人的一些观念问题。

导盲犬芒果:我是你的眼

2.导盲犬的前世今生

说导盲犬是狗中精英也不过分,前三代不允许有攻击人记录,出生后会筛查先天性疾病,在45天左右送到寄养家庭,学习和人打交道。一岁左右再送回基地,继续筛查身体状况,接着就是经历长达一年半左右的观察期和训练期:要学会服从命令;学会带人走路;学会克服天性,如憋屎憋尿——导盲犬的进食和排便都需要定时定点进行;学会做到在工作中不分心…一边训练,工作人员还会一边观察狗有没有怪癖,会不会怕光、会不会怕声音、会不会怕什么特殊的东西……哪怕其中有一项不通过,就不能成为导盲犬,淘汰率基本在70%以上。

一旦导盲犬顺利通过考试毕业,紧接着就会进入人和狗的共同训练期,这个时候导盲犬大概两岁半到三岁,基地会教人怎么使用导盲犬,让人明白导盲犬的一举一动,让导盲犬认主人……整个训练过程大概有40天。

虽然此前对导盲犬有种种美好的想象,但真正要做到让一只狗带路,把身家性命都交付给一只狗,王志华说在最开始并不容易,心理障碍是最主要的因素,“最难的就是完全信任狗”。毕竟是一只狗,“它的高度也就到我大腿这儿,体重也没问重,你就会感觉没有安全感,这行不行啊靠不靠谱啊……”

王志华扭转这种担忧源于一次长距离训练,去郊外,边上都是庄稼地,要穿过几个村子。全程由芒果带着走,当然老师也会跟着观察,但离得特别远,几乎不会让人察觉,配了对讲机供双方交流。

此前,王志华也有过类似的郊游经历,由朋友带着,觉得心里很踏实,“但说实话,没有自己走路的感觉。”

“说这话你可能不太理解。人这一身啊,你不可能随时随地都有人在你身边,你需要一个自己的空间,需要你自己去完成一些事情,就是它的感受是不一样的”,王志华这样告诉橘子君两者的不同。

由芒果带路的这次“郊游”却完全让王志华感受到一种自己走路的感觉,完全陌生的郊外,树林、村庄、微风、阡陌交通、鸡犬相闻,一切都感受到了。

“真的是自己处在那个环境下, 以前从来没想过还能有这种感受”,说到这里王志华非常感慨,想想觉得有些心酸,却一再重复:“真的是跟着人走完全不会有的那种感觉。”

从此以后,王志华完全信任芒果了。现在,每天上下班都由芒果带着走,再也没用过盲杖。

使用导盲犬和盲杖不同,盲杖需要专心致志,导盲犬则可以分心想其他事情,只要跟着走就好了。王志华说使用盲杖要具备三个条件,第一是科学的方法,高度集中的注意力,不要命的精神。

“盲杖是被动的,我触碰到了才知道有障碍,但也不知道哪里躲,但导盲犬是主动的,主动帮你避开(障碍)。”

最让王志华感动的是芒果的敬业,“在外面很长脸”,工作起来一丝不苟,碰到其他狗来挑衅的、来示好的,芒果都是一脸淡定,认真执行工作命令。也会有带错路的时候,但很少。

到了午饭时间,办公室内其他员工都开始在座位上用餐,芒果却依然静静趴在一边,好奇询问,芒果会不会馋?王志华很骄傲:“专业范儿”,又转过头和芒果说话:“是不是啊芒果”。

导盲犬芒果:我是你的眼

3.带着导盲犬坐公交,乘客从来没有说过拒绝,但是……

王志华经常搭乘公交和地铁出行,有了芒果后也照旧,基本没出现过拒绝的情况。

每天上下班的公交,没有一次被拒绝,无论是司机、乘务还是乘客,都非常友好。

偶尔也有一两次,在乘坐其他路线的公交时被工作人员拒绝。

有一次是上了车,司机说不行,乘务员求他,你别为难我,我们不允许宠物上车,王志华说这不是宠物,是导盲犬,对方说那也不行,反正是狗就不行,最后是乘客帮忙说话解释,“最后人家就是反正也不跟我较劲儿了”。

还有一次是司机特别凶,“说你这不能上车,说我打电话问我们公司,公司说你能上就上,不能就不能”,最后司机干脆把车停了不走,开始打电话,王志华觉得过意不去,因为自己耽误一车人的时间,就和车上的人说,这样吧我下车去,麻烦你们把车牌号告诉我,我下车。乘客拦住了他,“你不能下车,是他不对,不是你不对”,一车人都在谴责司机,最后是乘务员劝司机,走吧走吧。

朋友携带导盲犬坐地铁也有类似经历,某一站工作人员不让进,说要请示,然后用对讲机,清楚地听到,对讲机那边的声音问:“导盲犬啊,死的活的?”

2015年5月1日,《北京市轨道交通运营安全条例》正式实施,明确规定视力残障者可携带导盲犬进站乘车。

王志华总结出了规律,几乎每一次出行遇上矛盾、遇上被拒绝的情况,都是因为和工作人员有冲突,至今还没遇到过乘客向导盲犬说不。

王志华觉得这是社会进步的体现,大众知道导盲犬,也愿意接受,反而是管理人员还需要加强意识。

导盲犬芒果:我是你的眼

4.导盲犬去哪儿都行,别逗了,又不是GPS

但大众对导盲犬的认知也存在一些误解,比如遇到导盲犬时有四不原则,很多人不知道,四不原则是指:“不喂食、不抚摸、不呼唤、不拒绝“。

所以常常遇到有人叫狗的、吹口哨的、和上来就抚摸的。

让人有些啼笑皆非的是,王志华跟人家说明不能摸不能逗的时候,对方会说没关系,“他以为我担心的是狗会咬他”,但王志华知道芒果不会。

不抚摸不呼唤是因为导盲犬在工作状态中被打扰容易分心,这样会使视障人处于危险之中,而且一旦习惯被人摸、被人逗后,会让导盲犬忘记自己的使命,“就白训了”。

这种情况出现的不少,但也没办法,唯一能做的就是自己多留意着点,及时制止。

最怕的是遇到一些特别有好奇心的人,有次在地铁上,芒果在不开的那侧门趴着,王志华感觉它突然动了下,然后有人小声和他说那边有人踩它,王志华就问怎么了怎么了 ,踩的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没事我就踩了它下,看看它咬不咬我。”

还有一种误解是过分神话导盲犬,觉得只要跟导盲犬说去哪就能去哪,“怎么可能,又不是GPS”,王志华解释,其实导盲犬的作用只是帮盲人带路,避开障碍物。

芒果对于熟悉的、常去的地方能认路,到了陌生的环境,却需要靠王志华来判断方向。去外地出差时,王志华就需要和芒果共同合作完成,王志华开步行导航判断方向,然后由芒果带路避开障碍。

当然还有一种更便捷的方法是干脆找个人,让芒果跟着走。

芒果能乘飞机也能坐火车,和王志华一起,不占座位,就趴在脚边。

“我们要尊重它,但不是神话它”,王志华觉得这才是对导盲犬应该有的态度。

导盲犬芒果:我是你的眼

5.“这个世界上,除了它还会有谁能这么依赖我”

王志华给橘子君展示导盲鞍时,芒果立刻站起来摇尾巴,以为要工作了,王志华调侃“工作热情格外高涨”,又告诉橘子君,戴上导盲鞍后就意味着芒果会进入工作状态。

哪怕是在睡梦中,只要下命令,芒果都能立刻反应过来。

王志华觉得有了芒果后,自己说的话比以前多多了,一个是和芒果会说很多话,另一个是在路上碰到那种神话导盲犬的言论,都会解释一番,“以正视听”。

还有很直观的改变是效率明显变高了,走路再也不需要拿导盲杖探着走,跟芒果说快点儿就能快点儿,慢点儿也能慢下来。

当然,还有,走在路上的关注度也变高了,王志华觉得这是好事,“以前我问路很多人不理我,现在他们主动来问了。”

导盲犬芒果:我是你的眼

和芒果相处一年多,王志华对它的评价是“心思细腻的小母狗”,有时候很粘人,很依赖自己。

刚带芒果回北京那会儿,有一次朋友带着外出办事,就把芒果留在了办公室,由公司同事看着,这下可不得了,芒果又委屈又哼哼特别不淡定,一回来就往上扑,使劲摇尾巴。

王志华也依赖芒果,一人一狗,没办法分开。

有一次过马路,走到一半,半路突然杀出一辆三蹦子,芒果只要退后一步就可以避开,但却没退,而是用头挡在王志华脚边,王志华只听到“当”一声,三蹦子撞到了芒果的头,然后扬长而去,围观群众都在骂,万幸的是最后芒果没有受太大伤害,王志华十分动容。

在家里,芒果就睡在王志华床边,底下放一垫子,有时候半夜醒了,芒果会察觉,抬起头来看看,又缩回去。但只要早上一醒,芒果立刻就会起来。

王志华回忆起在大连生活的场景,觉得那时候芒果没那么乖,来北京就不一样了,可能觉得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它觉得就认识我一个人”。

“这个世界上,除了它还会有谁能这么依赖我,能这么离不开我,我觉得应该是没有的”,王志华说。

导盲犬芒果:我是你的眼


(版权归橘子娱乐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收藏文章

为您推荐

青年文化

热门评论

登录后可评论
限140字
发布
热门文章
换一批
推荐明星 查看全部明星

建议
反馈

Feedback

橘子娱乐二维码
扫码下载橘子娱乐APP,让快乐来的更猛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