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号 - Feekr旅行 - 正文

她将半个世纪的上海风情都浓缩在这款包里

Feekr旅行
17.06.05 07:15:00

她将半个世纪的上海风情都浓缩在这款包里

上海一直是我最爱的城市之一。

海派混血、洋风旧梦、精致小资……

很多人却不喜欢上海,抱怨这里生活节奏太快,工作压力太大,居住成本太高,特别是即将上天的房价。但其实很大一部分说着这些话的人都挤破了头地想成为上海人,因为上海有魅力的地方远远多过这些。

上海,不只是当代的魔都

更是洋风海派中的一场繁华旧梦

“老式弄堂房顶的老虎天窗,它们在晨雾里有一种精致乖巧的模样,那木框窗扇是细雕细作的;那屋披上的瓦是细工细排的;窗台上花盆里的月季花也是细心细养的……”这是王安忆《长恨歌》里的老上海。

也许因为有太多的上海滩传说,太多街巷里弄的缠绵悱恻,每个人心里都埋藏着一份“老上海情怀”。

总有人在这个繁华都市中被摩天大楼遗漏的地方穿梭着,那些话着家常的弄堂,那些被百年的雨水浸得斑驳的红砖,那些靠着一丁点儿生意支撑的老歌厅……

这些背后,都好像能看到曾经那个歌舞不夜城的妩媚模样。

石库门、老弄堂、十里洋场;新世界、北外滩、东方明珠……似乎这些古往今来的名词都能代表上海。而一座城市,更鲜活的代表,永远是人。

王安忆在《长恨歌》里说:“上海的繁华其实是女性风采的……那法国梧桐的树影是女性化的,院子里夹竹桃丁香花,也是女性的象征…叽叽味浓的沪语,也是专供女人说体己话的。”所以说起老上海,怎么能不提乱世中独当一面的上海小姐呢?

上海小姐,不只是穿戴名牌的时尚先锋

更是将东西方知性、优雅完美结合的沪上淑媛

普遍印象中的上海小姐是张爱玲那样的傲娇清高,是郑苹如那样的扑朔迷离,是上官云珠那样的精明世故,是阮玲玉那样的红颜薄命……

她们在曾经纸醉金迷的旧上海,身着浅明黄色印花旗袍,手提着精致小包缓缓走入小洋楼中,婀娜多姿,仿佛浮华中一抹独有的素净。

时间的轴轮转至现在,上海小姐却成了一个难以概述的形象,一个褒贬不一的名词。可依旧是一个不同于其他地区姑娘的存在,已经跨越了地域性的标签。

她们也许有着吴侬软语的“嗲”气,却也透着当代女性的敢作敢为的“霸”气,拎得清生活,有着自己的主张。既有西化的学识和态度,也保有东方的知性和优雅,她们对时尚有着明确的见地,既要处处彰显精致,也沾染了些许生活的气息,既能赏诗书也能买包包。

近几年,时不时能在上海看到有姑娘背着一款识别度超高的复古小包走在街头。

123456 查看全文
收藏文章

为您推荐

橘子News

热门评论

登录后可评论
限140字
发布
热门文章
换一批
推荐明星 查看全部明星
推荐热词

建议
反馈

Feedback

橘子娱乐二维码
扫码下载橘子娱乐APP,让快乐来的更猛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