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娱乐 - 正文

专访弧光联盟导演王伟:为何选潘粤明?还回应了《白夜追凶》的BUG

低气压少女-橘子编辑
17.09.13 07:00:00

专访弧光联盟导演王伟:为何选潘粤明?还回应了《白夜追凶》的BUG

《白夜追凶》厉害了——原本以为豆瓣评分8.4的《河神》是本季暑期档网剧最佳,没想到《白夜追凶》上线一周之后,就以9.0分的成绩超越了前者。

它是近期网剧中并不常见的刑侦题材,讲述的是弟弟关宏宇意外成为灭门惨案的犯罪嫌疑人,原刑侦支队队长哥哥关宏峰为了还弟弟清白,以编外顾问的身份协助代支队长周巡办案,借机调查真相的故事。

首播之后,有两个细节备受好评,其中之一是男主角潘粤明一人分饰两角的演技,哥哥关宏峰,刑警出身,为人克制、严肃,弟弟关宏宇,在成为通缉犯之前是武警,痞里痞气,有种“社会你宇哥”的气质,两种截然不同的角色在潘粤明的演绎下显得非常“真”。

另一个让人过目不忘的细节是,第一集开篇运用了长达7分钟的长镜头,交代了各人物性格、之间的关系、首个连环抛尸案的案情,信息量大,而且一点都不拖沓,用流行的话说吧,就像看了一部“假国产剧”。

两个细节都让观众直观地感受到了,制作方的真诚。

但让人意外的是,《白夜追凶》的导演竟然非常年轻,他生于1988年,年仅29岁。导演名叫王伟,你可能觉得陌生,所以请先让橘子君介绍一下他。

王伟隶属于由五元文化创始人、导演五百发起的弧光联盟(这是五百专门为影视行业人才成长发起的组织,成员有二十余人,不光有导演,还涵盖了制片、编剧、武术指导、剪辑、配乐等各环节的创作者)。《白夜追凶》是他首部独立执导的作品,在此之前,他曾担任过网剧《心理罪》的B组导演、与五百联合执导过网剧《画江湖之不良人》。后两部作品的成绩同样亮眼,豆瓣评分分别为7.6、8.4分。

王伟入行的时间很早,16岁开始在哈尔滨干剪辑,活动、婚礼什么都剪,但都和影视行业完全不搭边。20岁左右的时候,他给自己立过flag,比如要成为行业内的谁谁谁,后来他想,“(成为)他又怎样呢?又没意思”。

直到认识导演五百,王伟才算正式确定了未来的发展方向。与五百相识的契机很巧,当时,王伟在网上看到他拍的作品,知道他在长春打造了一个80后影视新锐创作团队,觉得挺有意思,就主动找上了门。

当时的对话是这样的↓

王伟问:“你们公司招不招人?”

五百:“我们只招实习生。”

王伟:“实习生什么概念?”

五百:“就是没有工资,你要想来也行。”

王伟:“那咱们还是交个朋友吧……”

当然,即使没能如愿在五百那儿找到一份工作,他也表达,自己本身挺愿意做这件事,如果以后需要帮忙,就直接找我。后来王伟一直帮着五百团队剪剧情,这段经历尤其锻炼了他的剪辑功力,“做剪辑,经常48小时不睡觉,我觉得是我一生中最苦的时候”。

剪辑之外,其实王伟更擅长的方向是制片人,那时候他就跟五百说,咱们以后打配合,你拍戏,我去负责其他方面的东西。对他来说,做前期筹备、找演员等“组盘子”的工作并不是什么难事。而在此之前,长春本地几乎没有群头,是王伟和团队一起用了一年多时间聚集了大量的群演资源,建立了相对完整的体系。以至于五百团队来北京发展后,后来者都是以他们为标杆的。

2011年的某天,五百找到他,说,有个栏目剧,公司没人拍,要不你来?因为没有导演经验,王伟拒绝了这个提议,五百劝他,你就练呗,有啥拍不了的呀。

聊到这,他总结道做导演的初衷:“不是说为了有梦想去当导演,是因为公司有活没人干,我就带着大家去干活。”

所以,回答如何看待导演的职业这个问题时,他同样特别耿直,他说之前一直都不认为自己是个导演,后来同事说,这话千万别轻易说,显得有点太装了。王伟并非科班出身,所以他自认为对电影没有多重的情怀,对于拍剧,只要故事好,他喜欢,愿意把它影视化足矣。

尽管说得轻松,但实际上能拍出《白夜追凶》这样一部精品国产剧,王伟一定有他的闪光点。多年的剪辑经验锻炼了他的全局观,一场戏需要什么效果、镜头之间如何衔接、后期如何剪辑,都在他的脑海里有着清晰的构想。

以及在五百导演的影响下,他也不断追求技术上的创新,开头的7分钟长镜头是他选择用伸缩摇臂拍的,“以前我们拍长镜头都是用手持的方法拍,这次用伸缩摇臂拍,也是一种突破,它可以从全景到特写,到很大的拉伸都可以”。其实在国产剧里,类似的拍摄方式并不常见,费用高昂、耗时长不说,而且拍摄难度非常大,王伟和摄影师刘英剑也是一点点摸索才呈现出现在的效果。

《白夜追凶》播出前,王伟想,能有7.5分就满意了。但当看到现在9.0的高分,他承认确实有些惊讶,并且坦诚地为多出来的2.5分总结了三点原因:“首先第一,一定是网友对国产剧有一定的宽容,其实跟英美剧的9.0分比,我们的空间还很大;第二个是兄弟互换身份的人设本身就很加分,说白了有点相对黑色的设定,尤其是一个杀人犯客串警察,再加上潘老师的精湛的演技,多出来的分数都是给潘老师的;第三条是因为它是一个原创故事,没有小说粉丝作为基础,观众对人物没有自己内心的预设,没有形成反差,所以没有那么多差评”

这次有机会采访王伟,除了聊他本人,橘子君也本着对这部良心国产剧的好奇,从一个普通观众的视角提问,从为什么延档、导演与演员的磨合,再到大家最关注的兄弟二人同框戏如何拍摄。总之,故事很多,王伟的回答出乎意料得实在。

剧专业到广电总局审完,说:“有点泄密的感觉”

橘子君:原本定档6月,现在一直延期到8月底,原因是什么?

王伟:是这样的,之前平常那边是按网剧的模式走的,《白夜追凶》不行。因为现在对题材有了新规定,涉及到军人、警察、民族、宗教信仰这些,不允许拍网剧,必须要走电视剧的立项流程,所以我们大概走了一下这个流程。

流程正常的时间应该是在两到三个月,我们加快了速度,一个月就走完了。就是整个是公安部审,公安部审完了广电审,广电审完了拿下修改意见,再修改、再复审、再通过,然后下证,大概是这么一个时间。

橘子君:内容删减得多吗?

王伟:还好,删除的都是个别不影响剧情发展的镜头。

橘子君:是怎么做到整个推理逻辑扎实,并且“零bug”的?

王伟:这个就是编剧的牛逼之处呗。因为编剧(指纹)是职业律师出身嘛,他写东西很扎实。我们这里面很多公安内部的戏,说白了,(像)《人民的名义》,你一定得是了解那个圈子的人才能写得出来,对吧?

《白夜》其实也是,里边包括刑警队的关系,跟支队、跟市局、跟分局的关系,在破案的过程当中哪些是要走流程的、哪些是不需要流程的,这些东西一看很专业。

所以我说,我看这个剧本的时候,给我最大的感觉就是两个亮点——第一个亮点就是兄弟俩共用一个身份的这个事,一人分饰两角;第二个两点是它与以往我看到作案剧的剧本不一样,特别细致。

编剧给的感觉就是,你只要告诉我你想要什么,我来给你合理化。所以乃至于广电审查的时候,跟我说,你们这个东西写得太专业了,所以你们要删一些东西,一专业了之后,你会知道公安破案的思路和方向、审讯技巧,会有点泄密的感觉。

橘子君:具体体现在哪个情节?

王伟:我们的一个案子里,解一些配毒,配一些高级的毒的内容,那些其实是市面上都可以买到、提取的东西,这些怎么配,全删掉了。

潘粤明身上体现了关宏峰、关宏宇的两面

橘子君:是五百老师把潘粤明推荐给你的?

王伟:对,我们在选这个角色上也是考虑了很长时间,因为这个演员是这样的,首先他的戏好,这是最硬性的标准了;第二是在故事当中,人物的年龄段是在40岁左右。结合这两个条件,还有兄弟俩性格的反差,考虑(潘粤明)就比较合适。五百还跟潘老师认识,就去找他了。他看了剧本之后也是挺满意的,觉得对演员来说比较有挑战性。

橘子君:怎么从潘粤明身上看出两兄弟的反差的?

王伟:我是因为看到潘老师演的了两部戏,一个是五百导演的《脱轨时代》,里边离婚的刘铮刘光芒,还有一个是他客串的《唐人街探案》,演一位变态父亲。我觉得他有另一面嘛,弟弟偏向于他之前的角色,哥哥更偏向于他转型后的感觉。

橘子君:观众认为的好演员与你的想法肯定是不同的,能不能从导演的角度聊聊好演员的标准?

王伟:第一保证肯定是戏好,他能够把他的想法,或者是导演的想法精准地表现出来,有的演员是我是这么想的,但是我演不出来。

上升到我认为潘老师他是一个好演员,是因为他在保证了演员最基本的素质要求以外,对角色人物他是有创作思维的。我认为有创作思维的演员,是好演员。他之前会做功课,对这个人物进行分析,(考虑)用什么样的方式,能达到我们想要的效果,而不是导演说这样演他就这样演。

橘子君:在创作过程中,潘粤明的哪些想法是让你印象深刻的?

王伟:他有一个设计,就是扭脖子。之前我一直也没想好,我就是觉得哥哥跟弟弟身上一定要有一个生活的小细节,下意识的动作不一样。

但是我之前在想几种方式,后来我跟潘老师在聊嘛,比如谁爱敲桌子、谁爱抖腿、没事儿晃手。我说,你觉得哪一个好?他说,我觉得关宏宇应该这样,他毕竟是当过武警、军人出身嘛,脖子、颈椎可能不好,我说,可以,挺好的。

(关宏宇下意识地扭脖子)

橘子君:具体到拍摄的时候,兄弟二人同框的画面是如何完成的?

王伟:不一样,就是一场戏当中有很多方法。

橘子君:可以详细解释一下吗?

王伟:比如说这场戏咱们俩坐这儿聊,聊完了之后我搂了你一下,我站起来从你前面过去了。那这样的话就会涉及到三种拍摄方法。

咱们聊天的时候相对比较简单,可能对面这台机器,镜头卡好了,就一个演员嘛,我坐这边演一遍,我在那边再演一遍。

一旦涉及到我跟你有身体接触了,就涉及到换头,我这么演的时候,后边抠绿,把真人的头跟替身的头换掉。这个头动作限制有多大,移动的方式,为了更真实,都会做一些配合。

还有比如我从这儿出去了,我走过你的面前,对吧?那可能也是要抠绿的。一个人我要空演一遍,你这儿过去了,我看你先走了。再演一遍他从这儿过去的(动作),这两个地方合到一块儿。

但是第二集有一个长的镜头,就是从这儿过去了之后你又划过来,他又划过去,这就很复杂。

不夸我们特效多牛,做不到最基本的,还拍什么呢?

橘子君:在编剧原作的基础上,您加入了哪些细节?

王伟:我当时拿到剧本之后(觉得它)底子特别好,整个故事节奏、人物所有的大的设定都很好,我是在这个基础上把人物再做得极致一点。

包括在家里边,关宏宇戴手套,这是后加的。我就在想嘛,一个人在家里待了半年,他的状态是什么,可能怕别人发现,在家里必须得戴手套。那他是不是应该在家里安个监控,万一谁再来敲门,他看不出来是谁,对吧?

根据哥哥关宏峰的性格,考虑他四十来岁也没结婚,没女朋友,这人是不是要养条鱼呀,要不然他平时太无聊了。

还有兄弟俩之间,之前这点编剧就忽略掉了。我把他们俩互相量体重,互相剪头发的细节加进去,感觉更真实一些。

橘子君:据说关宏峰养的那条肺鱼也很点,跟角色本身有关系。

王伟:每个动物都会代表一种性格的东西嘛,我觉得关宏峰他的性格是孤僻的。其实做警察这个行业,尤其做刑警,他没办法,你知道吗?有时候,你就要面对情与法的选择。你要是大义灭亲,你是个好刑警,对吧?要是考虑到亲人的话,那你不是好刑警。我们没法定位它是好还是坏。

所以我说,关宏峰的人物设定就是内心有阴暗的部分——四十多岁没结婚,没女朋友,性格有点怪。但是这个人物性格是没有突破口,所以五百提出来他可以养条鱼。

我以前有很多养鱼的朋友,我问他们,哪种鱼能象征着隐忍,生存能力又比较强,看起来很温顺,其实极其凶?他们给我推荐了几种。肺鱼,首先外表长得像鲶鱼似的,但它吃肉,也很凶,它最大特点是,喘气的时候它上来,吞一口气下去,在水底待五六分钟再上来,再喘一口气。我觉得这个挺好,特别符合关宏峰。然后我说,这鱼选得这么好,得给它加点戏,所以我后面给它加了很多戏。

橘子君:前段时间,关于国产剧抠图、特效争议挺大的,您怎么看待这件事?

王伟:特效就是这样,越贵的团队做得越好,肯定是。我们用特效的地方,都是那种必须要用的。要给片子加分,不能减分。所谓减分,我举个例子啊,比如说古装戏,抢演员的时间,不能去实景拍,我们拿绿幕拍,拍完再抠,这就属于减分的。

加分是什么呢?比如说,你看现在这个房间,我们看(长度)30米就到头了,但是,我们需要让它有100米,我们就可以用特效去延伸它,变成100米。

橘子君:《白夜追凶》里特效多不多?

王伟:我们的特效没那么大,有一些枪火啊,最大的就是兄弟俩同框的特效。

我们用特效很谨慎,轻易不会用,但一定是,第一,用在我们实际拍解决不了的问题,就像我说双胞胎同框问题。第二,要少,但是要精。像(外卖小哥)跳窗户的戏,景是在棚里搭的,它就在一楼,没有外面(高楼大厦),我们没办法的,只能用特效,别的办法实现不了。

但是我们不说特效做得多牛,没必要,因为这是最基本的。你做不到这个,那你还拍什么呢?

归根结底,《白夜追凶》还是讲“人”的故事

橘子君:之前您在采访中说过“我们要表现的绝对不是阴暗,而是人性中看不到的那一面”,这句话能详细解读一下吗?

其实就是我刚刚跟你说的,人,尤其是警察这个职业,在情与法之间,你有时候很难做选择。每个人都有阴暗的一面,但是有些人没有表现出来,可能是外部给你的压力、诱惑的程度还没有达到。

比如这么跟你说,我让你干一件事儿,你说,这个事儿触犯了我的原则,我不去,对吧?OK,我给你10万你不去,100万不去,1000万不去,1个亿,你可能就动心了,对吧?一步一步给你的诱惑力升级的时候,你可能就会突破你的底线。人性是不能深挖的。(导演和橘子君剧透,关宏峰这个角色到后期会有意想不到的反转,你们一定要继续往后看!)

但我们讲的不是他有多阴暗,我们想通过这个东西,把他更善良的一面表现出来。我们是想,没有对比就没有办法去区分亮面和暗面。

橘子君:也听说您把《三国》、《西游记》的人物关系融入到了角色中?

王伟:其实没有融,是因为讲戏的时候,你会有很多方式方法,这样最直接。我跟旁人聊,我说哥哥跟弟弟就是唐僧跟孙悟空的关系,弟弟很野就像孙悟空,他在唐僧面前,刚开始还是,师傅,你说啥、我听啥,有时候还是跟你瞪两眼,拿棒要削你,你念紧箍咒就说师傅,我错了,但下回我还是有野性的。这是起初的阶段。   

到后面可能经历一些事情之后,就稍微好一点。

之后第三个案子中,周巡的同事加入进来,一位别的区的刑警队长和一位顾问,和周巡跟关宏峰是同样的关系。我说你们俩之间的感觉就是周瑜和诸葛亮,能力相当,但互相又嫉妒、又羡慕、又崇拜、又喜欢。

那种感觉你很难去讲。好演员就是,你告诉他你想要什么,别说太具体,太具体反而限制住他了。

橘子君:在人理解得这么透彻,想知道您平时看什么作品?

王伟:影视作品,我的阅片量不大。其实拍戏,你说啥是戏,戏讲的是故事,但是什么是故事呢?人就是故事。我是爱琢磨人,你说拍摄手法、拍摄技巧,想表达的东西,那个东西是技术,技术是通过学习很好实现的,有钱就能做到。

我觉得还是人最重要。我比较喜欢看一些历史方面的东西,研究古往今来所有的人,不是说从电影上面的借鉴多少。虽然和编剧像顾小白合作,在故事编剧的技巧上我都有收获,但我觉得我最擅长的还是人。其实《白夜》就是讲人的东西。

最后几句

采访王伟是在《白夜追凶》播出的头两天,彼时观众对它满是期待,而播出后剧情进展越来越深入,关于它的吐槽声随之而来。于是橘子君简单联系后,又和王伟导演聊了聊剧中的bug,他也对此一一回应,回答方式一如既往地耿直。

橘子君:很多人都说,尽管双胞胎长得一样,但伤疤这些细节特征不可能完全一样。

王伟:如果说,你要不相信双胞胎是这个设定的话,那这个事儿从根儿上就不成立了。不是说疤的事儿了,那好多都不一样的,脸上长个包呢?而且我跟你说,最大的区别就是牙,任何人的牙都是不一样的,皮肤经历的不一样,粗糙程度也不一样。双胞胎是属于一个强设定。你放心,你咋整他肯定都不能完全一样。

橘子君:还有人提出,“双胞胎日夜互换身份,弟弟去夜里偷案卷,被发现的风险太大了,何必这么做?”

王伟:按刚才的理论讲,那这个故事还不是成立,就是不管你遇到多大的风险,都不需要弟弟出去办案。直白点说吧,我能给你的理由是,白天人多,不方便,晚上可能相对人比较少,有一些别的机会。可能我能给你的理由就这个,也不是绝对的理由。因为你看到15集左右的时候,案卷就毁了,没有案卷这回事了,他俩仍然在互换身份。但我们讲了一个故事,核心就是双胞胎互换身份的事儿,要是说那么理性的话,这个故事从头到尾都不成立。

《白夜追凶》相对比较写实,我所谓的写实是说我们不光表现破案的一面,还有生活的一面,这些元素。但无论是从拍摄手法,还是从双胞胎人物互换的设定上,它本质上就是一个商业类型的故事。

橘子君:我查了一下《公安机关人民警察内务条令》,里面明确有一条说男性警察不能蓄胡须。

王伟:对,我要说一下,公安包含了很大一部分,包括刑警、公安局、派出所,办户籍的也叫公安,给你办身份证的也是公安。但是刑警不一样。刑警一般是很少穿警服的,因为他们破的案子也好或者什么也好,他们的身份不会那么直面给群众。其实留点胡子,这个对于刑警来说是可以的,才会被犯罪嫌疑人忽略。

橘子君:第一个案件的凶手,外卖小哥高远,明明有肾病,为什么武力值那么强?

王伟:对,我还想说这个。他们太低估将死之人的潜力了,你就不说人了,尤其是鱼,你把它膛都豁了,扔锅里它还能蹦呢。人到那个时候,就是拼死的时候,断两条腿他都能跟您打。

橘子君:观众是从生活的角度来看这个剧的,您怎么处理真实性和戏剧性的冲突?

王伟:我觉得都是相对的,这个不是处理的,这么跟你说吧,当你看文艺片的时候,你会觉得它是真真实实的东西生活没那么多案子,但是你看非文艺片观众要看的是紧凑的,有戏剧冲突的时候,包括类似的电影,你知道我看的是故事,只要故事精彩就可以啊。就跟民谣是在生活之上进行了艺术化和流行音乐是一样的,民谣就是那种比较接地气的商业化处理。

(版权归橘子娱乐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收藏文章

为您推荐

娱乐
点击查看更多

热门评论

登录后可评论
限140字
发布
热门文章
换一批
推荐热词

建议
反馈

Feedback

橘子娱乐二维码
扫码下载橘子娱乐APP,让快乐来的更猛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