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娱乐 - 正文

专访潘粤明:每个人都愿意回到过去、挽回错过的东西,但不可能

低气压少女-橘子编辑
09.22 07:00:00

专访潘粤明:每个人都愿意回到过去、挽回错过的东西,但不可能

潘粤明又火了。

很长时间以前,人们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早期的白面小生,或是历经过婚姻变故的男明星。但凡提起潘粤明的名字,语气中难免流露出唏嘘之感。实际上,比起演技,发生在他身上的八卦故事似乎更有被当做谈资的价值。

是8月底播出的《白夜追凶》让人们重新意识到,潘粤明一直是位优秀的演员。在这部黑色设定的电视剧里,他一人分饰一对双胞胎兄弟,沉稳、痞气两种气质被他拿捏得恰到好处。导演王伟原本预设的评分是7.5,未曾想剧播出半个多月后,依然保持着9.0的高分。前不久面对橘子娱乐的采访,他毫不吝啬地评价,多出来的2.5分给潘老师的演技。

选角的过程不算纠结。结合关氏兄弟的设定,王伟和监制五百考量了两个标准,最根本的是戏好,还有一个是人物40岁左右的年纪。五百想了想,最符合条件的无疑是和他合作过《脱轨时代》的潘粤明。在那部戏里,潘粤明演的是离婚男刘光芒,一位失意的、向现实妥协的中年男人。

王伟觉得合适,又想起潘粤明在电影《唐人街探案》里诠释的变态父亲,这不正是他的另一面嘛!“弟弟关宏宇更偏向他转型前的角色,哥哥关宏峰更偏向转型后的感觉”,王伟进一步解释道。

五百打电话时,潘粤明参加的真人秀《跨界歌王》已经临近决赛。五百把剧本发给他,看过后,他二话不说地答应了,以至于之后再收到的其他剧本,他都不再考虑了。没有任何考量吗?潘粤明直截了当,这没什么好考量的,“盼这种角色盼了很久,任何演员拿到剧本都不会拒绝的,而且我跟五百交情好,我对他的制作也很有信心,”。

潘粤明与关氏兄弟,抛开年龄相仿,实在少有共通之初。或者勉强概括出一点,他和哥哥关宏峰都有各自复杂坎坷的人生。但也不一样。关宏峰患有黑暗恐惧症,实则无法从失手误杀同事伍玲玲的往事中走出来。而对于潘粤明,那些刺痛的过去,他已然放下了。

【“好演员”】

靠近关氏兄弟的过程中,潘粤明会边看剧本边把自己的想法记录下来,再拿来和王伟讨论。很多原剧本中没有的黄金细节皆是由此碰撞而来的。

为了体现兄弟二人的区别,起先,王伟设计了一些小动作,比如谁敲桌子、谁抖腿,或是习惯性地晃手。他征求潘粤明的意见,潘粤明分析,关宏宇毕竟当过武警,军人出身的人颈椎可能不好。说罢,他扭了一下脖子——这便成了关宏宇在剧里最常做的动作。

即便开机之后,这样的讨论也没有停止。头两个礼拜,潘粤明最先拍的是所有在剧中出现的兄弟同框剧情。他感慨,幸亏先拍的最难拍的,要不到后边真的抗不住了。他还记得那段时间,外面不是刮风就是下雨,他就调侃,老三关宏“雷”什么时候来啊?其他人被他逗得咯咯笑。

但玩笑归玩笑,作为演员,潘粤明有个很坚定的理念,“细节对剧情递进有帮助才行,老百姓什么没见过?没必要炫技,要把心用在故事本身”。

游移在截然相反的性格之间,他觉得两个角色同框一定要有火花,他就和王伟在片场撞出了一些台词,比如有一场戏,外卖小哥到家里以揭发兄弟二人共用身份的秘密威胁哥哥协助自己逃跑,他对哥哥说“我杀了你弟弟”,为了扰乱对方的心性,哥哥用挑衅的语气答:“你说他?他是我哥。”听完这话,外卖小哥懵了。

还有那些体现兄弟情谊的,弟弟被人认成哥哥挨了揍,于是他回家吐槽:“你是不是我亲哥?我把你当‘亲哥’,你把我当‘表弟’是吧。”播出后观众的评价也证明了,这些体现在剧中的精彩设计的确是加分项。

这次,潘粤明和王伟合作,经常有记者问他,王伟88年生人,是你合作过最年轻的导演吗?橘子君也没例外。毕竟一位是圈内资深的男演员,一位是年轻的小辈儿,真的不会对对方的能力存疑吗?潘粤明说,他是拍到后期才知道王伟是88年的,“我从来没考虑过合作导演的年纪,因为导演的水平不是年龄能体现的”。他没把自己出道23年的资历当回事,甚至调皮地说,资历深的演员也不见得说话都靠谱呢。

潘粤明觉得,能够被选择,是因为能力被认可,人家导演从事创作两三年,比你更清楚想要什么。因此他更愿意作为其中的一员,在享受中慢慢进步,那种满足感就像“一个喜欢游泳的人游到了清澈的水池里”。

潘粤明和王伟家住得近,后来《白夜追凶》到了后期剪辑阶段,偶尔熬夜到凌晨的时候,潘粤明一条微信发过去,就直奔王伟家,俩人配着啤酒吃宵夜,有时候围绕一两个话题就能聊个通宵。潘粤明也经常对后期提出自己的意见,“我就是说转脖子的时候应该有声,他就给加上了,那个对于塑造人物的力度上来说是加分的”。

“他是会做功课的,不是说导演让他怎么演就怎么演”,王伟告诉橘子君。那么从导演的角度讲,好演员的标准是什么呢?王伟给出了他的答案,在保证演员最基本的专业要求以外,对于角色,要有创作思维。显然,演员潘粤明是属于“好演员”范畴内的。

但两条标准之外,还要再加上一条,开放包容的心态。《白夜追凶》播出后的几天,它的豆瓣评分不断走高,停在了8.9分。刚开始,潘粤明不理解数字高低代表的含义,剧组的同事跟他解释,诸如涨0.1分有多难。等到他明白了,那个数字已经稳定到了9.0。

为此,他还下载了APP,实时关注着分数的走向。结果采访那天,9.0变成了8.9,潘粤明主动提起这个变化,“可能看的人多了,大家有挑剔,这个我赞成”,一本正经地分析之后,他转了话锋,“但是还是不要往下走,我是想着9.1呢!怎么又8.9了,讨厌~”

因为《白夜追凶》,潘粤明也学会了利用微博宣传。他成了“网瘾少年”,几乎天天更博,少时更新4、5条,多时恨不得将近10条。翻开他的微博,里面有广告、有段子、有转发好友的祝贺。潘粤明刚开博那几年,画风更像一本公开的“日记”——美食、风景或者此刻的感受,现在他知道了,你得跟大家互动,而非单方面地输出。

不管得到的回馈是好是坏,潘粤明都乐于接受。最近追剧,他会把弹幕打开,看到有些天马行空的脑洞,譬如“弟弟其实是妄想症,哥哥早就被他杀死了”之类的,潘粤明就觉得特别有意思。

“我跟他们(观众)有一种此时此刻的感觉,感受到大家的快乐、疑惑以及各种质疑和问题,这样我才能找到更多前进的道路。”

【往前看】

靠关氏兄弟又火一次之前,潘粤明早就享受过火的滋味了。

中学时期,潘粤明的性格内向。说不清具体因为什么,他开始意识到自己该变得健谈点,结交心的朋友。偶然的机会下,他报名参加中国儿艺的小学生表演班,因此走上表演这条路。

正式成为演员前,他的梦却差点半路夭折。1995年参加艺考,21岁的潘粤明同时通过了中央戏剧学院和北京电影学院的二试。到了三试,两所学校的考试日期撞到一起,潘粤明衡量一下,选择了后者。但原本信心满满的他最后败在了文化课上。

第一年落榜,潘粤明没像其他人一样继续准备考试,他不愿伸手向父母要钱,便辗转做了剧组场记、广告公司推销。1996年,他再度报考中央戏剧学院,现实给了他深刻的打击。在报名处填完表,系主任明确告诉他,“我们不会要你的”,原来,头一年二试时,中戏打算给潘粤明“特招”的名额,没想到他竟然放弃了三试,后来系主任和他说,“我还从没见过敢放弃中戏的孩子”。

一路的碰壁让少年潘粤明的自尊心愈发强烈,他不想让父母担心,心想:我不信没有我落脚的地方。中戏落榜后,这个从未离开过北京的孩子只身去了上海。潘粤明还记得,那天在北京站坐火车,父母非要给他送行,潘粤明拗不过他们,急了,“你们送我,我就不考了!”他拖着行李上了滚梯,一回头,看到两位老人站在远处偷偷望着自己,不敢往大门里踏一步,“事后觉得挺感动的,天下父母都是一样”。

还好,他没让父母失望。1999年,他被路学长导演相中,出演了电影《非常夏日》,随后又与霍建起导演合作了电影《蓝色爱情》——一位非专业演员踏入演艺圈后,一路开挂,进而成为当时的一线小生。现在提起潘粤明,他诠释的“曾荪亚(《京华烟云》)”、“许仙(《白蛇传》)”都深深地烙在观众心里。是的,他太幸运了。

那时的潘粤明“没想过现在这种状态,但想过以后能够演更复杂的人物”。两个月前,因为电视剧《我的前半生》,他和袁泉在《蓝色爱情》里的剧照被重新翻出来。那是一张清秀的脸,眼神清澈,看到眼前漂亮的姑娘,会透露出专属少年的羞涩。大家感慨,当时那个迷倒无数文艺少女的男孩怎么就变成长着双下巴的大叔了。

潘粤明倒不在意自己的形象,并且向来如此。但年少时能仗着长得帅“恃宠而骄”,睡醒了不梳头直接出门也不在乎,现在不行了。他认识一位摄影师,从《脱轨时代》到《白夜追凶》这三年,一个精瘦的帅小伙变成了胖大叔,“他可以胖,我没办法,因为他拍人,我是被拍的”。

每回去剧组,潘粤明会装上10片面膜,等剧杀青了,没准儿包里又多出20片。但一名演员终归还是得重视形象管理,“这是素质”,他在脸周围比划着,“以前,一张面膜敷上两边有富余,现在两边脸都(露)出来了,都没法比”。

就真的一点不怀念以前的长相吗?“每个人都怀念青春的岁月,但我觉得这只是一种想念,或者一种情结,时间在不断地往前走,争取活好下一秒就好了”,潘粤明当下的人生观要求他,要往前看。

看起来你是挺积极的人。“必须积极啊!那没办法,你不积极你也得活着,高兴也是一天、郁闷也是一天,你选择怎么过?”他反问橘子君。他也极少想回到过去,他觉得每个人都愿意去挽救错过的东西,但不可能。所以干脆就不想。

“那个问题”被留到了最后。采访的准备阶段,负责沟通的工作人员几次嘱咐,一定不要问触碰婚姻的问题。所以最后,橘子君谨慎地告诉他,没有挖掘八卦的目的,只是想知道走出过去的负面情绪了吗?

“这个东西你遇到了,就是平常心面对,你只能这样,你还能有什么办法?好!下一个话题”,潘粤明成功转移了话题,然后笑了。采访中,他很喜欢这样笑,尤其是冷不丁冒出一句冷笑话的时候。

橘子娱乐X潘粤明:

【安全区】

这两年,潘粤明并不算是活跃在圈内的一线演员。他拍了几部作品,有的还没机会播出,也演过话剧《只因单身在一起》,但影响力不够。但每当他有大的动作,都可以用“惊喜”形容。

尤其是在去年的真人秀《跨界歌王》里,他的表现打破了过去人们对他的印象——这个“娇弱的书生”竟然能拿着扩音器唱起重金属摇滚了?还包括最近播出的《白夜追凶》,首次尝试网剧,并且一人分饰两角的他就贡献出了精湛的演技。

潘粤明告诉橘子君,他更像被命运推着走的人,机会送到他面前,他就接着,“没有刻意地挑战,挑战的成功率也只是50%,我不会一定要干自己干不了的事情,我只是在自己的能力范畴之内,妥善地去珍惜这些机会。”

同样的,生活里,他也习惯把自己安置在安全区里。32岁那年,他上《超级访问》,跟李静、戴军说,自己喜欢看漫画书,在这上得花了上万块钱。现在,漫画书被文房四宝替代了。在父亲的影响下,潘粤明迷上了书画,并把它当作“一种坚持”。他习惯在收工后,写写画画再睡觉。有时候,太过沉迷其中,时间一晃,就天亮了。

采访的时候,橘子君提议能不能分享一下最满意的作品。他直言,没有特别满意的,“我现在在学习阶段”。但他不在乎别人如何评价,还是配合地掏出手机,向镜头展示了一张临摹八大山人的水墨画。对于书画这个兴趣,潘粤明没什么功利心,单纯“为了享受,希望在纷杂的生活环境里,给自己有一个恬静的去处,并不是逃避,只是放空自己,做一些喜欢的事情”。

橘子君:没有绘画基础的话,好上手吗?

潘粤明:好上手。我跟你说,所有人都觉得画画好难,你画了就知道不难了。谁都行,我跟你说,谁都行。只是你在画之前,就把自己挡在门外了。

橘子君:您做任何事情都是这样不为自己设限?

潘粤明:就是在我接受的范畴之内。你要非得逼我当一个物理学家去,没戏,那个太难了。

橘子君:父母对您的价值观上有什么影响?

潘粤明:父母做人会影响孩子,我觉得就是这样。我父母也是,说个谎话,耳根子都会红的那种类型,没见过他们说为了什么目的去干嘛,所以我受他们影响也是,对什么事儿都可有可无,不愿意去争抢。这个其实不太适用于现在创业的年轻人。

橘子君:现在年轻人创业更需要一股闯劲儿。

潘粤明:但是要合乎情理地去闯。

橘子君:您在家独处的时间多吗?都做什么?

潘粤明:我在家其实机会也不太多。我在家基本上休息,反正不做饭,因为难得休息一下。说实话,在家要做好了饭,我还是要放到盒里面吃,开玩笑、开玩笑……比较怀念(剧组的)盒饭,其实也没有。(冷笑话·潘上线→_→)

就是觉得在家就好好休息一下,像一个手机插上了充电器一样,好好地充充电,把能量增长一点,再满心欢喜地出去见朋友。

橘子君:和您聊天,我觉得您是一个宽容度接受度很高的人,不管对新事物,还是网上的评价。是近年来的改变吗?

潘粤明:小心眼又怎么样?那也得活着。不包容怎么样?所以我觉得,认清自己的能力和位置,就踏踏实实地在自己的能力范畴之内把事情做好,让别人没话说就行了。

最后一句

20岁出头的时候,潘粤明把自己比作苍蝇。没有学上,没有戏拍的状态,让他从苍蝇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无论它撞窗纱撞得多疼,或者人家拿着苍蝇拍在那儿等它,只要有亮的地方,他就拼命要奔那个方向去,我觉得这是苍蝇身上一个可贵的东西。”——现在,那只曾经迷茫的“苍蝇”正追着最亮的一束光往前飞,但它不着急。

(采访、文字/低气压少女,摄影/克里木,摄像/海东)

(版权归橘子娱乐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收藏文章

为您推荐

娱乐
点击查看更多

热门评论

登录后可评论
限140字
发布
热门文章
换一批
推荐明星 查看全部明星

建议
反馈

Feedback

橘子娱乐二维码
扫码下载橘子娱乐APP,让快乐来的更猛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