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音乐人 - 正文

专访丹镇北京:不管地上还是地下,我们保持我们自己的态度

admin
17.10.01 20:00:00

专访丹镇北京:不管地上还是地下,我们保持我们自己的态度

2016年9月9号,丹镇北京在school第一次合体演出,宣布厂牌成立。成员有黄硕、梁维嘉、张千、刘锐、斯威特、海啸、艾迪、美朵、张琦,都是从Section 6走出来的说唱歌手,多数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

一年之后,他们又回到这里,办了Dungeon Beijing一周年演出。school场地很小,最多容纳二三百人。现场开了空调和加湿器,依然又闷又热,大家听得汗流浃背,连墙都在流汗。时常有歌迷实在受不了,跑到外面透会儿气,接着挤回屋子里躁。

演出接近尾声时,梁维嘉拿起话筒冲大家说:我知道我们完全能选大一点的地方演,但我们又回到了这里,因为这里是地下的根。

那次演出结束,丹镇北京接连病倒好几个。

几天后,橘子君在另一场拼盘演出前见到了黄硕、梁维嘉、张千和刘锐,“那天确实挺热的。但丹镇北京成立在school,一年之后我们又回到那儿,就是给喜欢我们的歌迷一个交代。”

专访丹镇北京:不管地上还是地下,我们保持我们自己的态度

黄硕是第一个到采访间的,比经纪人还早。

丹镇北京厂牌里只有他一个人唱硬核说唱,看MV能感受到这个人非常凶狠,词儿写得很硬。大花臂大花腿,总是裹着头巾,反戴一顶棒球帽,一定要盖住眉毛。

标配是篮球背心和短裤,站着时喜欢晃两下,不凶也不狠,甚至有点傻愣愣的,非常北京大男孩。一拍照又是一脸凶狠。但私底下接触,就是个“核弹叔叔”。这是歌迷给黄硕的昵称,源自他的艺名N-Bomb核弹。

黄硕是从Section 6走出来的第四代说唱歌手,属于隐藏、Young Kin、阴三儿、Lil Ray之后。Section 6是2004年开始的北京地下Hiphop大Party,每个月的最后一个周六固定举办,在愚公移山。厂牌里的大多数成员都是在这里结识的。

专访丹镇北京:不管地上还是地下,我们保持我们自己的态度

但黄硕和梁维嘉认识地更早一些。

05年那会儿,黄硕上高一,从NBA中场集锦第一次接触Hiphop,很喜欢,找了很多来听。后来忍不住在学校贴吧发一帖子,问有没有喜欢说唱的。别的孩子都在底下瞎评论,更关心谁谁是黄硕的妹妹,只有上初三的梁维嘉挺在意这个“说唱会友”帖。

“其实我那会儿早知道他,就是老戴一帽子在学校里,因为不让戴。然后穿一校服巨大,我也不知道他是谁,就老能看见,我俩住得也特近,住一个院儿。”

后来,梁维嘉大一的时候跟同学打架,打完气特不顺,跟几个朋友去网吧,偶然看了几个Hiphop的视频,看完之后感觉,“×,这就是牛×,得干这个事,打架什么的太幼稚了”。

于是,梁维嘉也说唱了。

“最早听一些欧美音乐,50美分(50 Cent)、Jay-Z。之后才是2Pac、B.I.G.(Notorious B.I.G.)。”

再后来他和黄硕一起玩说唱,成了最铁的哥们,经济状况低糜的时候还一起开过爬宠店,没赚钱,俩人也没闹掰。

专访丹镇北京:不管地上还是地下,我们保持我们自己的态度

其实,四个人里面最早接触Hiphop的是张千,小学四年级开始跳街舞,05年开始写歌,在人人网认识了刘锐。但第一次见面据说是聊了很久之后,在愚公移山一次演出后。其实两人的家离得特近,差不多十分钟路程。但张千不爱出门。

有一天看完演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刘锐突然和张千说:“千,我也是学表演的,也玩说唱,咱俩弄一个说唱团体吧。”“好。”但后来一段时间大家再没提过这事。

专访丹镇北京:不管地上还是地下,我们保持我们自己的态度

后来一天早上,六点半,刘锐给张千发短信说,我昨儿一晚上写的词,你看看,我找你去。然后坐地铁去劲松。一听不错,张千一下午又写了一段词,找了一beat,俩人出了第一首歌。那会儿刘锐十八九岁,张千二十一岁。

2008年,大二的时候,张千参加了第一场battle比赛。2012年拿下了Iron Mic钢铁麦客、说唱圈绝对权威的battle比赛的北京站冠军,全国总决赛四强。在一场battle比赛,张千干掉了贝贝,这是媒体或歌迷喜欢反复拿出来谈论的。但张千不太愿意。

“是,我赢过他,但仅此而已。”

专访丹镇北京:不管地上还是地下,我们保持我们自己的态度

橘子娱乐:你们各自的名字有什么特别含义?

黄硕:我内个N-Bomb,核弹的意思。

梁维嘉:Saber就是军刀、利刃那意思吧。

刘锐:Sistakilla.L,姐姐杀手。因为我喜欢的明星都年龄特别大,都是姐姐辈的。

张千:是一个简写,我英文名字的音译。

橘子娱乐:黄硕私底下什么样,凶吗?

梁维嘉:不凶。他唱歌特凶,但是找他喝酒什么的,就是一和蔼的叔叔。

刘锐:愚蠢。

橘子娱乐:你们见过黄硕摘帽子吗?很多粉丝说没见过。

黄硕:我帽子一摘,就是piu一下,你们全瞎了。光头、瓢、灯。

橘子娱乐:也没人见过你眉毛?

黄硕:没,半截眉,你们想象一下,可以画一个。我露出来太凶狠了。

橘子娱乐:北京的Hiphop元老有哪些?

丹镇北京:王波、阴三儿、马克、Young kin、隐藏、爽子……

橘子娱乐:国外呢?

丹镇北京:Nas、2Pac、Snoop Dogg、Wu–Tang Clan……

橘子娱乐:北京的还是国外的对你们影响大?

黄硕:一半一半吧。

橘子娱乐:Hiphop教会了你们什么?

黄硕:教会了我高兴。

梁维嘉:Hiphop带给我的就是,首先它是很酷的,与众不同的一个东西,能把我和其他的小孩区分开。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天生就爱干这个,听到这个节奏就得干这个,反正是命还是怎么着的,我也不知道。

橘子娱乐:北京说唱和其它地方有什么不一样?

刘锐:生活环境不一样,语言不一样,说话方式不一样,氛围不一样。北京压力多大呀,我要是在云南,或者是在雾都什么的,那很安逸,巴适得很嘛。那人家肯定状态就不是这样。现在天天出门就堵车,全年365天有150天天气还不是很好,这个环境出来的东西我能像别的地方一样吗。

橘子娱乐:那住在北京的民谣歌手还在歌唱美好?

刘锐:我们也歌唱美好啊,我们只是把问题放在这儿。问题是什么,你应该做什么。

橘子娱乐:通过抨击自己的生活去抨击社会问题?

刘锐:对,你抨击任何人也别忘了自己也要反省。

橘子娱乐:那黄硕有不满的地方吗?

黄硕:生活不满的地方一直都在持续,就跟刘锐刚才说的差不多。这环境就这样,没那么多让我特高兴的。每天我出门,像今天礼拜五,再晚点儿坐地铁乌央乌央挤得跟三孙子似的。打个车两步道的事儿,打出去就得四十多块钱。搁谁谁都烦。

橘子娱乐:北京说唱这些年有什么变化?

刘锐:北京说唱的风格被老一辈所确定了。所以我们不管是听国外的,还是听北京本土的,受到影响的还是老一辈确定的。但是我们也有自己的想法,和上一辈有代沟或不认同的,我们自己在创造和摒弃一些东西。

橘子娱乐:但有人说北京的说唱太守旧。

刘锐:那北京的特色可能就是守旧吧,如果你这么说。

黄硕:我觉得玩音乐这东西,守旧这词儿挺没道理的。这本来就是你喜欢什么东西就做什么,北京的可能这种所谓守旧的东西更多一点。

刘锐:北京都变成新北京了,都没了,我的家都没了,我做的音乐还不能做一个从我刚开始认识它的样子的东西。

专访丹镇北京:不管地上还是地下,我们保持我们自己的态度

橘子娱乐:之前《中国有嘻哈》节目组邀请黄硕去参加,为什么拒绝了?

黄硕:不感兴趣。我去可能就是捣会儿乱。我××报批演出都该怎么唱就怎么唱。

橘子娱乐:你们有看那个节目吗?有没有比较欣赏的歌手?

梁维嘉:Jony J,艾福杰尼、黄旭都可以。GAI也不错。

刘锐:我觉得GAI有自己的风格,他创造出了一个让不听说唱的,听了以后会觉得挺爷们的。

橘子娱乐:丹镇北京的style是什么?

黄硕:每个人都是丹镇style。

刘锐:就每个人跟每个人都不挨着。自己有自己的价值观、做事说话的方式和态度。

橘子娱乐:所谓的地下,是拒绝商业规则吗?

刘锐:我进入你的游戏,我当然会遵守,但前提是我想不想进。我不会让你拉着我干什么。

梁维嘉:我们生活里边也不全是愤怒和恨。还有好多想表达的其他东西,也一样表达嘛,对不对。

黄硕:地下也会涉及到商业的因素,像你自己办演出卖票,自己做了CD卖,这些都属于商业行为。这不是一个对立的东西。只不过现在好多主流的商业把说唱弄得特别不像样,我们讨厌的是这个。

橘子娱乐:不像样是什么样?

黄硕:不像样就是这是一个完整的文化,他们只切割掉了一部分。把这一部分拿到市场上去放大,但那个东西不是完整的文化。还有好多东西是他们不接受不扶持的,你做的hiphop也是瘸的,少条腿。

橘子娱乐:就像现在很多rapper去接商演?

黄硕:这不是rapper的事,是攥着钱的那帮人没往真正的文化上做。

刘锐:大部分都是穷人,谁会跟钱过不去。

橘子娱乐:所以如果公司来找你们写商业歌曲,你们也会写吗?

丹镇北京:当然会写了。别弄巨傻×的。但最好这些商业公司不要在说唱刚露面的时候,太急功近利地去消费它。这样会把说唱做得特别烂。

橘子娱乐:现在电视上的说唱,很多跟风的歌手去呈现的说唱,是不是已经变质了?

梁维嘉:这事是这样,你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深接触一下,可能会发现有些所谓特别烂的人,他可能也挺有思想的。

刘锐:这真是我个人的一点理解。你比如说摇滚乐、还是朋克、雷鬼、电子,各种音乐类型你要想接触,都要了解它。Hiphop来源的最基础的东西,是从黑奴慢慢来的,由布鲁斯到爵士、到放克、到迪斯科,到Hiphop,演变而来的。里边也夹杂了很多社会的原因,纽约的一次大停电以后,街上的穷孩子到商店里偷那些唱片,唱机。第二天马路上所有人都在放。这是一系列的历史,你要想研究这个,需要时间。

但是你在电视上看见有嘻哈,Hiphop,你去搜,搜到的都是近代的一些手势、大金链子,或者看一个明星他是怎么做的。最后出来一个很别扭的东西,市面上看到的那些。

橘子娱乐:你们愿意走向地上吗?

刘锐:我们保证自己的态度和观点,去哪儿都行。

梁维嘉:是这样,中国没有嘻哈的时候也有我们,我们干这事干了好多年。现在嘻哈火了,它也没改变我们。如果没播这个节目,我们也是做厂牌、演出、出专辑。有一天嘻哈没这么火了,我们还是干这些。

没准在这一阵风里,我们可能所谓的冲出地下了,或者到地上了,更多人知道了,没问题,也是我们应得的。但我们不会为了去哪儿,然后去干什么事。干这个事唯一原因是我们喜欢它。有一天不喜欢了也就不干了。

橘子娱乐:那到那个时候,你们和那些所谓地上的rapper有什么区别?

梁维嘉:我不知道有什么区别。因为关于他们,你知道的也是一部分,也没深接触过,就不好评价。我们是说唱歌手,我们就干应该干的事。我们就是演出、做音乐、让音乐变得更好,不管顺不顺势,我们都要做这件事。

橘子娱乐:除了演出,大家平时都干什么?

梁维嘉:和黄硕健身。

黄硕:玩儿,什么都玩。养动物、打球、爬个野山什么的。

刘锐:在家听音乐,布鲁斯、雷鬼、爵士、电子都听。然后在家里用iphone上有一小软件,没事自己摁摁玩会儿。

张千:我没什么私人时间,觉都没得睡。我现在快半个月了,每天睡2、3个小时吧。

↓想看更多丹镇style和采访现场吗?点开“音乐人”视频就行啦

(采写 阿鲸 /摄影 克里木 /视频制作 高山)

(版权归橘子娱乐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收藏文章

热门评论

登录后可评论
限140字
发布
推荐明星 查看全部明星
推荐热词

建议
反馈

Feedback

橘子娱乐二维码
扫码下载橘子娱乐APP,让快乐来的更猛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