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视橘子鉴影 - 正文

《王牌特工2》测评:这次的“恶趣味”比第一部更不着调!

夏末
10.20 18:00:00

《王牌特工2》测评:这次的“恶趣味”比第一部更不着调!

听美国牛仔说“Manners maketh man”是种什么体验?

听梅林踩在炸弹上唱美国乡村民谣《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是种什么体验?

听特工一本正经地说着套套上装了纳米追踪器,和人体“亲密接触”就能融入血管里是种什么体验?

以上几种充满“恶趣味”的体验,你都可以在《王牌特工2:黄金圈》中找到答案。

《王牌特工2》测评:这次的“恶趣味”比第一部更不着调!

好吧,论玩转“恶趣味”,橘子君只服马修·沃恩和他的《王牌特工》系列。

《王牌特工2:黄金圈》融入了“美国表亲”元素,这在一定程度上会削减电影专属的“英伦味道”,所以很多观众没办法接受这次“嫁接”。

但对于一个想要成为“常青树”的系列电影而言,这次“嫁接”是非常成功的,它不仅扩宽了电影的视角,也借由两种文化的碰撞,稳固了电影“恶趣味”的独立风格。

如果《王牌特工:特工学院》是马修对上世纪七十年代特工片的致敬,是复古回潮的初尝试,那么在《王牌特工2:黄金圈》中,马修就开始对这种风格进行大刀阔斧地改革,让复古“恶趣味”变得更不着调。

“恶趣味”和“不着调”在这里都是褒义词,橘子君用它们来肯定《王牌特工2:黄金圈》的大胆和颠覆。

《王牌特工2》测评:这次的“恶趣味”比第一部更不着调!

(《王牌特工》系列电影导演:马修·沃恩)

聊电影之前,我们先来聊聊导演马修·沃恩。

马修当年为了执导《王牌特工:特工学院》,可是放弃了预算两亿美元的《X战警:逆转未来》!

放弃群众基础很高的IP巨制,而选择前途未卜的特工电影,马修走了一步险棋,也用2亿美元的机会成本表示了自己想打造独立品牌的野心。

就冲这说一不二的性格,马修对《王牌特工》续集的设定,心里也早就有数了。

马修在2015年《王牌特工:特工学院》上映的时候,就对媒体表达过自己想拍摄续集的欲望,而且想在续集里“加入一些美国和美国特工的元素”。▽

《王牌特工2》测评:这次的“恶趣味”比第一部更不着调!

(图源:1905电影网文章——《王牌特工》有望拍续集 或加入美国特工元素)

所以不要以为导演引入“美国表亲”是脑子一时秀逗了噢,人家心里的格局可大了,早就憋着劲想把《王牌特工》系列做大。

至于“美国表亲”为什么要以酒命名,为什么反派波比要在柬埔寨造一个庄园,我猜是片方在谋划着开展《王牌特工》的实体周边化了吧。

顺便提一句,你知道为什么《王牌特工》系列电影的色彩都那么鲜艳吗?

因为马修其实是个色盲,拍《夹心蛋糕》的时候他就说过了。

《王牌特工2》测评:这次的“恶趣味”比第一部更不着调!

英伦绅士和美国牛仔表面上互揭老底,背地里偷学对方的高招

接下来,我们聊聊电影里有哪些被放大加粗的“恶趣味”吧。英伦绅士碰上美式牛仔,你猜会有什么化学反应?

王牌特工和合众国特工第一次产生碰撞,不是龙舌兰让梅林和蛋蛋难堪那次,应该是威士忌在酒吧里,当着科林叔一行人的面,教训小喽喽那次。

重出江湖的科林叔,想在酒吧里和这些小喽喽打一架,就像当年那样,说着“Manners maketh man”,然后把在场所有的人都变成垃圾。

谁成想,科林叔还没出手,就因为“独眼龙”这个Bug,被人一拳打倒。

这个时候,威士忌尽了地主之谊,及时出手,大秀他的套索神技,把在场的小喽喽都变成了垃圾。

最后,他还不忘调侃了一句“Manners maketh man”。

言外之意,你们英伦绅士打架前废话太多了,我们美国牛仔喜欢上来就打,速战速决,完事再用你们那套给你来个亮相。

此时,耳边请自动响起周董的《牛仔很忙》:“不用麻烦了,你们有几个一起上好了,正义呼唤我,美女需要我,牛仔很忙的!咦哈!”

《王牌特工2》测评:这次的“恶趣味”比第一部更不着调!

再说蛋蛋和威士忌出任务,去音乐节上捞人、找线索那次。

威士忌以为自己那套能撩倒妹子,所向披靡,谁知道被妹子嫌弃太老土,一句怼得无话可说。

关键时刻还是蛋蛋出马,用年轻人喜欢的游戏打开话题,成功撩倒妹子,用美国牛仔的“秘密武器”,成功植入了追踪器。

而自诩“魅力无极限”的威士忌,只有收下妹子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然后哪凉快哪待着去。

《王牌特工2》测评:这次的“恶趣味”比第一部更不着调!

最后是梅林外出,和科林叔、蛋蛋执行任务那次。

梅林一直没机会外出执行任务,虽然他深知在指挥台前坐镇的工作非常重要,但是他也丝毫不掩饰自己对于去外面“打打杀杀”的向往。

最终,梅林好不容易有机会和科林叔、蛋蛋去端波比的老巢,但是没想到出师不利,刚到门口蛋蛋就踩中了地雷。

梅林发挥了“牺牲我一人,造福全人类”的高尚品格,用手里的速冻喷雾暂时定住地雷,把蛋蛋换了下来,自己去踩地雷。

这时的梅林简直自带光环,我甚至在电影院里听到了迷妹少女心荡漾的呼声。是呀,在指挥台前连坐了两部电影的梅林,终于站起来了!

这时视死如归的他,需要唱一首歌来给自己壮胆,顺便吸引脑残的看门保安。

这个时候,如果导演让他唱英国国歌的话,可能会被骂得很惨,所以导演让他唱了美国乡村音乐教父——约翰丹弗的代表作《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

梅林操着纯正的英音,慷慨激昂、矫揉造作地唱着这首本该轻快的美国乡村民谣,歌颂着天堂般的西弗吉尼亚,向往着他将去的远方。

你说导演这是无心插柳,还是有意埋梗呢?

顺便说一句,另外一位导演也对《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有些特殊的感情,那就是《异形:契约》的导演的雷德利·斯科特。《异形:契约》里那段吓人的求救信号,就是用的这首歌。

《王牌特工2》测评:这次的“恶趣味”比第一部更不着调!

英伦文化和美式文化碰撞而出的火花,变成了马修镜头下的玩物,他才不会在意什么政治正确不正确,风格统一不统一,套路合理不合理。马修就是要把“恶趣味”玩得尽兴,玩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打着“世界和平”旗号的反派

马修的电影里,反派都有着“白莲花式”的作恶理由,仿佛在高呼着:“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

《王牌特工:特工学院》里的瓦伦丁,他认为这个世界上的问题都是“人太多”造成的,所以最好干掉“多余的人”。

《王牌特工2:黄金圈》里的波比,她往毒品里掺致命毒素,只是为了促进毒品的全面合法化,营造一个良好的贸易环境。

《王牌特工2》测评:这次的“恶趣味”比第一部更不着调!

这种荒诞的理由 ,第一遍听起来好像有那么点道理。

但是再一细想,这货可是搭上全人类的性命给“世界和平”的心愿买单啊,太孙子了。这种假·正义、真·暴行,真是十足的“恶趣味”。

以至于最后科林叔和蛋蛋把他们干掉的时候,你会暗戳戳地在心里骂一句:孙子,玩砸了吧。

但是波比还是比较牛气的,最后快被干掉了,也没像瓦伦丁那样临死前求个饶。波比一直化着精致的妆容,穿着红色的洋装,一直美到挂掉,一夯到底!

随便提一句,波比斥巨资为每个手下身上烙印的“黄金圈”除了宣示主权以外,还有什么意义呢?

好吧,它确实没什么意义,但是老娘又不差钱,这种浮夸的事情我不做还能有谁!

《王牌特工2》测评:这次的“恶趣味”比第一部更不着调!

言归正传,既然马修想把《王牌特工》系列做大,那么《王牌特工2:黄金圈》就成了这个系列能不能顺利做下去的试金石。

所以《王牌特工2:黄金圈》除了要取悦观众,在很大程度上也扮演了“桥梁”的身份,承载着让观众继续对这个系列抱有新鲜感和猎奇心理的责任。

《王牌特工2:黄金圈》做到了,不管观众是夸也好,是骂也罢,电影独一份的“恶趣味”都深深地植根在观众的印象里。基于此,橘子君认为这部“恶趣味至上”的电影还是很成功的。

最后一句

满分10分,橘子君给7+1分,多一分给梅林唱的那首《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

收藏文章

热门评论

登录后可评论
限140字
发布
热门文章
换一批
推荐明星 查看全部明星

建议
反馈

Feedback

橘子娱乐二维码
扫码下载橘子娱乐APP,让快乐来的更猛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