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娱乐 - 正文

揭秘《芳华》背后冯小刚:年近六旬 逆流而上

shine-橘子编辑
17.12.13 10:35:00

揭秘《芳华》背后冯小刚:年近六旬 逆流而上

题记:不知从何时起,很多人对冯小刚的兴趣从电影院里转移到别处。更多时候,这个名字被引用在各种耸动人心的标题中,媒体总将他置于大众价值观的对立面,从电影体制、国人处世哲学甚至到两性关系,他的某些言论似乎总能戳到中国人敏感的神经。
然而,冯小刚发现人们并不总爱听真话,拍电影亦是如此,于是,他开始拒绝采访,有段时间甚至还停掉了微博,身边的朋友同事也都一再叮嘱:不要在得罪观众了。
在其他人一味追求视觉冲击和话题爆点的时节,冯小刚推出了新片《芳华》,这是一部没有大牌明星、没有喜剧元素、单纯去讲述上世纪70年代文工团的电影。
冯小刚,再一次,逆流而上。
这个曾给中国人带来最多笑声的电影导演,其实很想求得一种共鸣,就像十几年前那样,只是这个共鸣似乎有段时间没出现了。

【忧虑的导演】

9月,北大,《芳华》放映会。

夜幕已降,9点多的时候,冯小刚终于赶到了,他还没吃饭。

在休息室里,冯小刚坐在沙发上,朝向门口,他把帽檐拉的很低,若有所思。不一会儿,编剧严歌苓进来了。

“还行么?”严歌苓问到。

“我一直都这样。(身体)”

“电影呢?”

“应该我觉得没问题。”冯小刚紧接着又补充了一句。“现在也不知道。”他眨了眨眼睛。“电影好,不一定票房就好。”

“现在是这么一个时代。”

说到这里,冯小刚停住了,又眨了眨眼睛。

近年来他的作品,从讲述民族苦难的《1942》到他的上部电影《我不是潘金莲》,观众对其解读慢慢开始变得有些复杂。

观众年龄层拉大,审美趣味的分化,类型片种类多样,同期上映多部影片的竞争——这些都是年近60岁的冯小刚要面对的问题。

也是从那时开始,每个要采访冯小刚的记者,最想问的问题里总有一个是:“你担心票房么?”

在去年冯小刚做客《十三邀》时,许知远也问了他同样的问题。“如果我总计较票房,那当初干嘛要选择(题材)拍。”最后,冯小刚也承认,不在乎票房是不可能。

曾几何时,票房对他来说,这并不是一个问题。那个时候,人们关心的是他电影里的艺术性。

时代又变了。他依然会像那个20年前,给中国电影市场,再打一针强心剂么?

事实上,冯小刚也变了,还有几个月,他就60岁了。“当所有人都拿起计算器时,我又逆着队伍的方向往回走。”在《我不是潘金莲》每一场戏拍完之后,他都会和摄影师罗攀讨论一个问题:这样拍,是不是太正常了?在电影开拍前一晚,冯小刚在和工作人员喝酒,席间大家都试图说服他,不要把这个电影拍成圆的画幅,最后冯小刚摔门而去。“我不需要你们任何人给我投钱,我只想拍我想拍的电影。”

前期选演员加上正式拍摄,《芳华》足足拍了8个月,在北大放映会后台,冯小刚提醒工作人员,一定要等字幕全部滚完,才开始布置场地;等待上场的时候,他时不时的向工作人员念叨着演员的档期是否能和《芳华》宣传期对的上。

冯小刚很喜欢《中国有嘻哈》里Gai在决赛中说的话:我不想拉票,我拉什么票,我就喜欢让喜欢我的人、爱我的人更爱我,恨我的人更恨我。

年逾六旬,冯小刚明白,剩下的时间,再不能凑活。

揭秘《芳华》背后冯小刚:年近六旬 逆流而上 

【被边缘的人】

《芳华》有这样一幕,文工团解散前最后一场演出时,之前被文工团抛弃的女主何小萍也在台下,她看了一会儿,走出了演出现场,一个人在操练场上独舞,耳旁伴随的是剧院里的音乐。

在冯小刚的很多电影里,类似的“抛弃”情节随处可见。《集结号》里被抛弃的连队,《唐山大地震》里被迫无奈母亲抛却的女儿,《1942》里被抛弃的灾民,直到《芳华》,片中两位主演刘峰、何小萍也都被文工团所抛弃。 

《芳华》里的主人公刘峰是个活雷锋,活跃在部队文工团,是很多女孩崇拜的对象。在冯小刚真实的文工团经历中,他只是一个美工。大多数时间里,他只能远远地看着那些女孩,在最青春的时刻,冯小刚并不是这些故事的主角。

曾有个影评人观察到了这一现象,冯小刚一听还真是。他说自己可能是不自觉地,但实际上,这种局外人的心态,一直伴随着在冯小刚的人生当中。

出身于平民阶层的冯小刚,踏入当时以部队大院为基底京城影视圈,也非一件易事;后来,自己做电影,接连被毙;在转型成为商业贺岁片导演之后,在当时文艺片为王的主流语境下,常被质疑其电影是否具有艺术价值;直到今天,冯小刚终于脱去贺岁喜剧的外衣后,却又在唯票房论英雄的环境下,被质疑其吸金能力。 

多年以前,当《甲方乙方》、《不见不散》、《没完没了》三部喜剧片奠定了自己圈内地位之后,冯小刚却拍了一部没有任何喜剧元素的电影,名叫《一声叹息》。 

有位网友回忆道:“当年放映《一声叹息》时,冯小刚一脸诚恳地说:我知道你们来,就是为了乐呵乐呵。底下观影的学生会心地一阵哄笑。我看冯导的电影,目的也非常单纯,就是为了“乐呵乐呵”。但这部片子,不仅有乐呵的地方,还会让人别生感触。”

拍《一声叹息》那年,冯小刚40多岁,经历着人生种种变故,他把一个中年男人对人生的感受通过电影真实地抒发了出来。 

关于这部电影,冯小刚曾回忆:“所有的细节,历历在目,有的时候一边写,眼泪一边啪嗒啪嗒往下掉。我说它是我的一种情怀,我要不把它抒发出去,就难受,所以当时《一声叹息》没有人投资,我找谁投谁都不投。人家说你就拍贺岁片,最后(拍的时候)我跟徐帆是连片酬都不要。” 

然而,这部片子没有获得任何电影奖项的垂青,去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起这部影片他说的名字是《过着狼狈不堪的生活》,那是《一声叹息》最初的名字。

《芳华》这部电影,用冯小刚自己的话说“拍的是自己的事儿”,如果说《我不是潘金莲》是冯小刚对电影语言以及题材边界的一次探索,那《芳华》寄托的则是一个心结。 

对人性面目的真实刻画以及呈现某种社会现实,也从未在冯小刚的商业电影里缺席。从《大腕》、《手机》对商业社会的嘲讽到《唐山大地震》、《1942》对民族灾难的呈现。即便是《芳华》呈现的是对青春的美好追忆,里面仍然充满了对集体主义的反思和善恶的冲突。

是因为真实就会打动人,会让观众买单么?还是表达方式出了问题?冯小刚承认,内心有时会矛盾。 冯小刚曾和人说过,如果早年作品诸如《一地鸡毛》包括《一声叹息》类似的作品,如果获得商业成功,他也许会走截然不同的道路。

《芳华》制片人胡晓峰已经和冯小刚合作了8部戏,他和冯小刚是同一代人,有次俩人聊天,达成了一个共识:在这个时代,对这些年轻观众,如果让我们愣去追的话我觉得太吃力了,到了这个年龄,是不是能够拍我们自己觉得感动的东西呢? 

于是,冯小刚现在每次拍电影,就像在对自己宣战。

揭秘《芳华》背后冯小刚:年近六旬 逆流而上

【一个出口】 

《芳华》讲述了一代人成长,和小说不同,故事的末尾,冯小刚并没有呈现那些人年老的模样,尤其是对主人公刘峰;《集结号》里,谷子地最终还是为自己手下牺牲的这47个烈士得到了一个证明;《唐山大地震》里,母亲终于和当年地震时被自己抛却的女儿相遇,当母亲给女儿表达歉意,下跪时,母女和解。 这些结局都和原著小说稍有不同,关于改变冯小刚解释,第一,他要让观众找到出口,不能堵得慌;第二,也是和自己性格有关。

胡晓峰第一次和冯小刚合作是《夜宴》,因为现场一件小事影响了拍戏进程。冯小刚很生气,转身回到了休息室,不拍了。胡晓峰有些着急,进了休息室,跟冯小刚说了两句话,冯小刚喝了口水,转了两圈,消了消气,又重新回现场指导拍戏。

那天拍完之后,冯小刚又会主动说,晚上约导演组的人一起吃饭。不是说道歉,而是说辛苦了。

《芳华》执行制片人左懿女士已经跟随冯小刚工作9年了,她说在拍《我不是潘金莲》时,只要不是当天拍摄特别累,明天又不用起特别早,导演都会叫上大家一块吃饭。

冯小刚喜欢喝酒,但从不一个人喝,他喜欢热闹。

胡晓峰透露,选择拍《芳华》时,也有其他2-3个电影项目。最后,冯小刚选择拍《芳华》,一来是自己确实喜欢,二来现实的问题是,已经选了半年演员,如果不拍的话,这些演员会被浪费了,又要重新选。

宣传总监龙女记得,有次临睡前导演打电话交代了自己一件事,让她拒绝一个邀约,1个小时后,导演又打来电话,说自己还是去吧。

“他总是不太善于拒绝别人。他的话讲就是六爷‘臊得慌’那种感觉。”

龙女说,每次拍涉及到群众演员的戏时,组里都格外紧张。冯小刚有时在片场发脾气,不是因为拍的不好。而是因为某个人的低级错误,让所有人都陪着浪费时间。《芳华》有一场戏,几百个群演在这里站着,冯小刚很着急。有的演员雨衣和帽子穿戴的不对,他直接亲自上去一个个去弄。 

《芳华》里有一幕,当退伍的刘峰被城管欺负,爆了一句粗口,这句话竟然通过了。他说可能是审查的人也被城管气着了。这句话有它存在的必要。

冯小刚是幸运的。而这种幸运建立在某种人格和性格上,无疑他拥有这些。

揭秘《芳华》背后冯小刚:年近六旬 逆流而上 

【老小孩】 

去年,大鹏跟着冯小刚从多伦多电影节飞回北京,在去往登机口的路上,冯小刚看着窗外的飞机问大鹏:你说人如果会飞的话会怎样,不是从下往上飞,是从上往下滑翔,50米就好?大鹏回答道:导演,我恐高。
现在大鹏每次看到冯小刚严肃起来的模样,再想想飞起来的问题,自己就想乐。

龙女说,冯小刚回复微信时,还会发表情,用最多的是微笑,曾经还发过哭脸。因为冯小刚在学外语,有时还会回一句英文。有时聊到严肃的工作,冯小刚还会突然发来一个网上的笑话,弄得工作人员不知所云。

冯小刚四、五岁时,无意间咬了一块儿肥肉,油扑哧一下冒了出来,从此,冯小刚很少吃肉。小时候,他看了一个戏曲片《红楼梦》,被里面的打锣声哥吓哭了,当导演后,他几乎不拍古装片。

冯小刚这人,敏感。 

龙女回忆去年《我不是潘金莲》路演最后一站结束时,大家半夜飞回北京,很冷。同行的还有大鹏和于和伟,下了飞机后,临上车之前,冯小刚拥抱了于和伟,前一秒还好,后一秒,冯小刚的嘴开始抽动,他哭了,但又得要忍着。“上了车之后,他哭的有点上不来气了。”龙女说。 

在拍《芳华》时,宣传总监龙女会发现,监视器后面的冯小刚,总在默默地流泪。对他来说,眼前的一切就像是在造梦。

9月24日,《芳华》宣布撤出国庆档那天,冯小刚再次哽咽。当《芳华》再次宣布定档12月15日时,他在发了一条微博,配文——傍晚,距12月15日《芳华》的上映时间还有13天,生命很短暂,但这些天却很漫长。 

10月4日,冯小刚回到了《芳华》的拍摄地,他在微博中写道:“在中秋节的前夜回到我的电影公社,回到我的伊甸园。我不敢走进那个院子,因为物是人非了。” 

每个人都有一个梦想的伊甸园,在这里伊甸园里,你只能做自己,讨好自己,你害怕伤害它,敏感多虑激动紧张又兴奋,满心欢喜却又若有所思。

《芳华》里的冯小刚,就像谈了一场恋爱。

揭秘《芳华》背后冯小刚:年近六旬 逆流而上

【监制/策划:王帅  导演:济坤 采访/文字:王帅 摄像:马海东  济坤 泡面  后期:姚铮然 张亮星 平面摄影:百全 克里木 感谢张文伯、胡晓峰、龙女、左懿、陈妍兵等对采访的大力支持 】

(版权归橘子娱乐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收藏文章

为您推荐

娱乐
芳华
我不是潘金莲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热门评论

登录后可评论
限140字
发布
热门文章
换一批
推荐明星 查看全部明星
推荐热词

建议
反馈

Feedback

橘子娱乐二维码
扫码下载橘子娱乐APP,让快乐来的更猛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