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娱乐 - 正文

专访吴昊宸:反正要吃长久饭,现在着什么急?

王子的喵-橘子编辑
01.28 10:00:00

专访吴昊宸:反正要吃长久饭,现在着什么急?

在一般大众眼里,娱乐圈的新人演员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长在粉丝堆里、动不动就被截图安利上热搜的流量型;另一种就是有角色就火,没戏拍就“躲”的实干型,本期星生报道的主人公吴昊宸,显然属于后者。

专访吴昊宸:反正要吃长久饭,现在着什么急?

12集,《琅琊榜2》里的萧元启亲眼目睹了母亲吊在房梁上自杀的惨相,瘫倒在地上,崩溃大哭。

这场哭戏吴昊宸拍了一下午,电视上播到这集的时候,他发了一条微博:

“这场戏刘琳老师(饰萧元启母亲)也陪着我一起哭。这娘儿俩这一世的缘分就到这儿了,以后的路元启该怎么走啊......”

吴昊宸饰演的萧元启,是大梁皇帝胞弟的儿子,父亲莱阳王早年因为有反叛之心被先帝处死,他只能和母亲相依为命,没想到还没等到实现抱负的机会,陪伴二十多年的母亲就以这样的方式离开了他......

母亲的死是萧元启经历的第一个人生转折,在加上后期身边人的蛊惑和背叛,他开始慢慢黑化。

吴昊宸用“可怜、可爱、可塑”这样三个词来形容萧元启,显然他很享受入行以来的第一个“反面”角色。

不过更多的人应该是通过“应勤”认识他的。

《欢乐颂》里那个有处女情结的木讷IT男让当时还在上大三的吴昊宸小火了一把,然而还没来及感受认知度上涨的变化,他又一头扎进了《琅琊榜2》剧组。

应勤也好,萧元启也罢,这两个角色或多或少都跟他本人有点距离,吴昊宸太“稳”了,这是从一个94年的人身上很难看到的气场,他休息的日常是喝茶看书,住酒店也带着书,平时喜欢听民谣,拍《琅琊榜2》收工之后的乐趣是看存在电脑里好几年的巩俐版《荆轲刺秦王》……..

这是一个会在微博真挚发问“慢的乐趣怎么失传了呢”的男生,当在采访现场聊到演话剧的成名速度不如演剧快时,他也直言反驳:

“要那么快干嘛呢?不用快。”

其实“不用快”这个观念多少也受到吴昊宸大学老师的影响,在中戏学表演时,身边不乏一些跑剧组面试的同学,但包括刘天池在内的很多老师都不放他走↓

橘子君:是因为老师很看重你,想让你多学习一些吧?

吴昊宸:“她是觉得我长得老(笑),反正要吃长久饭,现在着什么急?”

专访吴昊宸:反正要吃长久饭,现在着什么急?

拍《琅琊榜2》,威亚吊30多条,一个半秒钟的动作飞30多次

《琅琊榜2》筹备开机的时候,吴昊宸还在《欢乐颂2》的组里。

虽然是自己(前)公司的戏,但因为拍摄时间有冲突,他觉得基本是没机会演了,直到后面《琅2》推迟了开机时间:

“临开机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突然接到了侯总一条消息,说《琅琊榜2》角色已定,好好准备。我那会儿不知道演谁就很兴奋了,想着能参与这样一部戏就很有意思了,孔导在拍,加上雪哥。以为说是时间不够就安排一个小一点的角色,客串一下那种。结果一看元启,我拿到剧本兴奋的不行。”

吴昊宸对这个有点可悲的反派角色非常满意,他说如果自己有选择的权利的话,还是会选元启。

侯鸿亮的团队向来以严谨和精益求精著称,已经不是第一次合作的吴昊宸再谈起“威亚吊30多条,一个半秒钟的动作飞30多次”的拍摄细节已然云淡风轻,真正让他费心思的反而是文戏的磨合。

随着剧情发展,萧元启后期要和乔欣饰演的荀安如相遇,李雪导演坚定地认为他和乔欣的这条线是政治联姻,所以两个人之间不需要太多情感展现,这和吴昊宸本人的想法有点出入:

“我的意思呢,就是说他一定是有他的情感在,萧元启从小没爹,父爱缺失,他对于母爱这个东西是完全依赖,依赖到20多岁的时候突然间没了,母亲一下子以那样一种惨烈的方式离开了他。之后遇到他生命当中第二个重要的女人安如,我在第一次见到安如的时候,我是先看傻了,然后我问这是谁,他们告诉我荀家姑娘。我觉得这就代表了元启对于安如是有爱的。如果说我先知道这是荀家姑娘,然后我再盯着人家看,再想把人娶过来,我觉得这性质就不一样了。”

一讲到戏,本来靠在沙发上的吴昊宸坐直了身子,声音也变得严肃起来,好像又回到了当时的拍摄现场。最终,这场戏按照他的想法拍了。

《琅琊榜2》凑齐了很多戏骨、前辈,和萧元启对手戏最多的是饰演大梁内阁首辅荀白水的毕彦君

跟有三十多年演艺经历的毕老先生搭戏,吴昊宸说自己更“敢演”了↓

“演员得敢演,老先生几场戏都是非常霸气的范,起范起的足极了,现在可能在戏剧舞台上都不这么演了,老先生就敢那么演,而且你看他就对。这给了我一种底气,其实我在表演的时候也会有很多想法,但是有时候我不敢。”

专访吴昊宸:反正要吃长久饭,现在着什么急?

小时候从没因为话多挨过打,圈内最聊得来的朋友是马伊琍

“我可能从小就比同龄人多一双眼睛少一张嘴”,第一次听见有人用这么文艺的说法形容自己的性格。

吴昊宸是东北人,父亲是一名退伍军人,用他的话说就是“典型的东北大汉”,吴爸爸对于男孩子的要求只有一个,别那么多废话,“他不是不让你讲话,但是你别那么多废话。”

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他自然比别的孩子要闷,要老实,但是这在吴昊宸看来也没什么不好的:

“我从来没有因为话多挨过打,你知道在东北老家我身边的很多弟弟妹妹、哥哥姐姐经常因为话多挨打,我从来没有,小的时候家里大人半宿半宿喝酒聊天,小孩都困的不行了要睡觉,他们喝到几点我就能蹲到几点,在那块蹲着就听他们说,所以说现在我脑子里的素材特别多。”

吴昊宸和朋友聚会的日常就是喝茶聊天,有时候也会喝点酒,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别的娱乐项目,聊到拍戏认识的同龄人,他也坦言大多是“角色与角色的交流,私底下坐在一起喝酒的机会非常少”,在被问到 “入行以来有没有交到过什么志同道合的朋友”时,他想了很久,最后给出了一个让人有点意外的答案:

“司令。”

他口中的司令就是马伊琍,签了新公司之后,两人成了前后辈,去年还一起拍了一部电影。

橘子君:那你们平时都聊什么话题?

吴昊宸:“什么都聊,她在上海住,经常看见什么戏好了,就告诉我说‘你来你来看这个戏倍儿好。’我看着好的也告诉她。”

专访吴昊宸:反正要吃长久饭,现在着什么急?

中戏考了两年,大学那会劲儿劲儿的,以为自己什么都能演

吴昊宸的微博关注除了合作过的同行,大部分都是文学账号和时事新闻账号,夹在中间有个挺出名的街舞工作室,莫名显得有点突兀。

他解释说自己在非常小的时候曾经跟人家“胡闹”过,他“胡闹”地接触了舞蹈,也误打误撞地学了一段时间二胡,不过真正对表演产生兴趣,其实是上大学之后的事了。

橘子君:讲讲考中戏的经过

吴昊宸:“我考了两年。第一年就胡闹,没考上。到了他们高职的排名,高职专科的排名。那会儿根本不知道,没有中戏这个意识,但是考完了一次,进了中戏校园,见到中戏的这些人了,这帮师哥师姐,这帮老师。回去自己琢磨琢磨,其实是有点被唤醒的感觉。我说这不是就是我想要来的地方吗,这里面的感觉不就是我想要的感觉吗,我就来了。其实当年有很多别的学校,我说不行,我要再来。第二年如愿了。”

吴昊宸算是刘天池一手教出来的学生,他管她叫池妈,当年在考场上,他青涩的表现没有征服其他老师,是刘天池自己站出来表示要收他进校,亲自调教。

橘子君:刘天池在《演员的诞生》里的教学过程,跟平时指导你们一样吗?

吴昊宸:“那个毕竟要客气一些,在学校她可以因材施教,通过两年的时间真正的、一点一点的渗透式的来引导我们同学,但是热情是一样的。”

橘子君:那你有印象她在哪方面指导过你吗?

吴昊宸:“大学的时候对我的批评,那简直数不胜数了。我在我们班算是比较惹事的那种。”

橘子君:完全看不出来。

吴昊宸:我在我们班是非常不省心的那一卦的。池妈之前说过一段话,就是‘有很多同学,我为什么不说他们,我也能感觉到他们有毛病,他们有问题,但是我抓不着把柄,我无从下嘴,我不知道从哪开始说。你呢,是我一回身就能抓住一堆可以说的。’所以就老说我。”

性格沉稳不代表没有棱角,大概是应勤的形象太深入人心,很多人觉得吴昊宸也是那种不惹事、不张扬的人,其实上学那会儿恰好相反。

“我那会儿劲儿劲的,现在也劲儿劲的,但是分时候了,那会儿成天就那个劲儿。”

吴昊宸说的“劲儿”,在北方方言中有“端着”的意思,其实就是有点“拿架子”,他说初学表演,自己对演员的“那种幻想、设想,丰富极了”。

“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曾经狂妄地觉得自己什么都能演,后来你会发现,作为演员你能决定的事情不是很少,是几乎没有。从准职业演员过度到职业演员,我觉得我对于表演的认知发生了一些改观,演员有演员的宿命。一个演员不是什么都能演,但是如果你做好了,你确实可以尽量的多去触及跟你有集合的角色,但一定不是什么都能演,我觉得这是我的一点转变。”

现在回想起自己当时略显幼稚的想法,吴昊宸有点不好意思,“说起来都愚蠢,愚蠢的事咱不说了。”

专访吴昊宸:反正要吃长久饭,现在着什么急?

拍《伪装者》的时候没觉得怎么样,《欢乐颂》炸成那样,我还挺慌张的

跟外界想的艺校生到处递简历见组的情况不同,中戏、北电对这方面卡的非常严:

“很少,不允许的,我们班大三之前,反正我是老师下了命令不放的。当时很多戏找过来,因为你想想那会儿,我们班已经演过几次毕业戏,包括我们的汇报。其实就算不是通过《欢乐颂》什么的,也有很多圈内的制作人、导演看到了,电话打过来还挺多的。”

老师不放人,吴昊宸自己倒也不着急,包括让他第一次在观众面前露脸的《伪装者》,也是老师在大二寒假前顺嘴一提让他去,他才去的。

“那会儿我们老师上课的时候顺嘴一提,你们都放假了,以后肯定也要去剧组,这个寒假有没有人有想法到剧组里去跑跑去,去实践一下?然后我们同学就说有,他说那别让学生自己去,万一遇到哪个骗子。我们老师当时好像联系了得有四五个剧组,我们班同学都是分批去的,我跟另外三个同学,我们四个人正好到《伪装者》剧组。”

在《伪装者》剧组,吴昊宸被选中客串了一个日本军官,刚好跟胡歌有对手戏,在别人看来,第一部戏就进了正午阳光的组、就和胡歌演,一定特别难忘,其实吴昊宸没太大感觉:

“当时副导演拿张纸就过来了,说你就演这个,我甚至没觉得这东西是演,现在有些时候记者朋友们问我,我都恍惚,大家怎么那么关心这事。当时我拍的时候就感觉拍完那场戏就得了,事实上我们在那儿待了一段时间,也就各回各家过年了。”

等再开春回到学校,吴昊宸就收到了正午阳光的签约提议,有了《伪装者》的合作和接触,他没怎么犹豫就签了。

至于拿到应勤的角色,也没那么多传奇的故事可讲:

“演《欢乐颂》之前,公司先把书扔给我了,三本,当时以为人家送你的礼物呢,我两天就翻完了,看完之后就扔那儿了,老长时间之后他们问我说这书看完了吗,我说早看完了。他说里面应勤那角色你看了吗,他一说角色我就知道了。后来我去了一趟公司,见了见导演,见了见副导演,大概聊了一聊,后面基本上就定这个角色了。”

大学毕业前拍的四部作品,既让他出了道,又帮他和公司牵了线,这跟吴昊宸和老师们之前给他规划的路线有点不一样。

“从入学我们老师就告诉过我,而且不止一个老师告诉我,说吴昊宸你是不能着急那种的。所以我就不着急,甚至刚开始《欢乐颂》就炸成那样,我还挺慌张的,其实这个反倒让我不安了。我的打算是先去演话剧,结果我拍《琅琊榜》的时候,人艺、国话考试我都没赶回去参加,虽然那会儿也签了公司了,但是我连试都没试成,哪怕我去考一考,我觉得这是我完成的一个宿愿。但是人家只收应届,现在再没机会了。”

话剧算是吴昊宸的初心,虽然都是从观众那儿获得满足感,但演话剧的成就感跟被满大街的人喊“应勤”的成就感是完全不一样的。

“那个跟舞台上鞠一躬差太远了,因为它不集中,就是你今天听一点,明天听一点,而且这些人你都见不着。舞台上是我站在灯底下,底下两千人,鲜花、掌声,完全不一样。”

“当然现在也没有什么遗憾,我觉得条条大路通罗马,(话剧)舞台是一定要回的。”

专访吴昊宸:反正要吃长久饭,现在着什么急?

我不敢说自己佛系,我是表演系的

佛系人设正流行,尤其是像吴昊宸这种看上去对人气无欲无求,动不动就把自己扔剧组三个月的人来说,“佛系”这个帽子不偏不倚刚好扣头上。

“这两天好多人跟我聊这个,我的统一解释是,它就是一个网络用词,笼罩一部分人,其实怎么就不在乎,谁不在乎,都在乎。所以别当真,我不敢说自己是佛系,我是正常,我是表演系的。”

面对演员这个职业,吴昊宸确实不算佛系,他刚接触表演时对任何角色都充满自信,入行之后渴望成为像宋丹丹、何冰这样影、视、话都涉足的“幸福”演员,甚至也毫不掩饰未来对掌握角色话语权的野心……

但是从另外的角度来看,他的生活也够“简化”的,朋友圈和微博发的越来越少了,因为担心自己当下的心情不能引起别人的共鸣;对于赶通告和上综艺也没有很大的企图心,因为他更愿意被发到剧组几个月没人理…….

吴昊宸说他现在最大的苦恼就是如何打发工作以外的空闲时间:

“我觉得游戏这个东西使我丧失很大一部分朋友,我不打游戏。也试过,刚玩那两天还觉得挺有意思的,第三天就本能没兴趣了......”

专访吴昊宸:反正要吃长久饭,现在着什么急?

采访后记:

你有看到网友对萧元启的一些评价吗?

“有,(说他)没脖子”

从网友那儿听到的对应勤最多的评价是什么?

“应勤太渣了。”

采访过程中,橘子君经常被他的耿直发言逗乐,diss起自己来也不手软,突然想起他去年在另一个采访说的一句话:

“他们吐槽我不像23,不像我也是23,气死你......”

(版权归橘子娱乐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收藏文章

相关资讯

为您推荐

娱乐
点击查看更多

热门评论

登录后可评论
限140字
发布
热门文章
换一批
推荐明星 查看全部明星
推荐热词

建议
反馈

Feedback

橘子娱乐二维码
扫码下载橘子娱乐APP,让快乐来的更猛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