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视影人有话说 - 正文

专访韩延:我和李易峰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

夏末
07.02 16:05:56

专访韩延:我和李易峰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

题记:“中国终于有流量导演了。”韩延虽然是在开玩笑,却意外让人觉得欣慰。

正值《动物世界》的宣传期,韩延出镜的标配:框架眼镜,棒球帽,以及李易峰。

过去人们提起韩延,还停留在那部小成本的催泪电影《滚蛋吧!肿瘤君》。

如今跳到这么大制作的《动物世界》,橘子君忍不住问韩延:“你害怕自己会搞砸吗?”

他说:“倒是没怕过自己搞砸,因为我觉得怎么样也不会搞砸。但是会很担心,能不能拍到我心里边想的那个样子。”专访韩延:我和李易峰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

(↑图源韩延微博)

“我和李易峰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

在新浪潮青年导演论坛上,韩延开玩笑说:“想做流量导演,要先找一个流量明星当弟弟。”

韩延找到了李易峰。

但与其说李易峰带火了韩延,不如说二人是相互成就的关系。

韩延发掘了李易峰身上那股狠劲,给了他一个去标签化的角色;

李易峰帮韩延成就了这个角色,还送了他一群帮忙卖力吆喝电影的“弟媳妇”。

这种互补、又互相赏识的关系,着实难得。

当被问到:“你和李易峰之间,有没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韩延说:“是有一点这个感觉。”

为了说明他们之间的默契,韩延举了几个例子。

在医院拍戏的时候,片场放了一个氧气罐,韩延注意到以后跟制片人说,一定要看好那个氧气罐,千万不要让人在旁边抽烟,很危险。

旁边的李易峰听到这话,就跟韩延说,原来你也怕这个啊,我看到这个东西的时候也害怕,也在想这事。

他们有着相似的成长轨迹,放学以后都会跑去买那种一块钱的烤肠,连印象里卖家给火腿肠削花的方法都是一样的。

韩延说自己小时候听说吃耳屎会变成聋子,李易峰说他们学校也是这么传的。

专访韩延:我和李易峰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

这些闲聊天时候发现的,微不足道的话题,让韩延坚定了自己的选择。

“就是这些极其雷同的经历,我们不聊,它也是一样的。所以他能帮我丰满了这个人物的质感,这些都是不经意间的气质带出来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强调,当时选演员,一定要找在这片土地上长大的。”

任何一个创作者都是存在局限性的,如果不同的创作者之间可以存在某种制衡的互补关系,那么当下的创作环境一定是最佳的。

这就意味着,离完成一个好作品,更近了一步。

非常幸运,韩延和李易峰就是这种关系。

后期剪片的时候,韩延把正在休息的李易峰喊来了。

“我说易峰你之前也没机会来看剪辑的过程嘛,你来看一下这个电影吧。我想告诉你现场有时候我说,这个地方演到这就够了是为什么。你看一下剪辑就知道了,你不这么演,会在角色的呈现上吃亏。”

专访韩延:我和李易峰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

喊李易峰来看剪片,一是想帮他提升演技,二是出于韩延对他的信任。

“我也想让他来帮我看一下,因为从演员的角度出发,来看这个角色的整体走向,肯定会跟我有一些不同的想法。”

电影里的郑开司,相较于原漫画的伊藤开司,摆脱了非黑即白的极致人设,更接地气、更具争议、更有人情味、更容易引发共鸣。

韩延说:“为了让这个角色有认知度,我需要给这个小镇青年加一些因为经济窘迫而造成的、常规会遇到的感情困境,比如说母亲的医药费,比如他因为穷不敢跟周冬雨那个角色走的太近,不敢去开始这段爱情。”

韩延是往故事里加料的人,李易峰则是让这些元素之间起化学反应的人。

他们合作呈现给观众的,就是一个历尽千帆,还有一身傲骨的郑开司。

郑开司穿过一片混沌,字字真切地说着“老子的道,老子自己守”,那股狠劲是李易峰的,也是韩延的。

专访韩延:我和李易峰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

(↑图源韩延微博)

“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们没有那么多钱”

聊到《动物世界》的特效,韩延导演就开始“哭穷”。

他最近看到一篇《动物世界》的影评,说“没有花钱的不是”。

言外之意,《动物世界》花在特效上的钱肯定不少,但是花得值,贵有贵的好处。

话音一落,韩延赶紧摆手说:“我跟你说一个秘密啊,我们电影的特效预算,和同体量电影的特效预算比,只少不多。我们没有那么多钱。”

听见这话,橘子君本能地皱了下眉头,内心潜台词是:我才不信呢。

因为看过了《动物世界》,才不信。

《动物世界》特效的好,好在质感,好在有创意。

再对比之前动辄千万,甚至过亿投资的电影,你说这部花钱少,我真不信。

橘子君紧接着发问:“那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韩延导演一下打开了话匣子,他说:“这里面有一个错误的概念, 大家都以为特效必须得花钱来做,才能做好。”

实际上,钱还是得花,但不在于多少,而是要花得对。


专访韩延:我和李易峰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

《动物世界》的特效,是维塔数码做的。

《魔戒三部曲》、《金刚》、《阿凡达》等电影的视效,均出自维塔之手。

韩延说:“维塔是我合作过的特效公司里,最会省钱的。他们不是要真金白银地往里边砸,而是有很多办法帮我们省钱,因为他们知道我们没钱。刚开始我们把预算报过去,人家都笑我,说你们开玩笑吗?”

最终是韩延拿出自己团队用手机拍的模拟特效短片,才促成了这次合作。

“他们后来还是接了我们这个电影,就是因为这种小短片。他们觉得有了这个东西,我们的沟通成本会变得非常低,他们愿意去帮助一个中国导演。”

为了帮韩延用有限的资金,完成更好的特效,维塔的工作人员出了很多主意。

“他会跟我讲,因为绿布旁这条缝,我们大概要花3000美金,要有一个专门的人去跟踪它。这3000美金我们如果不花,就可以把这个镜头的钱用到那个镜头上,我们就可以优化那个镜头。”

“他们说,如果这个镜头可以用倒放的方式拍,我们会省两万美金,这两万美金可以用在优化生物的皮肤上。”

“这个镜头我们还是要拍,但可以用更高级的方式,让这个镜头稍微省一点钱,挪一部分钱给另外一个镜头。”

韩延后来还半开玩笑地补了一句:“他们接了这个电影之后,我觉得有一半都是有点公益的行为。”

专访韩延:我和李易峰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

除了省钱,韩延还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维塔发来的片段里,有一个镜头,韩延怎么看都觉得不对,说这个镜头的景深、角度一定是错的。

但维塔的人对韩延说,这是你的视觉误差。

因为这个镜头在电脑的运算体系里是正确的,数据不能随便改。

本着严谨的态度,双方一直在拉扯。

最后发现,原来是工作人员在拍摄现场量的数据出了问题,他们忘记减掉了一个苹果箱的高度。

特效公司主要以电脑的运算结果作为依据,很少通过观感上去判断某个镜头的优劣,自然也很难发现是原始数据出了偏差。

韩延说:“如果我不去提,这个镜头其实就过去了,那可能观众也不会感觉哪有太大的问题,他就会感觉看着别扭,感觉你这个镜头没花钱。但是这个镜头其实是花了钱的,和其他镜头花的是一样的钱,不是五毛钱。”

“因为现场很混乱,像采集数据这些工作,是很容易出错的。所以我觉得个人经验,在这个过程里面是非常重要的。”

专访韩延:我和李易峰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

韩延这番话,点出了国产特效的一个病症所在:

我们不缺钱,而是缺经验。

“因为我们中国的导演,在学校里面学的是如何把想法表达出来。像特效、合成这些部分的教育,我们其实都是欠缺的。”

韩延利用空闲的时间,通过看书、看电影,自己琢磨,补上了这个欠缺,才能在制作过程中给维塔的人提出靠谱的反馈。

《动物世界》的特效好看,离不开维塔的技术支持,更离不开韩延自己团队的较真。

所以他才能自信地说:“我这么跟你说吧,我们各部门主创的头,无论美术、摄影,还是灯光、剪辑,都是中国的青年创作者。这绝对不是合拍片,这是国产片。”

这应该就是韩延最初设想的《动物世界》,不管从哪个角度看,它都可圈可点。

公映之后,大家可能会称赞其特效的质感、剧情的反转、人物的饱满,亦或是演员精湛的演绎,以及李易峰那诱人的身材。

总而言之,《动物世界》值得被更多的人看见,更值得被记住。

记者手记

采访韩延前,橘子君有点激动。

因为提前看过《动物世界》,我非常喜欢。

看完电影,橘子君翻来覆去在想一句话:

我们终于有一部风格、特效、剧情,方方面面都像模像样的电影了。

采访完韩延之后,这句话变成了:

我们终于有了眼界、创意、态度,方方面面都有模像有样的导演了。

所以,请大家继续pick这位流量导演,以及他的用心之作《动物世界》。

(版权归橘子娱乐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收藏文章

为您推荐

影人有话说
相见恨晚
点击查看更多

热门评论

登录后可评论
限140字
发布
热门文章
换一批
推荐明星 查看全部明星
推荐热词

建议
反馈

Feedback

橘子娱乐二维码
扫码下载橘子娱乐APP,让快乐来的更猛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