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视影人有话说 - 正文

专访贾樟柯:不要老猜想别人

夏末
18.09.26 16:25:02

专访贾樟柯:不要老猜想别人

贾樟柯变了。

曾经的他,眼里看着世间百态,心里装着江湖动荡。如今的他,眼里看过江湖动荡,心里留着儿女情长。

相较他以往的作品,《江湖儿女》变得明朗、痛快、炽热,即使同样抹不去描绘社会变迁的底色,人物的情感却变得更加鲜明动人。

2015年,贾樟柯在雾霾的侵袭下决定搬离北京,回到老家汾阳。同时,他拉开了自己和城市的距离,因为他需要一个全新的、理解生活的角度。

贾樟柯在等一个新的自己,他说:“什么样的都可以,来个新的就行。”

【有人地方就是江湖】

狭义的江湖,与我们当下的生活相去甚远。

本以为贾樟柯导演多多少少会担心,现如今的年轻人们无法理解他镜头下的“江湖儿女” 。

但贾导坦然地说:

“有一句话,叫做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我觉得江湖不仅是时代的产物,从更广义的江湖来说,我觉得所有背井离乡到陌生的地方,要解决自己生存的问题,解决自己情感的问题,这些都属于江湖。

从广义的江湖来说,我觉得每个地方都是一个江湖,山西是一个江湖,广东也是一个江湖,每个行业也是一个江湖,互联网是一个江湖,可能电影也是一个江湖。”

具体来说,广义的江湖,对贾樟柯而言,意味着复杂的人际关系和危机四伏的环境。

专访贾樟柯:不要老猜想别人

对于金钱和爱情的探讨,贯穿《江湖儿女》始终,若是摘下时代滤镜来看,巧巧和斌哥在电影中面临的困惑,也是现在人们亟待解决的问题。

贾樟柯说:“我觉得最近这几十年,中国人的中心生活就是两个目标,求财、求感情。我觉得它是一个贯穿始终,不管是什么年龄段的人,都会不约而同渴望的两种东西。

但是在这个渴望和追逐的过程之中,很多人就会迷失,可能错过了生活里边更重要的东西。更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当然是情义。

就像电影中刁亦男演的那个大学生就有一句台词,他说我们现在都企业化了。过去兄弟们在一起是情感,那‘企业化了’就是金钱了,这种改变还是让人很伤感的。”

与其说贾樟柯是在用电影记录社会的变迁,不如说他是刻画人在社会洪流里的摸爬滚打。

对人的关怀,才是贾樟柯电影里不变的主题。

《江湖儿女》中有这样一幕,斌哥和巧巧远远站在火山前,聊起了火山灰,他们说经过高温灼烧的火山灰,是最干净的。

在彼时的语境里,他们的命运就像火山灰一样,虽然渺少到风一吹就会散尽,但却历经过绝对的炽热纯真。

贾樟柯解释道:“因为火山灰经过高温燃烧,它是最干净的,包括烟灰也是,像我们小时候有了伤,都是烧点灰抹上去。

比如现在有句话叫炮灰,那我们不都是炮灰嘛,就跟结尾那个垃圾影像一样,我们也会像炮灰一样烟消云散。但实际上大家都是一些有优、缺点的人,但我觉得是洁净的,是可敬的、可爱的人。”

专访贾樟柯:不要老猜想别人

贾樟柯口中的“炮灰”,好像和我们熟知的意思有些出入。追问下去,贾导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就是无辜者,不知不觉被牺牲的人。炮灰本身就是即将被吹走的东西,就是没有的东西,只不过我理解它是最纯净的。”

《江湖儿女》的最后一个画面,是监视器镜头里不断被放大的巧巧。

她从一个鲜活的人,变成了模糊的数码影像,那溢满银幕的灰色不禁让人生畏。

贾樟柯用如此巧妙的镜头,揭示了科技时代对人们情感上的消解。

“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人,她孤零零地在守着自己的家。我们从另一个视点,一个监视器里的画面去看的时候,她变成了一个模糊的数码影像,就如同我们每个人终将会被删除一样。像我们现在拍的东西,若干年之后它就是垃圾,它就被删除掉了,我觉得很可惜,因为每一条生命都是珍贵的。”

听完这番话才惊觉贾樟柯的内心如此柔软,也许他一生对电影的追求都是浪漫且真诚的:“我觉得电影的可贵之处,就是因为电影可以把每一个人,每一种阶层的人,每一个阶段的人,具体的生活记录下来、拍摄下来。所以,我们要拍电影。”

【过去的我,确实是艺高人胆大】

贾樟柯的变化不仅发生在情感上,也在工作方式上。

原先他可以没有完整的剧本,光有想法就匆匆开机:“过去确实艺高人胆大,写两张纸然后啥都没有就开工了,那么多的钱也不怕给人老板赔了,反正先拍了再看。”

当年因为没剧本这件事,“御用女主角”赵涛没少和贾导吵架。

“没有完整的剧本,其实是因为好多东西我也还没想明白。但是对演员来说,导演不能想不明白究竟要什么。所以有时候她在现场觉得不舒服,她缺少依据,就找我来问,我一会东、一会西,确实给她带来了一些困扰,争执就会比较多。

吵到冷战都有,甚至收工不拍了都有。因为有时候我们对角色的理解确实有天壤之别,她演得不舒服也不会将就的,就说那演得不舒服我就不演了。”

今时不同往日,现在拍电影,贾樟柯导演可不敢像当年那么“任性”了。

“现在想拍的电影不像过去那么简单了,过去比如说《小武》、《任逍遥》,就是两、三个人物在同样一个地方几天之内发生的事。但是像《江湖儿女》这么大的空间跨越,这么多的年代转变,随随便便开机确实不太好,还是应该把剧本写好一点,美术、服装、道具他们才好准备,所以最近这两部戏,剧本都算是比较完善的。”

至于赵涛他曾经“任性”所为的“控诉”,贾导带点宠溺的语气说:“这几年就减少很多(没剧本的情况),我自身这个功课也做得比较好,最起码能给她个完整的剧本看了。”

专访贾樟柯:不要老猜想别人

话说回来,随心的创作方式不一定就是坏事,它能在很大程度上激发创作者们的创造力。

如果没有贾樟柯说拍就拍的“任性”,很有可能会错过《三峡好人》里城市即将被淹没的时机;

如果没有贾樟柯和赵涛在片场的争吵,很有可能前者对演员的把控不会如此细腻,后者的表演也不会在戛纳舞台上获得肯定。

相同的,方方面面都预设好的创作方式也不一定是好事。

在《江湖儿女》里有很多和贾樟柯前作有延续、或者呼应的设定,比如从《任逍遥》里走出来的巧巧和斌哥,《三峡好人》里闪现过的UFO。

外界对他这种做法的评价褒贬不一,有人说这是“贾樟柯宇宙”的初长成,有说这预示着他的江郎才尽。

贾樟柯给出了最简洁,也是最有力的回答:“好好看电影吧,那里面那么多灵感。”

关于“致敬自己”,或者“灵感匮乏”,应该是外界对于贾樟柯为数不多的误解。

他说:“我觉得不要老猜想别人,你能不能从作品里感觉到新的感动、新的内容,作品是不是塑造出来新的人物,你去用两个小时去感受,去理解就好了。”

诚然,单凭一部电影里的几个镜头就对贾樟柯的创造力下结论,未免有些唐突又荒诞。

由于他的心态发生了转变,尽管电影中某些细节和过去是重合的,情感表达却是千差万别。

这或许就是贾樟柯导演期待观众感觉到的“新的感动”,也是他正在等待降临的“新的自己”。

专访贾樟柯:不要老猜想别人

【记者手记】

贾樟柯导演比想象中可爱多了。

在听问题的时候,他会一直盯着记者的眼睛,听得非常认真。

不管是聊很严肃的话题,还是很日常的话题,贾樟柯导演的表诉都非常诚恳。

聊到和赵涛的相处日常的时候,也是一样的诚恳,让人听起来觉得比看偶像剧还甜。

比如他认真地说着赵涛为他定下的生活规律,上午9点就要起来工作,晚上12点就要准备休息,不能黑白颠倒,必须按时吃饭。

谈起赵涛作为演员的变化,他欣慰地说:“我在戛纳说过一句话,她到了她要盛开的时候了。”

有人说《江湖儿女》是贾樟柯送给赵涛的一封情书,贾导听见这话忍不住笑了一下:“我要送她一封情书,我就直接写封信好了,何必拍一个电影呢?”

(版权归橘子娱乐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收藏文章

为您推荐

影人有话说
贾樟柯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热门评论

登录后可评论
限140字
发布
推荐明星 查看全部明星
推荐热词

建议
反馈

Feedback

橘子娱乐二维码
扫码下载橘子娱乐APP,让快乐来的更猛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