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视影视 - 正文

专访李鸿其:我怎么演不重要,观众怎么想才最重要

夏末
10.21 11:28:51

专访李鸿其:我怎么演不重要,观众怎么想才最重要

时隔一年,再见李鸿其。

去年10月,在《缝纫机乐队》中饰演鼓手炸药的李鸿其,尚且青涩。

如今10月,平遥影展上的李鸿其,带着《宝贝儿》和《幸福城市》两部作品,前者在商业上有着比较可观的热度,后者助力他二度提名金马。

被反问这一年的变化,记者还没来得及开口,李鸿其就笑笑说:“普通话应该变得比较好一点。”

其实更重要的变化,是他变得笃定了。李鸿其的初衷很简单,去做一个被观众认可的好演员。

去年,李鸿其还会在镜头前谈起人生的梦想,儿时的规划;

如今,他已经会主动要求说:“我不想讲得那么浪漫”。

对他而言,人要有弹性,不能自顾自地创作,要懂得接受来自于观众、来自于这个时代的良性刺激。

专访李鸿其:我怎么演不重要,观众怎么想才最重要

【演《宝贝儿》小军,重点是那个气味要对】

据说《宝贝儿》前后拍过三次,李鸿其是在第三次开机前一周才接到的导演邀约,并且只用一周就拍完了全部戏份。

等你看完《宝贝儿》,一定很难相信他情绪如此饱满的表演,几乎是在没时间准备、没有剧本的情况下,用一周时间完成的。

李鸿其坦言:“其实也不需要准备,就是每次开拍前学学手语。因为手语不像南京话,它没有调性,是很机械的东西,但重点是你那个气味要对。我以前有很多邻居是聋哑朋友,所以我知道他们就是这样说话的。”

专访李鸿其:我怎么演不重要,观众怎么想才最重要

刘杰导演没有写明确的剧本,在现场给演员讲一下每场戏的基本情景是什么,然后就开始拍。

对于仅仅进组7天的李鸿其来说,这是个不小的挑战。

他说:“第一个就是这么短的时间,第二个就是我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但风险越大,也意味着刺激越大,李鸿其拥有了相对宽松的创作空间。

专访李鸿其:我怎么演不重要,观众怎么想才最重要

“我挺享受《宝贝儿》那种活在当下的感觉,你可以说我没演,其实我也在演。你说现在银幕上的这角色跟我现在像吗?跟我讲话的方式像吗?也不像。所以就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就是我在我妈面前是一个样,我在其他地方又是一个样,这很正常的。”

在助力他提名今年金马奖最佳男配角的《幸福城市》中,李鸿其体验的又是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拍摄环境。

“有时候剧本,会是一个很不生活的东西。我这样说好了,我要按照剧本说我爱你、我恨你、你怎么样怎么样,这东西对我来说比较不像生活,但那样不是不好。《幸福城市》就是这样,完全要按照剧本来走,一模一样,因为它是一环扣一环的,有些细节要能推到未来,推到过去。”

专访李鸿其:我怎么演不重要,观众怎么想才最重要

【演员是在为导演服务】

如今观众谈论演技的角度,总是很割裂。

简单来说,一个演员在作品中呈现出的状态优劣,离不开服、化、道的支持,灯光、摄影老师的建议,以及导演的最终审核。

在拍摄现场,导演做坐在监视器前看演员的表演,如果导演说不行,演员肯定得重演,演到他满意为止。导演是有这个权利的,也可以说义务。

如果把这个观念具象成生产商品的话,导演是制定指标、把控质检的,而演员只是负责实操的生产者。

专访李鸿其:我怎么演不重要,观众怎么想才最重要

对于演员的职业属性,李鸿其有着非常明晰的定位。

“演员的真正功能不是在于说我要怎么创作,我不是导演,我是演员,而演员要做的事是什么?就是把戏演好。同样的,一个摄影师不会总说我要创作,我要拍我自己想要的东西,不是的,我们全部都是在为导演服务的。当然这不是全部,这里面还是会有我的创作,但其实没有那么浪漫地说我在创作,我要搞一个内心戏,没有,重点还是导演要什么。”

专访李鸿其:我怎么演不重要,观众怎么想才最重要

聊到这,李鸿其主动聊起了自己拍摄电视剧的经历:

“有时候在电影里一个眼神就够了,但电视剧必须要讲出来,比如你弟弟是不是谁谁谁啊,是不是昨天又去哪吃饭了啊,这些必须要讲出来。我一开始还认为导演不能这么拍,但人家知道怎么拍电视剧,这又回到我刚才提的那句话,演员最大的功能是什么?是为导演服务的,” 

专访李鸿其:我怎么演不重要,观众怎么想才最重要

【你怎么演不重要,观众怎么想才是重要的】

有一种演员,尽可能地拒绝商业曝光,隐藏好自己在角色之外的生活,但他们总是能在镜头前给观众带来惊艳的表现,观众习惯性把他们定义为踏实的好演员。

基于此,那些拥抱闪光灯,享受粉丝呼声的演员,难免会被观众划分到“好演员”的对立面。

演员本人可能也很困惑,为什么现在形式上的标签如此突出。

所谓过犹不及,把任何一件事做得太绝对,都不能算是明智之选。

其实最理想化的状态,就是演员卸下包袱,观众摘掉滤镜,人气不要成为表演时的负累,表演也不要成为博取人气的筹码。

专访李鸿其:我怎么演不重要,观众怎么想才最重要

聊到这个问题,李鸿其很坦然。

有人对他出演的获奖文艺片印象深刻,有人是因为商业片认识了他,当然也免不了有人会对他兼顾文艺和商业作品的选择感到困惑。

李鸿其说:“之前有一个专访,说我不需要观众,我想说我不可能不需要观众的。”

“坂本龙一讲过一句话很重要:这个时代给你的东西是良性的刺激。你有听过坂本龙一的音乐吗?那时候他的乐团刚去欧洲演出,全部都是机械的,很多人都说要回归自然,应该怎么样怎么样,可是他没有,因为他身为一个表演者不可能和时代背道而驰,因为这个时代给予的是良性的刺激,我们一定要尊重这个时代。我不能说我都不分享,我不去拍杂志什么的,因为现在的生态就是如此。”

专访李鸿其:我怎么演不重要,观众怎么想才最重要

李鸿其的做法确实很接近上文所提的那种理想状态。

但是实际操作起来,这种状态又很可能会使演员在适应两种创作形式的过程中迷失了自己。

“其实很多人会问我说,为什么你又演艺术、又演商业,你怎么不坚持演你的艺术,因为你演艺术很好。我觉得不是的,因为我必须要让观众知道,不管做什么事情,我都可以把它做好。比如我演《缝纫机乐队》,就是要把它演好,要人家记得我。我不用去讲什么我就要坚持自己的艺术,说白了对我来说,人要有弹性。”

所以对李鸿其来说,观众的感受很重要。

“李安导演说过,你怎么演不重要,观众怎么想才是重要的。所以其实我也是这样的,我要去引导观众,而不是直接告诉观众我有多痛苦、多难过,而是我要让观众体验到。当观众的感官和这个媒介产生某种化学交流的时候,那个东西才是艺术。”

“有时候我很讨厌人家说演电影的演员不能演电视剧,演电视剧的不能演电影。不是的,一个好的演员什么都要会演,你要上得去,也要下得来,这很重要。”

专访李鸿其:我怎么演不重要,观众怎么想才最重要

聊完观众,再谈到奖项,李鸿其的心态明显平和了不少。

当年他凭借大银幕处女秀《醉·生梦死》捧回金马新人奖,今年又凭借《幸福城市》成功入围金马最佳男配角。

这里面有个小插曲,李鸿其原本是报名了最佳男主角的评选,但是评委会把他调到了男配组。

“其实我觉得很OK,你看像入围男主的邓超老师一人分饰两角,像彭昱畅在《大象席地而坐》里演了三个多小时,所以组委会自然把我这个50多种戏份的降下来,跟惠英红老师情况一样。我觉得这就是评审对我的肯定,他们也是为了让我更有竞争力。”

至于拿奖概率,李鸿其脱口而出:“20%啊,就五分之一嘛。拿了奖我当下会很高兴,但是如果没拿,真的也无所谓。再直接一点说,就是我不拿奖还是一样地这么演,还是要用这种态度专心演好我的戏。”

(版权归橘子娱乐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收藏文章

为您推荐

影视
表演
导演
点击查看更多

热门评论

登录后可评论
限140字
发布
热门文章
换一批
推荐明星 查看全部明星
推荐热词

建议
反馈

Feedback

橘子娱乐二维码
扫码下载橘子娱乐APP,让快乐来的更猛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