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号 - 李承宇 - 正文

【新青年】三年同行,我看到的TA的样子

李承宇
02.26 17:00:00

【新青年】三年同行,我看到的TA的样子

题记:2020年春节前夕,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席卷了这和个本该祥和宁静的春节。各行各业“逆行者人”不断涌现,娱乐圈也不例外,韩红以及她的公益团队又一次挺身而出。这是一支由韩红率领具有丰富救助经验的公益团队。此次弛援武汉之前,他们的征途早已遍布中国最偏远的角落。2017-2020历时三年,我们曾有幸跟随这支团队的脚步,用镜头记录下鲜为人知却真实的故事。这一次,我们用音像与文字回顾那些鲜活的温度,愿所有生命都被呵护,愿所有付出都不被辜负。



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鲁迅


2019年1月23日,武汉封城。

封城第三天,韩红团队的物资已经抵达一线,从1月23日起,韩红微博每天更新关于武汉捐赠的动态,前后近200名艺人和社会爱心人士将款项交给了韩红。

在这篇稿子发出来前,我们与韩红团队交涉多次,每次都得到的都是否定的答案。


【新青年】三年同行,我看到的TA的样子

 

| 初心 |

 

在这三年里,韩红也曾问过自己做这些事的理由。 


【新青年】三年同行,我看到的TA的样子


“每个人进这个团队初心不一样,就连我,刚开始做这件事的时候,都有邪念:我韩红要做就得把它做得漂亮,就得把它做大。后来才知道,我这叫贪念。”她曾直面内心,这样说过。但一年一年做下去,她从那些,她帮助的人和帮助她的人的身上学到了很多,很多。

她看到过太多双渴望的眼神,听到太多声无奈的叹息,她没办法假装看不到、听不到。

“有人说阿甘很傻,但我就愿意做个中国的阿甘,干脆就不抬头,不看人,就朝前跑。”

 

| 这是怎样的一群人?|

 

2019年8月17日,“韩红爱心百人援川“公益项目由韩红带队从北京出发,途径四川两市九县,行程3300公里,l结束了为期十五天的公益之旅。此次义诊人数总计11437人,免费发放药品9241单位。


【新青年】三年同行,我看到的TA的样子


几百人的志愿者团队,不同身份,不同目的。队伍里不同人对韩红的称呼也不同,基金会的工作人员喊她“老大”、医疗专家们喊她“韩老师”,郭晓东、黄绮珊、蒋欣这些老友们喊她“老韩”,车手们喊她“1号”。

这样一个复杂的团队工作起来是什么感觉?纪律,这是团队给我最直观的感受。每次义诊前,清点人数和强调纪律是默认的流程。即便你第一天加入到这个团队,你也会自觉地开始严谨起来。

结束义诊后,大家又好像都成了家人、朋友。

 

| 感性与理性 |


与工作中冷静沉着的韩红不同,生活中的她其实像个孩子。李霄云记得自己当时分完药一出门就看见韩红在抓娃娃,“那天我还看见韩老师跟宾馆门口当地小孩一起玩拍纸片。”王鸥说。在金池眼中,白天的韩红跟战士一样,晚上跟他们一起的时候就变成了一个八岁的小孩儿,一碰到吉他就走不了了,需要大家哄她,跟她说说话,开开玩笑,聊聊天。


【新青年】三年同行,我看到的TA的样子


韩红是个感性的人,除了镜头里,我们常常能看见她和患者沟通完就跑到镜头外悄悄抹眼泪。每次庆功宴或者出发之前的讲话,她都免不了哭一次。她喜欢讲故事,但她的故事最先感动的总是她自己,于是一听着那些带着哭腔讲出来的故事,你的眼眶莫名也跟着湿了。

但她在现场也有急躁的一面,也会生气。


【新青年】三年同行,我看到的TA的样子


宁夏当地近亲结婚非常普遍,很多孩子生下来就患上难以治疗的遗传病症,第一个娃娃有病,不管,继续生第二、第三个,最后一个家庭里有好几个“病孩子”。每每遇到这种情况,因为心疼孩子,韩红气不得去跑去批评那些不负责任的父母。情绪上头,还放几句狠话,把抱着孩子的父母骂的抬不起头:“要不是看在孩子的份上,我就不救了。”下一秒又拿着对讲机四处找专家们为孩子会诊。

 

| 车队里的“1号” |

 

“我们的初衷就是,下到最偏远的地方,最穷的地方,然后为那些根本看不起病或者是医疗条件极差的地方去服务。”当记者问蒋欣是否觉得路途太遥远时,她这样回答。

正是要下到最偏远的地方,所以我们的队伍在车上的时间总是很漫长。

每个车手都配备着对讲机,我们常常能听到韩红的声音在对讲机里总结工作,她语速不快,一字一句慢而有力,尽管受信号干扰也都能听清楚。常常是结束一个地方的工作,转到下一个地方的途中,她会抓紧时间把情况跟大家说一说,鼓励和批评也都有,偶尔还会开开玩笑。还有车手们通过对讲“交换物资”,“有湖南的啵,我车上有槟榔,想要的待会找我拿哈~”一路上欢声笑语不断。


【新青年】三年同行,我看到的TA的样子



由于志愿者队伍越来越庞大,几十辆车的车队,前后能差半个小时的车程。而韩红总坐在车队的第一辆车里。

2010年8月7日,韩红往甘肃舟曲运送物资的途中发生了一起交通意外,韩红乘坐的车辆从山壁到护栏连续撞击反弹,最终翻出去十几米,她说:“爬起来以后我的眼镜连一个划痕都没有。”她相信是她过往所做的事帮她过了这一关。

“死就死我一个人,我值了,因为你们都冲着我来的。”她知道只要1号车安全平稳,后面的六十多辆车都会平安,从那以后,韩红坐车队首车成了无声的规矩,“1号”的称谓也因此而来。

“我不能让车台里听不到我的声音,不管是哪一部分,媒体、专家、明星、车手,哪一个团队都不能没有我,所以我必须站在队伍里面。”

 

| 为爱与责任坚守 |


在去年(2019年)“百人援川”活动的庆功宴上韩红老师哽咽着感谢大家的支持。韩红清楚的记得每位车手、医疗专家的姓名,记得他们的故事,她甚至记得哪家医院带了哪些仪器,还对那些宝贝们如数家珍。

 “从3号开始,几乎每天我都要吃一片助眠药,我从来没有吃过安眠药睡觉,因为我真的害怕出事。我们团队在出发前召开了塌方、泥石流、落石、地震的应急措施会议,曾经一度我想取消”百人援川“,因为我承担不起这个责任。我带着的是优秀的医疗专家、文艺界的明星们,你们都是国家的宝贝,你们要是出了事,我一个人扛不住。”


【新青年】三年同行,我看到的TA的样子


每天他要思考的事情太多了。带领着这样一个团队,韩红几乎没办法好好睡觉,也不能让自己倒下。直到庆功宴最后,她都没喝一口酒,因为大家还没有安全回家,接下来他还需要清醒着处理后续的工作。她拿着一杯茶站在台上:“以茶代酒,感谢各位的支持。”声音还颤抖着,最后哭的说不出话来,只好深深鞠一躬便退场了。


【感谢韩红爱慈善基金会和医疗专家、明星等志愿者们,我们2020年再见。】

总策划/唐宜青、监制策划/济坤 小蕙  、编辑/李承宇、编导/小蕙 铧月 承宇 济坤 、摄影/马海东 宋佰洋 古中阳 岳泰 李济坤 、视觉设计/郝吕鑫 冯勇卫、运营推广/章若名 苑可 管管 梦鸾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版权归橘子娱乐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收藏文章

为您推荐

橘子News
点击查看更多

热门评论

登录后可评论
限140字
发布
推荐明星 查看全部明星
推荐热词

建议
反馈

Feedback

橘子娱乐二维码
扫码下载橘子娱乐APP,让快乐来的更猛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