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娱乐 - 正文

他终于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王子的喵-橘子编辑
10.16 17:03:58

他终于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汪苏泷的最新微博吓到我了↓

他终于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这是在干什么?

后来才知道,键盘没事,是这哥最近发专辑,

他在“默写”新歌《大娱乐家》的歌词而已...

@汪苏泷,下次记得加标点,读起来费劲儿。

其实从7月末的《祝我快乐》开始,汪苏泷就在陆续放出新专辑《大娱乐家》的收录曲。

一直在综艺上给大家带来欢笑,唱作人汪苏泷究竟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似乎一直不被外界知晓...

这次借着发歌的机会,汪苏泷接受了采访,袒露了自己的内心世界,也透露了更多新专辑制作的幕后故事。

想和大家分享这个采访↓

---------------------------------------------------------------

汪苏泷:平静、童年、杜鹃花

少点休息,汪苏泷渴望更多、更多的工作。

例子就发生在眼前。在9月末一个凌晨再次回到北京时,他已经在外地连轴转了二十几天,老板李思睿特地将工作排在第二天,好让他歇歇,但很快,他就收到汪苏泷的回复,问为什么今天不给他安排工作,为什么要让他休息一天。

李思睿其实也注意到了,最近一两年,汪苏泷正在主动挤压自己的生活时间,要求做更多,但这天的这个要求还是让他吓了一跳,“我觉得小泷还是个给他安排工作他就会尽力做,但要不给他安排,他也绝不会跳出来举手说我要干活的人。”

晚上快9点,将此事转述给汪苏泷,收到了一串干笑和一句肯定的回复:“因为,我闲的”。那时,他和团队正驱车从一个已完工的工作地点赶到另一个将要开工的工作地点,车程接近两小时,刚好够解答一个记者的疑问。汪苏泷说:“主要是不工作我也没什么别的事儿啊,原来一个人还能待住,现在待不住了。”

坦率地说,和一年前相比,今天接受采访的汪苏泷明显有所保留,但这应该不是因为他不信任记者,而是因为他不信任“表达”这件事。

由于知道了表达就会被误读、被误读就会带来麻烦,汪苏泷已经不愿多说,如果真的非要他说,比起文字,他也更倾向于用视频作答,“视频类媒体不管怎么剪,起码都还是我说的话”,但文字容易夸张、发散,需要警惕。

不过,文字仍然是记录变化的重要工具,所以最终,还是有了这篇采访。

他终于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我们已经知道,汪苏泷是一个节目上下差别很大的拧巴的人,他每天都会想很多,每天的想法都在变。具体到2020年,汪苏泷31岁了,这一年,他宣布放弃争取那些他永远无法用作品征服的听众,不再理会那些让他伤心又愤怒的发言;他接受自己成为景观,在玻璃罩子里供人观赏的现状。

这正是我本次最关心的问题:当一个创作者年轻时的愤怒渐渐平息(或者仅是他暂时决定不去理会),但又没有获得真正的轻松和解脱,他要如何表达对这段人生过渡阶段的探索呢?

关于这个可能将长期存在的关于创作者的蜕变的问题,汪苏泷给出的第一个回答,是新专辑《大娱乐家》。

那么,什么是《大娱乐家》?又为什么是《大娱乐家》?让我们把定语标全,从头开始,听听汪苏泷和大家的陈述。

1、包罗万丧

2019年11月19日是汪苏泷第一张专辑《慢慢懂》发行九周年的纪念日。一天工作的结束后,晚上,他跟A&R邹小樱一起讨论明年新专的思路。

邹小樱已很久没见到汪苏泷本人了(电视上见的不算)。和上次见面相比,他觉得汪苏泷更沉默了。他在微博记录了这个时刻:许是那晚累了,大多数时间里,他都摇头,否定,拒绝,NO,当时我就在想,娱乐大家,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为了筹备新专,邹小樱背调一样和身边人讨论起对汪苏泷的看法,他首先问了公司的95后同事们。

答:汪苏泷不就是天天上综艺的那个人吗?

问:你知道他唱歌吗?

答:知道,《有点甜》、《小星星》……

再问:这是10年之前的歌了,后来的有听过吗?《克制凶猛》?《莱芙》?

答:没有。

之后某天,邹小樱回家,发现丈母娘在看电视,电视上刚好又有汪苏泷,他也向丈母娘——一个对呼兰和王建国的创作风格异同点能娓娓道来的综艺制霸者——提问:汪苏泷好笑吗?答曰:还可以啊,挺活跃的。

又问:那你觉得他唱歌好听吗?“丈母娘想了下,从《蒙面》和《金曲捞》的印象里给出评价:喔,你不说我都忘了他还唱歌的。”

汪苏泷2016年开始上综艺,既上音乐类综艺,也上了不少非音乐类的真人秀综艺。像许多创作型歌手一样,他上综艺节目的初衷就是为了增加歌曲曝光,“但我们真的谁都没想到,小泷他和综艺节目的相性这么好。”老板说。

曝光的需求提早完成,甚至有点收不住了——因为好笑、好用,汪苏泷被越来越多的节目pick,观众一边回味着泷言泷语,一边等他在节目里“安可”,“综艺咖”突然成了他身上显眼的标签。

或许对于一个出道已经十年的歌手来说,新的身份比上一个更吸人眼球,但这与艺人和公司预想的并不一致。

他终于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为解决观众定位偏差一事,公司内部前后讨论了快两年。一开始,大家纠结,是否有必要停掉部分综艺、或是让他在综艺里尽可能多地传递出一种职业音乐人的感觉,但他们很快发现这个思路不成立,“因为这都是我们站在第三者的角度去设定的框,它并不完全符合汪苏泷这个人”,李思睿说:“想要解决问题,首先得承认,综艺上那个汪苏泷也是真实的汪苏泷。”

讨论来回反复,去年年底,大家终于统一结论:不破坏所有已呈现的真实,而是寻找另外的方法来概括这种真实。

这里的“真实”,指的是:汪苏泷既可以在综艺节目里做得好,也能够在原有的音乐表达上做得好,这首先是并不冲突的两件事,并且,只有两边加起来,才是一个完整的汪苏泷。

他们很快找到了这个方法。

2019年,两次对话过去没多久,邹小樱有事去李思睿家借宿一晚,为了展示自己家庭影院的效果,后者点开了歌舞片《马戏之王》(The Greatest Showman)。当晚,邹小樱电影看得很不耐烦,但回家后,他自己又重看了一次,他想到了另外的事:《马戏之王》在港台地区被译成《大娱乐家》,“这是不是就是大家在找的东西呢?”

没过多久,专辑主题“大娱乐家”就定下来了。

李思睿觉得这正是适合汪苏泷的、精准、恰当的选题,他的第一感受是,大娱乐家有一种丧丧的气息,这与跟汪苏泷十分吻合。并且他也有过一些相关经历了,李思睿笃定,创作型歌手必须先去生活,具体到“大娱乐家”,他必须去经历综艺的世界,“只有等他从那个不一样的世界逛一圈后出来了,才算真正消化了,才能做出东西来。”

汪苏泷实打实在这个不一样的世界里逛了一圈了。2020年过去了十个月,他已经参与了18档综艺节目的录制——这已经是团队精心筛了又筛、减了又减的结果,还有什么主题比这一个更适合一位生活在风暴中心的人呢?

他们向汪苏泷阐释思路,这一次,汪苏泷没有拒绝,因为他确实正在被这个东西困扰着。

2、Happy-sad

“我确实是在被这个东西困扰着,”汪苏泷说:“就是有很多人用这个事来骂我,说你为什么要去做综艺,一个音乐人跑去逗别人笑很可笑,还老有人说,你天天上综艺,还能写得出歌么?我现在就想请这些朋友好好听听这张专辑。”

他顺便解释了自己接综艺的理由,“就是想赚钱”。“我以前会说我要赚钱,这样我才能够用更多钱做我的音乐,我现在不只要这样讲,我要赚钱,我要给我的父母更好的生活,要给身边朋友更好的生活,给我公司的人更好的生活,我觉得这是一件很man的事,也是一个很应该去做的事,反倒是我每天什么也不干,任性地埋头做自己的音乐,这样反而才不太好吧?”

2010年,他的第一张专辑面世,那是整整十年前。十年来,以歌手的身份,汪苏泷做过多次不计成本的尝试,但它们似乎全被他综艺上的笑点抹去了,汪苏泷觉得无奈,都是表达方式,况且,不论哪种方式,他要说的话从来就没变过。

他知道综艺节目要什么,“要意外,要有趣。好比做饭,正常做一顿饭是没人看的,你得从找食材开始,然后你还不会做饭,你要通过什么才学会做饭,然后你操作的过程中又发生了什么滑稽的事,这是一个完整的有趣过程,但你知道生活就是无趣的呀。”他明白,综艺节目找到汪苏泷,就是想要用汪苏泷的口吻,完成这样一次有趣的陈述,通常,如果他刚好get到了他们的需要、他也可以给,那他就给了,这没什么,像经纪人说的,“他比较没有那么吝啬”。只是他所有要讲的话,都得是他自己真想说的话才行。

最新录完的某个节目里,他们见了一个手艺人,他坚持做这件事已有50年,气氛很好,导演想让汪苏泷也来讲讲坚持,“我就说,坚持呢,有时候反倒代表了痛苦和隐忍,当你意识到自己在坚持时,你可能已经很不快乐了,如果这样,那就不要那么累了,并不是所有事都要坚持的,还是希望大家都快乐。我就这么讲了,不过这应该不是导演想要的吧?”

即便看起来轻松又自然,对于汪苏泷来说,逗笑大家也不是能轻松完成的事,它跟在镜头前表达观点一样,需要你打起十二分精神,所以,当汪苏泷停止工作时,他本人通常非常疲倦,但这不是一个单向的痛苦过程。综艺节目里,汪苏泷不见得会自在,但他可以忍耐,也愿意忍耐,并且,当他给出一个正向的力,当场上的人接收到这个力,他们会被这个力治愈,给出笑声与掌声,这些东西会自然地反馈回他身上,给他力量,让大家都度过一些不那么尴尬的时光。

他终于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2016年,约翰·卡尼的新片Sing Street上映,其中讲述了名为Happy-sad的演绎方式,这个组合词大意是指,有的歌虽然听起来快乐,但它的内核其实是伤心。汪苏泷偏爱这种撕裂又扭捏的状态,他说,“这简直就是我本人。”他就经常这么创作,用轻松的旋律搭配很难过很难过的歌词。他一直不想给听众压力,他说,如果你愿意听懂,你就听得懂;如果你听不懂,你觉得这是一首快乐的歌,那我也觉得特别好。

《大娱乐家》是一张指向性和诉求性都十分明显的专辑,它清晰地反映了汪苏泷此刻的境况,专辑的一小部分创作就源自他私人的体验——毕竟他就在这个行业里工作,说自己的事差不多就是在说行业的事了。

但他心里并没有对大娱乐家形象的清晰所指。因为不希望专辑被概念困住、不希望影响歌迷独立的感受,他自动将主题理解得暧昧、模糊。但他还是肯定地给出了两个他对大娱乐家的判断:一,大娱乐家是被动成为大娱乐家的,而不是主动;二,大娱乐家不快乐。

对于名利场,汪苏泷没有排斥或认同,“该批判批判,该歌颂歌颂,该讨论讨论。”他只是喜欢阿肆的歌词,“别浪费这热闹”,汪苏泷说:“何况,这种虚幻的美好,有时候我们真的很需要。”

团队集体完成的头脑风暴记录文档里是这样描述已发布的前5首歌的:

序曲《祝我快乐》响起时,幕布应该还没拉开,一束灯光射下来,我们的主人公登台,先献上了这一曲素素的歌。这时,似乎一切都还是孤独的、是喧嚣之外的事;

如果你也觉得一切都太无聊了,不如一起来找点乐子、成为大娱乐家吧,《娱乐世代》就在此时激情亮相,大娱乐家是亢奋的,他的心蹦蹦跳,他等不及要燃烧自己,让别人开心,他想象自己或许就要成名;

紧接着是《讲个笑话》。在这首插科打诨的,带着反套路、反高潮的戏谑感的歌曲里,你会发现,大娱乐家也有暗面,他训练过每一幅表情,有时也会有点分不清哪一个是自己;

然后,《每月5号》从账单切入,原来大娱乐家也和每一个普通人一样,需要进入自己日常生活的循环;

再下一首是汪苏泷/万一词、汪苏泷曲的《末班飞行》,对这首歌,小泷没说太多,这或许包括了他自己,也是许多大娱乐家都会遇到的末班机场景的独白。

而刚刚发布的第6首歌、由李格弟先生填词的专辑同名主打歌《大娱乐家》,是汪苏泷少有的先有词再作曲的作品,他感叹歌词“很准确很准确”,在看到歌词后,他很有创作欲望。

至此,本专辑还有4首歌目前仍处于保密状态。

李思睿说,他们曾经想想过《娱乐世代》拍MV的样子,“大概是以Broadway这样的‘演员大街’为背景,扮演卓别林、金·凯瑞、周星驰的‘大娱乐家’们会纷纷出现,最后汪苏泷会加入他们的行列。”“当然我们的整体基调并不是在无脑吹捧歌颂,而是把这些情绪展现给大家,但我们依然向大家发出召唤。”

关于最伟大的喜剧演员的魅力究竟产生于何,知乎最高票的答案将罗伯特·麦基的《故事》与戏剧表演培训班老师的授课内容结合而成,作者写道:这是一种“由外而内,再由内而外”的展现。好的笑料源于内心执著与所处环境的不协调感——无论周边环境如何改变,人物的观念也绝不调整和改变,不懂得变通,行为就会显得怪诞滑稽,符合行为逻辑却不符合观众生活常理的喜剧效果就出来了。于是,主角执著并与环境协调的、甚至能够改变环境的,则为正剧;主角执著却不能融于环境,结局失败的则为悲剧;依靠偶然性成功的则是喜剧。

这么说来,如果真有一个汪苏泷正在舞台中央演一出戏,他出演的会是一出喜剧,还是一出正剧呢?

他终于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3、Keep 汪苏泷 Real

汪苏泷对新专辑的溢出传播没有期待,又或者,他只是习惯了不把期待高喊出来。

一直以来,他都以一个强者的姿态要求自己,他极度需要安全感,却又总是主动将自己逼到没有安全感的地步。过去很多年,他以一种略微自虐的方式和人交往,强守着道德高地,这么描述可能有点夸张:他就像娱乐时代里一位“完美受害者”,被误解也不解释。

“很多事情我没法解释,我也不愿意解释,我对自己只有一个要求,我要让自己做到不害怕面对任何一个人。任何人,当我面对他的时候,我都一定要让自己能理直气壮。”

不过,毕竟他也已经在这个“不一样的世界”里逛了很久了,汪苏泷也发生了一些改变。转过年来,对于那些不可控的、难以言说的事,他终于烦了,决定放弃抵抗,他说:“我原来觉得我是个硬汉,舍得把自己丢到那种跟世界对抗的对立面去,总想跟大家讲道理,现在我发现,别讲道理了,很多东西就是讲不通的,我觉得我太瞧得起自己了,我真的不是个硬汉,我极其脆弱。”

这真是段有意思的表述,这番话名为“脆弱”,实际上却是汪苏泷的精神慢慢站起来的证明,过去,他把自己摆在个太低的位置,现在,粉丝、团队、合作伙伴,所有人的善意陪着他一点一点站起来。注意力是稀缺的资源,汪苏泷决定,将它们调配到最有可能产生作品的地方,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汪苏泷还是想努努力,让它们相通。

汪苏泷当然知道,批评是轻松的,艺人最好加入批判的行列,这样更帅也更安全,可他批判了也给不出什么解决方案,这让他感觉自己在作弊。好比他也知道梦想是很好贩卖的主题,但他已经不想把它写进歌里。

他比之前更加自由、更珍视自我的感受。新的专辑里,他跟更多的制作人、音乐人合作,磨合很顺利,因为他非常明确自己要做一个怎样的东西出来,他积极参与到讨论中,明确地表达好恶。

他说,目前他还很喜欢音乐,但如果有一天,音乐让他不开心了,或是让他背负了他承受不了的东西的时候,他也可以做出另外的决定。

对于这样一个汪苏泷,邹小樱说,如果他想要走到更广阔的未来,他必须要学会等待。传播环境在变化,歌手的层次,已不止取决于他的音乐做得如何。“一个不太恰当类比是五条人,大家知道他们在广州那么多年,创作了那么多优秀作品,但他们也还是要等这个夏天啊,而小泷,他现在各个部分,你能说他有做错的地方吗?他已经击败了行业里99%的人,他就是继续努力,继续创作,继续等待就好了。”

2017年,汪苏泷“莱芙TOUR”演唱会在深圳举办,邹小樱开车去看他时,汪苏泷正忙着在后台化妆,邹小樱是此前采访过他的记者,看到小樱,他真诚又抱歉地说:不好意思啊,我现在有工作,不能跟你聊天了。“坦白讲他当时已经挺红了,但是他没有因为红了就不理别人,这些年也是一样,我觉得他身上很多东西都没有变。”

每个创作者心中都会有一位最理想的观众,汪苏泷想到他的妈妈。他说,“我妈妈,我希望我的歌被她听懂,每次当她告诉我这首歌很好听的时候,我就觉得很骄傲。”

他终于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回到《大娱乐家》的专辑。

在汪苏泷最早交付的《娱乐世代》demo里,hook段就有大家现在听到的“蹦蹦跳”——填词的严云农老师保留了它。“蹦蹦跳”,跳的不仅是心脏,也是我们的脚跟;跳动的理由不仅是因为紧张、期待,更巨大的,是一种召唤感。

那么,戴上耳机,我们开始吧。

(https://v.qq.com/x/page/l0034k1aeho.html)

-------------------------------------------------------

读完全文,各位对汪苏泷的了解会不会更全面一些呢?

就像他说的,“能让人开心的人,都很了不起。”

希望他能在给大家欢乐的同时,真正享受音乐带给自己的欢乐。

最后一句

歌是真不错,入耳不亏。

(版权归橘子娱乐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收藏文章

热门评论

登录后可评论
限140字
发布
推荐明星 查看全部明星
推荐热词

建议
反馈

Feedback

橘子娱乐二维码
扫码下载橘子娱乐APP,让快乐来的更猛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