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尚时尚 - 正文

撕了、死了、豁了|2015中国时尚圈的荒唐与乱相

反裤衩阵地
15.12.30 11:13:00

撕了、死了、豁了|2015中国时尚圈的荒唐与乱相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起中国时尚行业这一年的风雨与风波,郑钧那首《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便渐渐响起,并且,是这么唱的:所以我们不要哭泣,所以我们不要回忆过去,所以我们不要在意,所以我们都要去做微信。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一切全都,全都会失去;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们,全都,全都会去做微信……

这一年,继续深受互联网思维的碾压,中国的时尚行业,频频在风声鹤唳中邯郸学步、自毁长城。有人撕了,有人死了,更多的人,则于草莽乱世中,仓惶露出了难看的吃相

撕了、死了、豁了|2015中国时尚圈的荒唐与乱相

2015年,时尚杂志的日子确实越来越难过。

衣食父母——快消品乃至奢侈品,纷纷加大了对新媒体与社交平台的投放。送达率与转化率,这种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则是传统时尚杂志永远无法承诺的数字。

于是,一大批传统刊物开始饿死。

从2015年初,一本又一本的杂志倒掉,最开始还有惋惜、还有感叹、还有那种亲身经历一个时代即将转身离去的阵痛,到了2015年底,当又有什么杂志宣布停刊时,朋友圈里最多就是“哦”一声,甚至有人还会加上一句:早该停了。

撕了、死了、豁了|2015中国时尚圈的荒唐与乱相

关停的杂志解散了大量的编辑,他们一部分去了正在崛起的各种创业公司,带着仿佛被新社会改造了的洗心革面,彻底与旧时代决裂,加入了吐槽平面媒体、传统内容的行列。更大的一部分,则做起了个人微信公众号,成为了自媒体中的一员。

当然,还有更多依然在时尚杂志工作、但早已未雨绸缪的编辑,也开了个人微信公众号,暗暗做起了自媒体。利用大平台的资源对接,往自己的个人账号里输送用户和广告资源。曾经遇见过某个以杂志编辑身份出席品牌晚宴的前同行,在饭桌上公然就掏出手机给客户看:你看,我的粉丝可多了,以后不如直接和我的公众号合作——那一幕,不由令人想起一个专业术语:老鼠仓。

至于还健在的杂志,都或多或少地学会积极拥抱或者献媚这个互联网时代:

其一,数一数今年几大刊拢共一百多个封面,吴亦凡上了几次、鹿晗上了几次、李易峰上了几次?再想想仅仅还在去年,他们又分别上了几次?你甚至都不用过脑子,完全可以预测,就在2016、最远也就2017,TFboys一定会成为大刊封面霸主。此情此景,心里恐怕最不是滋味的还是那些夹层中的准一线女明星,她们的团队为了让她们上这些大刊封面,不知道花了多少心思与财物去走关系、攀交情,而被杂志回绝的理由总是“没作品”。可怜这些女明星,之前兢兢业业按照时尚杂志创建的权力体系去自我升级:先演大制作电影、再去国外走红地毯、然后接大品牌广告,最后上杂志封面。谁知,哗啦一下,时尚杂志引以为傲的权力体系直接被互联网大数据干翻在地!

撕了、死了、豁了|2015中国时尚圈的荒唐与乱相

其二,为了拥抱想象中的90后消费人群,杂志纷纷开起了微博、公众微信号,再用想象中的90后语言与逻辑,做内容输出。但,这些杂志的新媒体平台真正成功输出的大概是“X姐”、“XX婊”这样泼皮的自我称谓、一系列小S及同款耍贱动图、还有看脸看钱这样急功近利的价值观。时尚杂志的生命金线从来都是输出有品质感的消费升级内容、去抓取20%的顶尖富裕人群。将自身娱乐化、庸众化,是拿必败的短板与别人竞争啊,我亲爱的出版人们!

其三,被互联网思维洗脑过头的某些杂志女魔头们,有一种脱了裤衩豁出去的坚决,仿佛家道中落的大小姐一咬大辫子决定要做就做最好的鸡。不但抓住一切抛头露脸的机会将自己彻底娱乐化,干脆还建起了几百个微信营销群,自己当上线干起了微商传销。舍本逐末之余,真想问问她们:互联网思维和您合体成功了么?当年您言之凿凿要坚守的价值品位与媒体理想,它们是被互联网思维的神鞭抡流产了么?

家家杂志都在裁员,个个圈子都在撕逼。如同被抄家的探春所说:“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可是古人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

诚然,时尚杂志本身是门生意,活下去是首位。可,这门生意成立的前提,是基于一种特定的圈层和价值观。我曾经采访过国际百年大刊中一位年逾花甲的老编辑,问她:为什么大家还要看杂志?她自豪地答:因为我们始终知道什么是最好的!

是啊,这个老编辑,一生都在学习、钻研,勤勤恳恳建设本职工作,用专业赢得尊重。回过头再想想国内这些哭着喊着要转型的时尚杂志以及各打小算盘的从业编辑们,你们还知道怎么生产最好的内容么?

撕了、死了、豁了|2015中国时尚圈的荒唐与乱相

2015年,中国人的消费力依然呈现出惊人的面貌。中国,依然是各种消费品的主战场。

无论是宝姿前所未有的超级奢华大秀、GUCCI街知巷闻的艺术展览、Apple将中国列为新产品首发地、维密内衣大秀全面与中国媒体合作……这全印证了品牌对中国市场的上心。想起某法国品牌准备对中国团队削减来年市场预算,中国区市场总监淡然地回复:“可以啊!减呗!明年全球销售额下降别怨我,你以为国外的销售额是靠它们本国人民推动的么?还不是我们中国人在海外买买买!”——就这一句,总部立即屁颠屁颠地拨高了中国区预算。

撕了、死了、豁了|2015中国时尚圈的荒唐与乱相

撕了、死了、豁了|2015中国时尚圈的荒唐与乱相

最近即将上映的《星球大战》,也火力全开来中国做宣传。要知道,大部分中国观众并没有什么星战情结,为了吃上中国这块大蛋糕,《星球大战》宣发团队,想必也求助了中国的互联网大数据,所以,选了鹿晗来做星战文化普及。

此处钱多,怎么能让老外都挣了?互联网思维这种明明白白洋为中用的东西,我们本土的设计师、本土的品牌难道不懂得贯彻么?

于是,2015年,我们先是看到胡社光用裹脚布打扮好张馨予、再把她送上了戛纳红毯,两人瞬间热度爆增,用互联网创业的语系翻译,就是:热词搜索次数破千万,话题讨论过亿,引流新关注用户上百万,“胡社光”与“张馨予”两个品牌实现最大化增值,有望进入下一轮融资。

撕了、死了、豁了|2015中国时尚圈的荒唐与乱相

我们又看到,另一个靠混明星资源出了头的设计师,肆无忌惮地山寨各大品牌最著名的产品和创意,并明目张胆地举办了个人大秀。台下座无虚席、星光熠熠,他入行以来跟过的明星全部亮相捧场。用互联网创业的语系翻译,就是:把国外成功的商业模式复制过来,利用大平台和圈层优势,成功本地化。同时掌握了大量核心意见领袖并利用他们进行传播、推广,创始人有狼性!

在此,我无意讨伐力挺该设计师的明星,只想问问与该设计师勾肩搭背的某些时尚杂志领导人:他山寨的原版客户还在你们杂志上投着广告,你就这样公开为抄袭站台背书,不觉得羞愧么?时尚杂志一步步丧失话语权、公信力,最终一败涂地,你从自己身上找过原因么?还是说,你因为插上了互联网思维的翅膀,马上就要振翅高飞用大IP、大数据挣大傻钱了,这个烂摊子,你已经在心里“去你妈的”了?

哗众取宠,过去只是一个不太好听的成语,没想到,如今竟变成了一种屡试不爽的商业模式。

还好,这个大环境下,有些人依然能不受影响、脚踏实地。譬如华裔设计师殷亦晴,今年获得官方许可,加入法国高级定制时装公会成为首位华人永久会员。而坚持本土高定的郭培,也在今年成为法国高级定制时装公会的客座会员,她的作品将于明年亮相高级定制周。这两位的成功,是一针一线的积累,而不是一蹴而就的营销。

撕了、死了、豁了|2015中国时尚圈的荒唐与乱相

撕了、死了、豁了|2015中国时尚圈的荒唐与乱相

还有一些曾经的杂志人和设计师,在全国各地经营起实体书店,坚持售卖杂志与好书,他们说:这未必是成功的事,但我们相信这是对的。

说真的,都是为了挣钱,姿势好看,哪怕速度慢一点,又如何?

撕了、死了、豁了|2015中国时尚圈的荒唐与乱相

撕了、死了、豁了|2015中国时尚圈的荒唐与乱相

2016,但愿能在这时尚圈中见到:除了速度与激情,还有理智与情感。

(版权归橘子娱乐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收藏文章

为您推荐

时尚
宝姿
星球大战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热门评论

登录后可评论
限140字
发布
热门文章
换一批
推荐明星 查看全部明星
推荐热词

建议
反馈

Feedback

橘子娱乐二维码
扫码下载橘子娱乐APP,让快乐来的更猛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