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视影视 - 正文

高血压勿点 | 电影版《整容液》更黑更冷

毒舌电影
15.07.04 19:37:57

高血压勿点 | 电影版《整容液》更黑更冷

最近橘子君膝盖莫名的疼,不是风湿关节炎,是因为看了《整容液》。

此漫画甚至红到了某宝。

还出了彩蛋。

彩蛋中那张男人就是《整容液》作者——韩国漫画家吴城垈。

他的作品脑洞大得无边无际。有以失忆、轮回为主题的《复位电梯》。

有讲述一根巧克力棒引发的血案,还被改编成了电影的《悬崖鬼》。

也有温情感人,让橘子君眼湿湿的《妻子的记忆》。

但最火的还是《整容液》。

《整容液》确实是近期难得一见的优秀短篇漫画。不仅在于其脑洞大开的设定(通过擦药水就能整容),悬疑氛围也营造得步步惊心。但要说到恐怖(心里发寒那种),橘子君以为有部电影更胜于它。

同样来自韩国,同样讲述整容问题——《时间》。

这是一部绝望的电影:

女主(胜喜)是个嫉妒心很强的女人,害怕男主(智宇)因为厌倦而离开。

于是她选择了整容,想用改变容貌的方法挽回智宇。

半年后,她改名世喜,以新的样貌新的身份出现在智宇面前。

然而在交往的过程中,世喜不断试探智宇,最终发现智宇依然深爱着原来的自己。她做了一个决定:戴着“原来的脸”去见智宇。这个画面一点也不血腥暴力,但其怪诞和荒唐把橘子君吓尿了……

得知真相的智宇接受不了。

“前女友跟现女友是同一个人,然而样子却完全不同”——这TM什么鬼?!于是智宇做了一个更疯狂的决定——我也去整容。希望和胜喜用全新的身份和容颜,从头开始。

最后,换了张脸的两人能不能重新幸福地生活……橘子君就不剧透了。

橘子君就简单提醒一句,导演是金基德。

金基德是一个热衷把美摧毁的导演。他的电影叙事高度凝练,且形式感极强,而故事,往往极其疯狂。这些故事总是有超脱现实的残忍,就像在做各种人性实验,你可以批评过于狗血,但不可否认,情感震撼力一流。他的风格被称为“残忍美学”。

《时间》其实是金基德相对主流的作品,它探讨的是韩国现实社会的热门话题。

虽然都在说“整容”,但《整容液》对此事的立场明显更开放:

不像《时间》那么尖锐:

前者在问“整容(液)”好不好,后者在问整容对不对。金基德当然知道这样的“质疑”会引起韩国民众的普遍反感:所以片子里面整形手术的场景,只占整部影片的5%,如果占到10%的时候,电影就不允许在电影院放映。

即便如此,《时间》在拍摄初期也遭受到韩国观众的口诛笔伐,一开始没有在韩国国内获得上映许可,最后反而是海外走红,被“引进”回国。

《时间》探讨的第二个问题,是容颜与爱情之间的关系。

对于这个问题,《整容液》无意回答。它先入为主地让我们接受一个设定——长得美,活得好。所以《整容液》故事后面的冲突,都是建立在怎么守住自己的整容成果。

但《时间》走得更远,他要追问,假如整容(永远)成功了,你是不是就是人生赢家?胜喜整容变成“世喜”后,在是否希望智宇爱上自己这个问题,她是矛盾的。如果爱,说明胜喜(也就是她自己)被彻底遗忘了;如果不爱,那么世喜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所以世喜在与智宇温存后自言自语道:

因为智宇爱上整容后的她,就等于背叛了(过去的真正的)她。所以,当女主角试图以整容的方式换回爱人的爱,却发现自己陷入了身份认定的困境。

而时间对爱情而言,又意味着什么?

承诺被摧毁?

新鲜感流逝?

一个小细节不得不提。电影中智宇的电脑总是剪辑着同一个片段。

这个画面来自金基德2004年的作品《空房间》最后一个镜头。

注意男女主角都站在体重仪上,但指针显示的重量是“零”。难道导演想说的是,容颜,爱情皆虚无,唯有时间的流逝是永恒?橘子君说不准。

金基德喜欢冒犯观众,他喜欢夸张地暴露大家都想遮掩的羞于见人的部分,煽动人们对不安的未来和社会产生更多的怀疑。曾经一度,他这样回应作品的不受主流欢迎:

我问你们,你们有不看金基德电影的信心吗?我想如果我现在死了,金基德会被重新提起。那些憎恶我的、否定我的人,在我死后,会以另一种态度争先恐后地看我的电影。

看金基德的电影,不论生理还是心理,你都不会舒服——也不会得到正确答案。关于《时间》的终极奥义。橘子君只知道,通过整容来抵抗时间对爱情的侵蚀,未免误会了爱情,也小看了时间。请相信橘子君,样子真的不重要!

最后一句

橘子君先敷个面膜……

本文由橘子君的好基友微信公众账号: 毒舌电影(微信号:dsmovie)授权橘子娱乐™发布。

(版权归橘子娱乐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收藏文章

为您推荐

影视

热门评论

登录后可评论
限140字
发布
热门文章
换一批
推荐明星 查看全部明星
推荐热词

建议
反馈

Feedback

橘子娱乐二维码
扫码下载橘子娱乐APP,让快乐来的更猛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