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视影视 - 正文

郭敬明与陈学冬:做彼此最亮的星

大众电影
15.07.20 19:49:00

郭敬明与陈学冬:做彼此最亮的星

郭敬明+陈学冬:做彼此最亮的星

编辑/丁天、林天宏 统筹/李茹涵、丁天、景帅采访、文/丁天(郭敬明)、李茹涵(陈学冬)

官方独家合作摄影/巴黎雅顾摄影机构 造型/丁天、郑子宜、陈晓颖 服装助理/Michelle Cao、王少丹

郭敬明:我喜欢对我有依赖的

当导演郭敬明带着他以“小时代”系列一手锻造的明星陈学冬坐在法国摄影师刻意做旧布光的影棚光圈里,你很容易在第一时间想起《小时代1》里,那段陈学冬饰演的周崇光登台,深情而静默念出的那段郭敬明写在书里的话。

“我们活在浩瀚的宇宙里,漫天飘浮的宇宙尘埃和星河光尘,我们是比这些还要渺小的存在。你并不知道生活在什么时候突然改变方向,陷入墨水一般浓稠的黑暗里去……但是我们却总在内心里保留着希望,保留着不甘心放弃跳动的心。我们依然在大大的绝望里小小地努力着。这种不想放弃的心情,它们变成无边黑暗的小小星辰。我们都是小小的星辰。”

这个看似自由与物质的时代和以之为描述对象的”小时代”系列,让他们成为了时代的宠儿——两张雕塑般线条精致、仿佛自带光线的脸,被笼在同一个光晕里盈盈发亮—他们是彼此最亮的星,而我相信,这个时代的很多人,都想成为他们—只不过,很少有人问:要成为他们,你需要付出什么?

我不是第一次采访郭敬明,事实上,他太容易出现在每一个人的青春期乃至人生变革节点里—他是那个出身新概念作文大赛、书写《爱与痛的边缘》、让人艳羡的成功逃离高考的少年;第一次真正谋面时,他刚把”小时代”作为”最好的地”卖出高价版权做电视剧;然后,我长大了,离开了”小时代”系列所醉心描述过的繁华世界,他的电影也进行到了最后一部,副标题叫做”灵魂尽头”。当他再一次向我谈起”青春”,连我都觉得时光在倒流。”青春最迷人的地方,我觉得就在那种极致的感情,那种淋漓尽致的,为了一个人,奋不顾身,可以付出一切的那种劲儿—说白了,就是你年纪越来越大,你都不太爱得动人了—可能很多人觉得太幼稚或者太不成熟,太激烈,但是随着你年龄渐渐增长,你会越来越想念这种感觉。”

此刻眼前的这个人,依然始终保持着青春年少般的身形与容颜——无论当他身陷在休息室的单人沙发里,身边人鱼贯而入地向他汇报当日行程与工作,还是躺倒在摄影棚外的长条沙发上,手机屏幕上的光打在他的脸上——陈学冬因为赶场下一个通告而先于他走了,空余下他一个人有了一个时间表里难得的等待时刻。时间在他身后匆匆逝去,从下午一直到傍晚,窗外的上海就这样灯红酒绿、华灯初上起来,让人轻易想起张爱玲在《金锁记》里的句子:一天的星到处跟着他们,在水珠银烂的车窗上,汽车驰过了红灯、绿灯,窗子外营营飞着一窠红的星,绿的星。

“其实上海这个城市,它被物质装点得太冷漠了。在上海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好长一段时间你都会始终觉得跟这个人好像客客气气的,就正因为上海这个城市被物质架得太高了,它的层级、等级非常的明显,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人的那种孤独感会放大得更剧烈。”郭敬明说,”《小时代》它有物质,但不只是关于物质—我最想表达的其实是人与人之间的连接,不管这个连接是基于爱情,还是基于友谊,还是基于别的什么。”

无论如何,误读总是存在的,就像一般”小时代”的粉丝会认为宫洺与周崇光是郭敬明的两个分身,但在我看来,爱狗远胜于猫的他,其实是顾里。

“你为什么爱狗胜于猫?”

“我喜欢对我有依赖的人,对人的戒备心,我其实算很低的。猫太独立了,我觉得它不需要我。”他说,”顾里其实是很需要别人的,她反倒是几个姐妹里面最需要别人在她身边的那个人,其他人反倒是,该独立就独立,顾里反倒是最害怕孤独的那一个,其实最想要把人抓近在她身边的人,她只是藏得深——整个第四部,就是一个顾里全面从神像上坍塌的过程。”

郭敬明看得遍数最多的老电影是《教父》——除了顾里,那显然是他的另一个隐喻般的分身。在他的帝国里,核心团队成员多是从大学起跟了他多年的伙伴,譬如现今已是最世文化执行总裁的吴亮,以及他一手挖掘、正承袭其自写自导模式、电影《剩者为王》即将于年底上映的落落。”既然在负责她们事业的规划,你就一定要为她们规划好,否则你其实就不要去扛这个责任。纯粹的情感维系,如果始终没有体现价值,那感情很容易就厌倦了,松懈了。”郭敬明说,”就像落落,她本身有这个兴趣,然后我就帮她向滕华涛攒了这个局。还有阿亮、笛安,实际的项目就交给她们去完成。”

其实,”小时代”系列就像是郭敬明在描述自己和她们之间的青春故事,郭敬明自己也表示,”其实对于名利场,我是一个比较游离的状态,并不真正身处那个圈子里面。”事实上,毋宁说,他真正在意的,不过是他一手带出来的他们——譬如,以校园散文写作出身的落落,在《不朽》出版之后曾有两年困在瓶颈期里无法脱身,感觉再也写不出任何字来。在她最痛苦的低谷时期,是郭敬明没有放弃她,”逼”她至少每个月写一篇一千字的专栏,”不能跟读者失去联系”,并为她指明了转型道路。当她2012年在文学盛典上接过”最受欢迎女作家奖”的当晚,她号啕大哭到失声。”我获得过的最好人生建议肯定来自于老板。十多年来,和我交流最多的人就是他。他说的话我会很快接受,他没有什么让我不能接受的事。”落落说,”我确实每次都能被他说服。关键是,他让我做的很多事情都没有出过错,确实他说的很多事情是对的。我会一直相信他。”

“其实郭导还没有拍电影的时候,我们早年还挺容易聚的。每做完一期杂志,或者有朋友生日,大家会去聚一下——唱完K,喝点酒,就是哭。”落落回忆说,”挺那什么的,年轻那种东西……我们老了。都有十年了嘛。”

一梦三四年,花落知多少。在三年前的特别报道里,我在结尾把这样一句话送给郭敬明。”被公平地对待——他本人,他的审美,他的好恶——事实上,这可能是商业赋予人的最大权利。”无论”小时代”口碑如何,从小说到电影,其在商业上的成功至少让郭敬明式与郭敬明们的奋斗多了一层物质之外的意义:所有的成功,都是为了活得更肆意,更自由,有更多的可能性。

“‘小时代’的最后一部,你自己会分别如何形容书和电影的结尾?”最后我问。

“书的结尾,是交响乐放到最高潮时戛然而止,‘咔’一下就停;电影的结尾,有一种意犹未尽,有一种余音绕梁,因为那是一个开放式的结尾——我最后有一个八分钟的长镜头,把“小时代”1到4所有的时空打通,那个长镜头里面信息量极其密集——你看懂它的程度,取决于你的内心,是邪恶黑暗,还是HappyEnding——其实我们设计了几个导向的几重结局,每一种都讲得通,所以,完全,取决于你。”郭敬明如此说。

对话郭敬明:我其实是一个很喜欢视觉冲击力的导演

Q:以你非科班出身做电影的经历,这是一个做电影的好时代吗?为什么?

A:“小时代”系列一二部出来之后,确实是腥风血雨的一个状态,那随着一部一部往后面去拍,其实大家也看得到你的进步,或者是说大家看多了片子之后,再回过头来看“小时代”,发现它其实并没有当初认为的那么糟。我其实不太介意说别人觉得你哪里不好,我觉得任何不好的东西你都可以说,我看到的确实不OK的地方,我就迅速去改掉。我觉得这个时代算是很自由了,特别是跟五六年前相比,你一个作家或者你一个外行人想要做导演,其实都是一件很难很难的事情,根本不太可能。之后我看报道里说,至少郭敬明做导演之后,其实整个行业对转行的导演有了更多的期待和宽容度,因为大家都希望有更多的奇迹去出现。

Q:那你还能回忆起自己什么时候下定决心做电影的吗?为什么?何来的电影情结?

A:一方面我觉得还是因为自己本身就喜欢看电影,另一个方面是我觉得这样的机会其实对我来讲也很难得,其实有可能错过了就不会再有了,所以很希望去把握住这样的一个机会。

Q:你说的这个机会是指?

A:就是有机会可以改变自己的一个电影,但是如果你不做,就是别的导演来做,那有可能别的导演做毁了就毁了。而且当时其实有电视剧做在前,我看了一下,那个特别糟糕,我是挺失望的,因为太不像我脑海里想的”小时代”了,所以我很想去还原出我脑子里想的真正的”小时代”是什么样子。

Q:你承认”小时代”是一个相对”拜金”的电影系列吗?

A:但是其实所有的商业类型片都是从文艺片里面去汲取营养的,这个是一个业内大家都知道的——就是说商业是在于大众们都能看,但是它里面很多很多的闪光点或者灵感,其实都是来源于非商业的出发点。其实电影的核心还是人物和故事打动人嘛,“小时代”它很物质,但是物质不是它的全部,就是它更多打动人的,还是说这个人与人之间的感情,这是它最大的一个卖点。

Q:那我说说我看的时候的感觉,就是难免有时会觉得,也不知道他们当中是发生了什么就撕逼了,也不知道因为什么他们又和好了……

A:对。“小时代”其实已经有一个风格化的东西了,这种情感的反复也是。类型片其实都是这样,它是一个标准化的套路,包括男女爱情片……它是一个这样的情感曲线,不过第四部确实是有一点不一样,它是一个一路往下探到底的,观众在看的时候,那种从银幕来的情绪压迫力会非常非常大。

Q:在新电影《爵迹》里面,有没有寄托一些在“小时代”系列当中没有完成的情结或梦想?

A:有啊,特效、画面,这种极致张狂的想象力都放在《爵迹》里面了。因为我其实是一个很喜欢视觉冲击力的导演,你看“小时代”,从第一部到第四部,它的画面和那种场景的调度,已经远超一般青春片所能达到的那种视觉的效果,它已经不是一个普通的青春片了,从那上面你就可以体会到我对这种视觉的追求——但是它毕竟是一个青春都市片,作为导演你能玩的花儿少,所以说一旦到你放到《爵迹》这样一个魔幻、奇幻的世界里面,你的想象力,你的视觉冲击就可以玩得天花乱坠。

陈学冬:我变成了一个处事比较柔和的人

2015年6月28日,陈学冬25岁生日。

头天晚上10点,记者接到郭敬明助手打来的电话,说是想要一张两个人在《大众电影》拍摄现场的花絮合影,然后他补充道,“生日惊喜!”

凌晨一点半,四爷更博了。他要做第一个送上祝福的人。

他在微博中写道:“25岁生日快乐。冬冬小朋友。从小时代开始一路合作,没想到已经5部电影了。也看着你从一个初生牛犊变成了现在的闪闪新星。未来继续加油,希望你一切都越来越好。生日快乐。”下面配着两个人在杂志拍摄现场顽皮的“拎耳照”。

天还没亮,这条生日祝福就转发过万,陆续来点赞的有10万人。

这样的情形他们早就习惯了,偶尔还会自黑。

陈学冬甚至坦然地说:“我红就是因为“小时代”,就是因为郭敬明啊,这是不可质疑的。”

这个1990年出生的温州大男孩,微博里有超过1800万的粉丝,他过往的587篇微博里,有超过400条都与小时代、郭敬明、时代姐妹花撇不清关系。他的成名和成长与这些关键词勾连在一起,成为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

有段时间,陈学冬也曾为此困惑,“很多时候,媒体见到我都会问说怎么样有没有见到郭导,我说怎么可能天天见他!”然而被“蹂躏”得多了,他也逐渐从尴尬、回避,慢慢变为坦然面对。“我身上的确没什么点值得炒作,如果大家一定要以此娱乐,那我和四爷互相娱乐一下也无妨。”他的眼神里带点天真,却又不乏理性思考后的通透。“实际上我觉得为什么我和四爷经常有公共话题,是因为我的粉丝跟他的粉丝有一部分是重叠的、共享的。这部分粉丝爱了四爷十几年,后来又因为“小时代”爱上我,我觉得这是四爷带给我的财富。”

就这样,他们成了公众视线里最能互黑的一对损友,以一种粉丝和观众前所未见的路数诠释了导演与演员、伯乐与千里马的新型相处模式。

譬如,陈学冬会故意把“小时代”发布会上大家排排站的照片从肩膀处截屏,然后调侃“导演去哪儿了”;他也会点名四爷是“高冷”的反义词“矮暖”;他热衷把四爷各种翻白眼、姿势怪异的抓拍贴在自己的微博上,坐等郭敬明回击“吾儿伤透我心”。

他俩都是深谙网络时代偶像生存法则的人,退回到十几年前,如果谋女郎章子怡天天跟张艺谋在微博上互黑,观众会觉得大逆不道。但在今天如果一部青少年电影、粉丝电影的导演和演员每天正襟危坐给大家“灌鸡汤”,一定不如互黑、互撕、逗哏、捧哏来得有亲和力。

郭敬明也承认是他和杨幂把陈学冬“带坏了”。

他第一次见陈学冬,是2011年暑假,那时冬冬还是上海音乐学院的学生,正准备赴韩国做练习生。他们在朋友的生日派对上见面,然后冬冬的姐姐把他介绍给四爷,说:“如果有机会请您关照他!”拍“小时代”1、2的时候,陈学冬远不像现在这样放得开,他看着杨幂、郭采洁没事就跟导演逗贫,然后现场一片混战HIGH到不行,心里挺羡慕,但是没胆量凑个份子。直到电影拍完距离上映前的那半年,因为都很闲,又都同住在上海,郭敬明常常招呼陈学冬、朱桢、麻伊琳等一帮朋友聚会,大家凑在一起打桌游、斗地主,还去电影院刷鬼片,混着混着就熟了。“人们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怎么他跟着我和杨幂,就没学习到我们两个德艺双馨的艺术家身上的闪光点呢,光学到了嘴贱和自黑(且黑别人),差不多快要友尽了。”郭敬明故意挤出嫌弃的表情。

然而对于陈学冬来说,郭敬明绝非一个简单的损友。

他是把自己带入周崇光世界的人。不仅仅是这个人物帮助他从青涩的新人蜕变成集万千宠爱的明星,也因为在这个过程中,他逐渐打开自己,展露出与周崇光高度重合的顽皮又不失温暖的个性魅力,让那些不了解他,甚至一度排斥他的人“路转粉”。

很多人说周崇光这个角色是郭敬明在“小时代”中的化身,而他之所以选择陈学冬来演,是因为他从一开始就发现他们彼此很像。

他们都是习惯理性思考并得出结论的类型。“小时代”系列前两部上映的时候,每到一个城市,郭敬明就会戴上口罩帽子,跑到影院最后一排去观察观众的反应,哪里会笑,哪里会哭,逐一记录,比起影评人的指摘或粉丝的捧杀,他更相信自己的大数据;而25岁的陈学冬亦对粉丝电影以及自己所处的位置有清晰的判断,他当然知道在这个偶像更迭速度奇快的年代,手心里握着的宠爱并不是永远,但他并不担心前路。“我觉得以前的时代没有这种模式去帮助电影圈做这个事情,那时候电影圈出来的男演员、女演员屈指可数。但是现在有那么多年轻人加入进来,这不是一件坏事,我们在帮助电影行业崛起,电影行业需要我们,我们的成长也是帮助电影行业去成长。”他的分析相当自信却不失年轻一代的道理。

他们俩也都是较真且乐于苛待自己的类型,正如“小时代”宣传发行方麦特文化传媒总裁陈砺志所说,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导演像郭敬明这般配合,一天20个小时都在做通告,恍若战神附体;郭敬明也同样没见过哪个小鲜肉像陈学冬一样,为了电影里几秒钟的过场戏,苦练三个月打毛衣,并每天忍受十几个小时的特效妆容,直至拍到脸上又红又肿……

他们当然是值得相互欣赏并惺惺相惜的。

如今“小时代”即将落幕,似乎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

因为郭敬明的发掘与提携,陈学冬获得了同龄人艳羡不已的机遇与宠爱。他在真人秀《一年级》中被观众戏称为“会移动的中央空调”,因为细腻而贴心的表现积累了坚实、庞大的粉丝群。凭借名气与人气,他顺利拿到了张艺谋电影《长城》的“角色入场券”,即将开始更高、更远的电影征途......

有的时候,郭敬明会故意开玩笑,“冬冬,现在是你要反哺的时候了,我之前这么地捧你,不惜一切地捧你,现在是需要你反哺的时候了”。虽然嘴上说:“你求我啊!”但陈学冬心里其实很乐意再跟郭敬明合作。

“为什么要说再见呢?“小时代”完结了,但我们还有《爵迹》,以后还会有别的电影。”临了,陈学冬向记者透露了一个秘密。他其实一直想跟郭敬明合作一部比较深沉的,不太商业的片子。“也许就是拍一个人从小到大,关于他对亲情、爱情、友情的看法这种。”他一改大男孩似的淘气,满脸认真地说:“我觉得四爷骨子里面有很多情感丰富的东西,拍艺术片,他肯定也能拍好!”

原来所谓“最佳损友”,背后,其实一直是力挺。

对话陈学冬:表演老师说就没见过你这么笨的人

Q:你在上海音乐学院读书的时候学的是音乐剧专业,所以其实很早就对表演有兴趣?

A:没有。我一开始不是学音乐剧,是学美声、歌剧的。那个时候只是单纯对唱歌有兴趣。后来是因为我考大学的时候,那些学歌剧的人体形都特别……你懂的。所以我跟他们竞争,先天有缺失,老师就让我去考音乐剧系了。

Q:所以你在做演员之前对表演完全没概念?

A:我考音乐学院之前,找了位老师帮我补习。考试科目里也有表演,我当时演得超烂,我记得老师特别生气就跟我说:“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么笨的人?”那个时候的表演是舞台表演,会特别夸张,我就觉得是特别丢人的一件事,可能那时候偶像包袱比较重吧。

Q:你什么时候开始有偶像包袱的?

A:肯定不可能是小时候啦,我小时候是胖子,死肥猪。起码是高中以后吧。

Q:因为颜值高,所以星探在你们学校门口溜达的时候一下就发现了你?

A:那个时候是2010年暑假刚开学,9月2号、3号的样子,就是开学典礼那天。我是第一天进学校,第一天认识我们班的同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星探的信息那么灵通,就在门口逛。然后他们就抓住我,问我是不是这里的学生,还让我把眼镜摘下来拍照片。后来他们回到韩国,又打电话给我说,希望我能带家里人到韩国一趟,他们负担我们所有的费用。

Q:那时候媒体报道的去韩国做练习生都是很辛苦,待遇不公平的事情,你没有担心吗?

A:对于韩国整个体系我不了解,但找我去的公司CubeEntertainment名声不差的,所以就去了。我去的时候,我是他们公司第一个中国的练习生。

Q:那时候没想过往偶像的方向发展吗,毕竟韩国的环境和机遇都很好?

A:没有。我当时就觉得我去韩国多学一些东西,我在学校里的成绩会更好。我的同学到了暑假、寒假也会出去补习的,我去那里又不用花钱,还可以一边玩一边上课。又都是国际型的老师来教你,多好啊。

Q:你在韩国做练习生有多久?

A:2010年到2011年,暑假和寒假,加起来大概有6个多月的时间。

Q:选择回国发展不觉得可惜吗?

A:那个时候回来是想要读书,因为韩国公司希望我全身心的投入到那边的工作当中,我就没办法兼顾学业了,所以只能考虑回来。当然回来也是听到这边有信息说,可以拍影视作品。

Q:你在去韩国之前就认识郭敬明了?

A:对,那时候他正在给“小时代”选角。然后我姐姐因为在上海做生意,偶尔会进入他们的社交圈子。她跟四爷认识以后,就说我有个弟弟在上海音乐学院读书,你人脉比较广,看看可不可以帮他。然后我就被叫去“小时代”试镜了。

Q:试镜前你读过郭敬明的作品吗?

A:我知道他的作品,但没读过,我是一个很不爱读书的人。

Q:你都没读过《小时代》就敢去试镜?

A:所以我演得很烂啊,我第一次试戏演的简溪,根本就不能看。

Q:现在“小时代”四部电影都完结了,有没有觉得演技进步了很多?

A:会有一些蜕变。尤其是周崇光变成陆烧之后,人物性格有很大的改变。那段时间我就觉得自己是在过一个坎,如果跨过去了就是另外一个阶段了。演陆烧这个角色,你一旦开始会演了,就会想尽量用自己的情绪和面部表情去呈现他。这是最平常的一种表演方法,也是写实的,不带控制的。但是我又必须学会即使在情绪崩溃的时候,也要把我脸部表情肌肉收一点,因为特效化妆禁锢着你,如果不管不顾,就会发现情感到了,但是脸好丑。

Q:你如何评价自己与郭敬明的相遇?

A:他是把我带入周崇光世界的一个人。

Q:周崇光对你而言意义很特殊?

A:我觉得他有很大一部分是与我重叠的,我第一次接触这个角色的时候,已经在琢磨这个角色跟我到底有多少的切合度,我能不能胜任,后来我尽量努力去做,把我身上一些可爱的点,一些跟他性格相符的东西加到他身上,所以今天很多人会说,周崇光就是陈学冬。

Q:四部“小时代”记录了你的成长过程,现在回过头来看,有什么感触?

A:如果你在三年前采访过我,然后再看看现在的我,你会发现真的是完全不一样的。这可能这就是“小时代”对我的影响,它记录了很多人、情、事。我也从一个没有自信,比较胆怯,和社会没有接触,不懂得交流的人,慢慢变成会关心身边的人,会看事情,处事比较柔和的人。

关于“小时代”

Q:“小时代”对你意味着什么?

郭敬明:我觉得应该算是我电影第一个阶段的告别吧,因为“小时代”是我人生的第一部电影,也是第一个系列电影。感觉时间也过得挺快的,几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之前每一年夏天感觉到好像是有一个约定一样,这一群人杀青了,各自在工作,但是每到夏天都会重新聚拢在一起。那今年就有一种,好像是最后一个夏天,大家最后一次相聚的那种感觉,所以连我们主创都会有一种很强烈的告别感,那观众肯定会有更多的这种告别感,因为“小时代”这个故事也确实经历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从构思、动笔再到最后出成电影,基本上是一个十年跨度。所以说终于到了最后要跟大家说告别的时候,其实我内心还是觉得挺舍不得的。陈学冬:意味着我人生的第一部电影作品。

Q:“小时代”里最完美的CP是谁?

郭敬明:最完美的恋人,我觉得林萧和周崇光,顾里和顾源都非常好。因为他们代表两种不一样的情感,那林萧和周崇光是比较传统的,可能女生对男生比较依赖,就像我们常见的恋人故事里面的标准的男女。那顾里和顾源是比较不常见的女生非常强势,男生也很强势这种,彼此很对抗形式的这种又爱又恨的这种状态,所以两对的化学反应都非常的好,也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类型。

陈学冬:崇萧组合。

Q:拍摄现场有没有一些可爱的小习惯?

郭敬明:我比较爱吃道具(笑)。就是比如说桌上拍一场吃饭的戏,会有水果、零食什么的,我就会一边讲戏,一边吃道具,但是我们的现场导演一般都会制止我,他会说导演,这个不连戏了,上一个镜头这里还有一个苹果,已经被你吃掉了,他们就会又找一个苹果来摆到那里接上一个镜头。其实我是一个不太爱吃零食的人,但是我就莫名地就会觉得道具很好吃(笑)。

陈学冬:吃点东西算吗?我喜欢吃鸭舌,比较咸的东西。

Q:“小时代”的几对情侣中最认同哪一对的爱情观?

郭敬明:顾里、顾源。

陈学冬:就周崇光和林萧啊。

Q:为什么认同他们的相处方式?

郭敬明:我觉得顾里、顾源两个人是一种势均力敌的、对等的状态。

陈学冬:我觉得他们的相处模式很可爱,比较开心。

Q:对周崇光这个角色的看法是什么?

郭敬明:因为大家经常会说小四是不是周崇光其实是你本人的一个化身,因为也是作家,也是这种,可能是跟你的生活方式都很像,但其实周崇光他本人比我来讲,他要更内向一点,他其实是一个比较关在家里面比较自闭的一个人,他不太跟外界接触,但我是一个比较入世的人,比较喜欢跟外界打交道的一个人。那周崇光其实承载了一些我对曾经自己的一个状态的一种很美好的一种保留,就是我觉得那个状态的自己其实已经没有了,已经消失在我的青春岁月里面了,所以说其实能够有机会在银幕里面把它留下来,对我来讲也是一个还蛮难得的一种体验。

陈学冬:现在周崇光就是陈学冬。

Q:对“小鲜肉”的理解是?介意这个称谓吗?

郭敬明:我是小鲜肉啊(笑)。跟演员们的那些小鲜肉比,我就不比了,我就躺平了,因为他们的颜值都太高,太厉害了,但如果是导演界的小鲜肉我还可以坐起来挣扎一下(笑)。

陈学冬:我也不知道怎么定义。不会介意,有人要说就说,没有人说我也不会失落。

郭敬明+陈学冬同题问答:最萌身高,最佳损友

编辑/丁天、林天宏 文/丁天、李茹涵

关于生活

Q:厨艺水平如何?

郭敬明:非常好,我做菜很好吃。拿手菜有宫爆兔丁、四季豆碎肉,当然基本上都是川菜了,四川菜比较多。

陈学冬:很好,除了川菜基本上我都会做。

Q:有什么蔬菜是自己特别受不了的?

郭敬明:蔬菜,我很喜欢吃蔬菜,我各种蔬菜都会吃。小时候不太喜欢吃什么苦瓜、油菜、冬瓜什么的,但现在都会很喜欢吃了,因为那个很营养(笑)。

陈学冬:现在没有,很讨厌萝卜。

Q:睡觉是侧右还是侧左?

郭敬明:侧右。

陈学冬:侧左。

Q:喜欢穿什么颜色的袜子?

郭敬明:黑白灰吧,比较简单的。

陈学冬:黑色。

Q:会喜欢比较少话的女生吗?

郭敬明:无所谓,这个还好。可以话多。

陈学冬:喜欢能聊的。因为我是话痨,不然就我一个人聊,多尴尬,那个女孩儿会崩溃吧。

Q:心情不好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是谁?

郭敬明: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很少。真的不好,我会调适。

陈学冬:谁也不想,一个人打游戏。

Q:最近一次失眠是什么时候?

郭敬明:失眠,我应该就是前几天吧,前几天,因为第二天的通告太早,然后我前一天又因为很晚,开会开到三四点,然后我就很紧张,说完了完了,只剩两个半钟头可以睡了,完了完了,只剩两个钟头可以睡了,越想越睡不着,越想越不着。

陈学冬:天天都失眠啊。

Q:觉得自己是个强势的人吗?

郭敬明:算是比较强势,但是这几年其实因为做电影,你需要跟越来越多地深打交道,所以变成了很会去沟通和接受大家意见的人,但是就是说如果某一点我是很坚持的话,基本上也就不会妥协。

陈学冬:是,霸道的暖男。

Q:和别人发生分歧时,你是会先妥协的一方吗?

郭敬明:我想到的是想办法去让他们按我的要求达成我的要求。靠洗脑(笑)。陈学冬:看这件事情是我错还是我对。

Q:解压方式是什么?

郭敬明:就跟演员们聊天、开玩笑、闹、吃零食。

陈学冬:打助理。(笑)开玩笑啦。

Q:口头禅是什么?

郭敬明:能不能好好拍戏(笑),因为他们闹得太凶了,我说能不能好好拍戏啊。

陈学冬:不知道。

Q:最喜欢的导演是谁?

郭敬明:太多了,没有最喜欢的。

陈学冬:郭敬明。

Q:最喜欢的作家是谁?

郭敬明:因为我是作家,我就不太想去聊。这很多,我从小在看很多很多,莫言老师、严歌苓老师、毕飞宇老师,都很喜欢。

陈学冬:郭敬明。

Q:谁是你的最佳损友?

郭敬明:杨幂、陈学冬吧(笑)。因为他们跟我也是一样嘴很碎、嘴很毒的那种,而且讲话调皮也特别快的那种。

陈学冬:杨幂和郭敬明不分伯仲。

Q:自己微博转发量最高的是哪一条?

郭敬明:应该就是王源那一条吧,公布他演《爵迹》。

陈学冬:有关《爵迹》的。

Q:微博只能关注五个人的话,会关注谁?

郭敬明:那我就不开微博了,我就宁愿一个都不关注了,我就写我自己的。对,或者就关注五个纯粹功能性的、资料性的,看一些电影资讯,或者一些我喜欢的领域的,家居、时尚、建筑什么之类的。

陈学冬:我的助理,我的经纪人,还有后援会。(还有两个名额呢?)我的助手和经纪人一共四个人。

关于彼此

Q: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郭敬明:2012年,差不多吧。

陈学冬:不对,2011年的暑假,6月。正好我要去韩国,然后我姐就介绍我跟导演认识了。

郭敬明:对,一个朋友的生日派对上。

Q:对彼此的第一印象是?

郭敬明:就是个小朋友啊。

陈学冬:我看他也是一样。

郭敬明:谢谢,我也进入小鲜肉的队伍了。你那时候觉得我是个巨星吗?

陈学冬:啊?

郭敬明:你那时候没有觉得我是个巨星吗?

Q:评价一下对方工作中和私下表现出来的性格不一样的地方?

郭敬明:他其实工作上和私底下都蛮纠结的,都很较真的,对细节都还是蛮用心的。

陈学冬:导演就是在工作的时候就特别像一个正常的人,然后私下就是一个不太正常的人,挺逗,挺疯的一个人,神经有点大。

Q:经过几年合作觉得彼此有哪些改变?

郭敬明:我觉得冬冬很明显就是成长了,不管是在电影还是在工作的时候发布会的时候,都能看到他的那种自信。从新人变成现在很专业的样子。

陈学冬:谢谢导演。

郭敬明:场面话还是要说一下的。

陈学冬:导演也是成长了,现在越来越像一个很厉害的导演。

郭敬明:长高了吗?

Q:合作过程中有过分歧和不愉快怎么办?

郭敬明:争啊,撕啊。

陈学冬:很少有分歧啊。

郭敬明:我一般会说服他,他有一些幺蛾子念头的时候,我就会打消他的想法。

陈学冬:那时候基本就是导演撕赢,但是现在不一定了。

Q:如果在《爵迹》中演对手戏会笑场吗?

郭敬明:笑场应该不会。

陈学冬:应该会。

郭敬明:我很专业的,不专业的人才会笑场。

陈学冬:但是你在拍我的戏的时候你在那边笑成那样。你有什么好说的?

郭敬明:因为我们那个现场是虚拟的一个拍摄,你在旁边看着他太蠢了,就真的很好笑。

Q:一起看过鬼片吗?

郭敬明:有,鬼片有。

陈学冬:他能增加鬼片的恐怖度。

郭敬明:效果,我自带效果。

陈学冬:基本不是被这个恐怖片吓到,所有人,旁边的女生、同事这些全部都是被他吓到。

郭敬明:稍微有一点点可怕,我就会提醒大家,开始叫,所有人可能还没被那个点吓到,就先被我吓到了,然后当他们缓过来的时候,电影里真的吓人的就来了,就措手不及迎面撞到。

Q:互相推荐过什么好电影?

陈学冬:基本都是导演推荐到群里,然后强制性让我们去看,然后他说好看的,你就必须说赞。

郭敬明:我们不太一样,他看的都很垃圾。

陈学冬:我基本看“小时代”看了10遍。

郭敬明:一看就是经典作品。

陈学冬:以后应该也会看《爵迹》。

郭敬明:对啊,多看这种大师作品是好的,对你有帮助。

Q:认同你们彼此是最萌身高差吗?

郭敬明:你说现在吗?现在是啊。这样OK。(两人是坐着的)

Q:说一件对方的糗事?

郭敬明:他发生过很多很丢脸的事情。因为他那时候还是个小朋友,不是现在的大明星。在朋友的生日派对上,他穿了一套西装,很正式。前一场我们就在喝酒,喝完之后就说转去唱歌好了。他整个人就已经是很开心,很HIGH,然后我们下车,一下去他就说好冷啊。我想说还好,6月,然后他整个西裤从这里到这里都裂开了,前面两面半空,走到大街上。一般我看见裂缝大概这么宽(用手比划,巴掌宽)我就觉得很极限了,他那大概就有1米吧,就这样。这还是其中比较不丢脸的事情。看他还敢不敢黑我。

陈学冬:想起来了,这件事情是他一个朋友告诉我的。他去别人的生日聚会,然后在厕所睡到了早上。

郭敬明:没有到早上,睡到他们打烊。

陈学冬:对,然后是他助理去把他扛出来的。

郭敬明:因为我是那种很注意自己的形象,就算喝醉我也不能忍受别人看见我喝醉了。然后我就默默把自己关到厕所,想说已经喝醉了,不能让别人看到我喝醉的样子,就在厕所里坐在地上,想说那我等一下。

陈学冬:没有,助理来接你的时候,你是睡在马桶边。郭敬明:没有,在吐,然后等到已经睡着了,听着外面有人在敲门。我说等一会儿,你们先玩。然后外面那个人说,我是服务生。外面的人已经全部走光了,我们快要打烊了。你走不走?本来外面大厅有200个人,都走了。

陈学冬:朱桢那时说大家四处找小四,没招呼就走了。郭敬明:大家都问我去哪里了。我把自己关一厕所里。

陈学冬:而且打开门他的头就在马桶里。

郭敬明:我是在吐!那你要逼我讲你那个吗?

陈学冬:算了,算了,对不起,对不起。

Q:彼此送的印象最深的礼物是什么?

郭敬明:送了你5部电影的合约啊,值不值钱?我们其实还好,也没有特别买过,就生日的时候会送。

陈学冬:这次生日礼物给我送的是一个大礼包。

郭敬明:对。

陈学冬:就像我们小时候,拆开就什么都有

郭敬明:各种都有。就是不知他要什么,就靠量取胜。

陈学冬:现在我就知道他想要什么,就是贵的。

郭敬明:也没有啊。

陈学冬:所以就买超贵的就好了。

Q:听说你们撮合过双方妈妈一起打麻将,确有此事?

郭敬明:没有,是斗地主。有一段时间我们公司的人,我们的朋友有空就互相打电话。然后那个时候冬冬还没像现在这么红,现在很难约了,巨星嘛!在我们俩都没有那么红的时候,私下的时间都可以打牌啊。反正就叫一帮朋友来打牌,然后大家就各自从家里面赶过来斗地主,然后一斗就非常嚣张。

陈学冬:没有,你妈妈比你厉害。

郭敬明:我妈比我厉害。

Q:送彼此一句祝福吧?

郭敬明:祝福啊?祝你越来越红。

陈学冬:也祝你越来越红。

郭敬明:红翻宇宙。

陈学冬:宇宙我最红。

本文由橘子君的好基友微信:大众电影(微信号:pop-movies)授权橘子娱乐™发布。

(版权归橘子娱乐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收藏文章

为您推荐

影视
教父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热门评论

登录后可评论
限140字
发布
热门文章
换一批
推荐明星 查看全部明星
推荐热词

建议
反馈

Feedback

橘子娱乐二维码
扫码下载橘子娱乐APP,让快乐来的更猛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