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视影视 - 正文

江志强:中国最大的赌徒,这次他赢下了10亿

毒舌电影
15.07.26 21:00:00

江志强:中国最大的赌徒,这次他赢下了10亿

关于《人间电影大炮》:一档电影圈的“锵锵三人行”,每期邀请一位重量级电影工作者(导演、制片人、编剧、演员等),和两三位资深影评人、媒体人座谈,对当下最热门的上映新片、最有争议性的影圈现象、最不为人知的影史掌故等等内容进行探究,各抒己见。节目由自媒体组织“人间电影指南”发起并策划制作。“指南”自2014年9月创立至今,已在电影行业取得了相当的影响力,并拥有来自影迷群体的众多粉丝。

现在《捉妖记》的10亿人民币且还在迅速增长的票房,加上之前《卧虎藏龙》《英雄》等片的光辉成绩加持,一步步将制片人江志强推上神坛。但相较于跟他有关的耀眼的数字,《人间电影大炮》更关心江志强的电影哲学:是什么让这位富二代爱上电影?他为什么总是和潮流唱反调?他怎么挑选题材?他为什么拍的烂片比别的制片人少?在和江志强两个多小时的交流中,该说的他都说了。当然他说的基本上和现在的电影成功学无关,所以对那些急功近利者无效,想挣快钱的各位大佬们慎入。

采访/梅雪风 徐元 嘉宾:江志强

(左至右:张津、梅雪风、江志强、徐元、任国源)

干货如下:

所有人都不看好《捉妖记》

当时很多朋友,包括很好的朋友,都劝我,劝导演放弃,不要拍。大家看了这个剧本都很high,觉得这个剧本写得很过瘾。不要拍的理由是,大家说不可能拍出来,你干嘛还要浪费这个时间呢。而且大家知道这个钱一定不便宜,但最后还是导演的努力,他就是相信自己有能力拍,虽然没拍过真人,但是我相信我的这个能力。我只是一个幕后的出钱的人,我的风险期在前,他的风险期在于七年的时间,我觉得比我的钱更宝贵。

创新,还是创新

以前我是发行电影的,买一个电影都是有风险,都是因为我们之前买电影,不是拍完才买的,都是看剧本就买了,人家拍完电影根本没机会给你买到的。所以我很早就知道,每一个电影都是有风险。我拍了十几年电影,最近才开始拍第二集,很多人要求我拍,包括《英雄》《卧虎藏龙》,我抗拒拍第二集的东西,我就是喜欢创新。

人家不做原创,我们做原创。

我是看美国电影长大,我三十几年都是经营美国电影,我看到美国有很多很成功的例子,比如说人家的《变形金刚》,人家的哈利波特,为什么我们中国没有呢?我们有15亿的人口,我们有几千年的历史,美国只有几百年的历史,只有两三亿的人口,中国的题材一定比美国电影更丰富,我们可不可以创出我们的哈利波特呢,可不可以做中国人的指环王,可不可以创出我们自己的原创IP呢,这个是我跟导演的一个梦想。人家不做原创,我们做原创。

与好莱坞斗的是想像力,不是钱,也不是特技

你看很多中国电影,我先拿我朋友的电影来批评,比如鲍德熹的《钟馗》,本来我们两个电影一起,鲍说我一定赢你,我是钟馗,你都不知道什么东西。那天安晓芬来,说老板我看完你的东西,真的还是能赢我们。因为将来每个电影斗不是特技,去斗想象力。其实《捉妖记》的成功,大部分人不是喜欢特技,是喜欢许诚毅创造的这个胡巴,这个故事,所以中国未来跟美国电影斗,不是斗特技的级别,是斗想象力。

IP是个好东西 ,但不能单靠它

其实我觉得IP是很重要的,很多公司现在专门去搜集这些东西,去预购这些东西,我们人脉关系没有人家那么好,没有这个能力去抢到最好的IP。所以我就要自己原创,等于早几年,为什么很多人问我,为什么你培养这么多新导演,其实培养新导演的原因是,因为以前的导演都是很忙,你找一个导演拍戏要等三年,然后你等三年吗,所以为什么不积极发掘一些新导演呢,都是商业上的,电影都是商业上的推动。

但是我觉得一个电影的工业,不能单单靠IP,不能单单靠互联网里面流行的东西,不能单单靠游戏,想想网络的小说也都是原创出来的,都是一些作家写出来的,为什么不可以写剧本呢。

用看烂片的方式去学习拍电影

我现在每天都要去看烂片,不是看好片,观众怎么骂,你明白吧,我都是从那里学过来的。我心中的概念是给你50块的就是老板,这个观众就是老板,他买单的,你就听听他怎么骂你。

爱好第一,商业第二

我第一部拿钱出来投的电影叫《蓝风筝》,1989年。当时从来没想过钱,觉得这个电影必须拍,因为太有价值了。好像《海洋天堂》又是一个例子,我自己看完剧本都哭了两遍,这个东西不可以不拍。所以你说得很对,我是一个非常感性的人,很多电影,都不是从一个商业的角度去想的,我要顺便讲一下,我们公司比较简单,没有股东,没有负责人,唯一要负责的就是我家里的妈妈。如果我公司有很多股东,我不能拍《海洋天堂》,你早知道这个电影不赚钱,你还拿股东的钱去赔,我觉得这个是一个非常不负责任的事情。我们看到王中军花了几亿去买一幅画,谁管他,大家都说他牛B,把这个买回来中国,这个是好的事情,你自己的钱,只要对自己负责就可以了。

不想观众,只是想拍牛逼

当年我们拍《寒战》,我们从来没想过中国观众怎么想,我们就是要拍一个超越任何港片的警匪片的电影,因为我相信只要电影好,电影不分国籍的,现在我相信中国观众其实很讨厌香港的烂片,所以我们要做到我们在剧本上面,演技上面都是最好的。

中国电影人更浮躁

中国有这一类的电影人,我今天我刚做了一个十几亿的牛B的电影, 我今天我终于考上这样的状元了,我要怎么去牛B。这是人性的东西,没办法,你看美国50年代,很多人都是这样的,刚尝到成功,很牛B,膨胀。但是过了一百年,现在快一百年,他就心态有些沉淀了,没什么大不了。

一个人能够花八年做一个东西,通常我都很尊敬的

比如说薛晓路,她有今天是因为她当年在一个慈善机构里面做了八年的义工,在这个过程中,她写了一个剧本,就是《海洋天堂》。原来我给它买过来,她说我花了八年时间写出来的,我谁都不卖。你想想,人生有多少八年,所以我当时我说好,我愿意帮你。几个新导演都很打动我,都是这个原因,《寒战》写了五年。但现在新的一辈已经不是这样了,现在很多年轻人拿两页纸来说,老板,什么时候可以开,我说两页还不够,他说没问题,有八个人等着我开,情况不一样。

现在年轻人机会多,找他们拍戏都得排队

我们公司每年都去这些北京电影节、上海电影节的创投,以前听说你是江老板,马上见你,现在都是打给我经理人,先排队。现在华谊还有两部电影,都是新导演,没拍过电影的,成本都是一两亿的。现在年轻人机会多得不得了,这是好事情,但是我希望大家珍惜这个机会。

拍电影,就是大家好你才越好

电影是一个行业,人家越好你越好。这个我爸爸以前告诉我的。我们当时在香港有一个地区盖了一家影院,刚好对面要开一个影院,我就说他开我们一定很惨,结果我爸说,对面开了一家,以后这个地区,所有人要看电影都来这个地区,所以你不要担心,电影不是一个只有你自己好人家不好,永远不要这样想,你永远都看是人家好,人家好终有一天你好。

当年,《英雄》在香港放的时候,票房好,六个礼拜,《无间道》出来,更好,我们又起来,第三个礼拜出来这个《金鸡》,它又好,大家都好,当年这个破纪录了。所以好片要互相扶持,要越多越好。

2017年,大片配额放开根本不值得恐惧

不用担心,现在中国放映的美国电影已经是美国最好的,再放进来没有票房的,现在每年的36部美国进口片,36部已经有十几部没有票房的,大家不去看的,你再开放多一点没问题的,都没有人看的。其实开放以后,我最兴奋了,因为我相信很多艺术电影可以进来。

别人愿意和我合作的秘密

为什么很多人跟我合作呢,就是因为我真的很卖力,我不跟你抢风头,我对人家很公道,赚了钱你就分,所以大家就喜欢我这些合作方法。因为名名利利的东西都是虚的,电影是真实的,留下来看的东西是真实的。

用自己鼓励柯震东

以前我在二十几岁的时候,真的没想做什么东西,真的每天都是赌马、赌钱,我什么赌都懂的。所以我父亲也没有逼我做什么东西,家里面蛮开通的。所以我经常跟年轻人说,就像我去鼓励柯震东,我说我二十几岁的时候,说不定比你更坏,因为你还找不到自己想要做什么。

友情赠送 江老板评各位大咖:

香港导演徐克与陈可辛最成功

其实目前导演来说,只有徐克跟陈可辛是非常成功的,能够融入中国的题材里面,杜琪峰还是坚持本土的自己风格的电影,王家卫也是,王晶其实还是拍他以前的电影,我不觉得他能融入内地。。王晶《澳门风云》不是在春节档,我不相信他能收这儿好,

田壮壮太随性

现在他已经不给我剧本了,他不好意思给我剧本了,我要鼓励他。怎么说呢,壮壮人缘超好,每个人都愿意帮他。只是他太感性了,他做导演的时候,往往都被其他因素影响。他拍戏的时候往往还是不够专心,我看张艺谋、李安拍戏,每天只睡两个小时的,他们精神状态就很紧张。我觉得可能给壮壮拍一些网络电影,比较随意一点的东西他会拍得很好,太专心的,给他压力,他可能拍得不一定好。

姜文要当宗师

姜文,《让子弹飞》,只要姜文愿意,带给观众一些商业的东西,肯定就卖座。

他其实想做一代宗师,他要做中国导演的一代宗师,他不愿意为老百姓服务,他要带领我们去另外一个境界。一百年以后还会看到姜文的电影。

张艺谋很辛苦

张艺谋告诉我,他以前真的很苦的,他说你觉得我今天容易吗,我没有你爸爸留给你的那些东西,我在文革差一点死掉,所以现在有很多年轻导演都是很辛苦跑出来的,每一个人都是,起码我碰到,他们都是很辛苦。

附记:人间电影大炮是什么?

我们不负责奉承,只负责尊敬。

大概一年前,我和几个小伙伴做了一个叫《人间电影指南》的公号。原因无它,无非是找一个相对随意自在的说话空间,属于半认真半娱乐的状态,但还算有始有终, 起码做到了每天一更,在做的时间里,得到了一些朋友超出想像的支持和鼓励。我们渐渐地清晰地认识到,可能电影圈真的缺少一个客观、理性的言论平台:它应该独立于目前越来越公关广告化的媒体氛围,能给出一些相对真实的意见和感想;它也许不能给出好的答案,但应该提出真正有价值的问题;它更应该成为一个对话的渠道,评论者内部的,观众与主创之间的,在这里,没有惯常的虚文假饰,这里不怕有争论,怕的客套与沉默之下,创作者、产业界、评论界以及观众之间的越发隔膜与对立。

因为这种认识,我们觉得做一个视频对话节目是意义的,因为它毕竟比文字更直接也更生动,也更有交流的效果。节目刚开始搞,一切都在路上,未来形态未必那么清晰,但有几条底线标准,我们倒是笃定的。

一,我们希望这个节目首先是不装的,大家到这里的唯一目的就是亮出你的想法,贡献你的经验,所以它未来可能是电影圈里最随意的谈话节目,在这里,可以抽烟,可以喝酒,在情绪上来时不禁止说脏话,我们不把谈话对象当客,当的是朋友,所以您也别绷着。(当然,第一期我们并没有做到这个效果,给我们一点时间吧,作为一群资深宅男,相对于相处多年的文字,镜头还真是个猛兽)。

二,我们这里没有明星,或者说我们不把我们邀请的明星当成明星,他(她)到我们这儿的原因只能是他(她)是业内的专家、意见领袖或者是热门电影的参与者。所以我们不负责奉承,只负责尊敬。我们努力提出有价值的话题,让你在容貌之外露出少有机会展现的更性感的大脑。

三、只谈论与电影有关的东西。也就是说我们尽力地不去分析票房,票房其实与电影关系不大。我们乐于与受访者去探讨制作一部好电影的秘决,而非各种糊弄观众只在经济学上有意义的伎俩。


(版权归橘子娱乐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收藏文章

为您推荐

影视
英雄
卧虎藏龙
点击查看更多

热门评论

登录后可评论
限140字
发布
热门文章
换一批
推荐明星 查看全部明星
推荐热词

建议
反馈

Feedback

橘子娱乐二维码
扫码下载橘子娱乐APP,让快乐来的更猛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