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娱乐 - 正文

James Franco真为打雷姐出了一本书

阿富汗奸细
15.08.11 17:00:00

James Franco真为打雷姐出了一本书

几个月前,James Franco在V MAGAZINE上写了一篇致打雷姐的文章,标题是打雷姐的一首歌——《Shades of Cool》。文末写道:

我想要采访Lana,然后写一本书。她说,“尽管去写吧,如果不用我说的话,更好。如果完全不能明白我,更好,但是试试吧。”

结果,这不是一句玩笑。

James Franco后来找了自己当初的写作老师David Shields一起要出这本书。现在这本书定了,叫《唱片另一面:和Lana Del Rey真实与虚构的对谈》(Flip-Side:Real And Imaginary Conversations with Lana Del Rey),会在明年3月15日消费者权益日发售。

关于这本书目前的详细信息还不多,只知道是本100页的书,会由企鹅兰登书屋推出。书的封面倒是有了,上面是Franco、Lana、Lana的姐姐Chuck Grant还有Moma的总监Klaus Biesenbach去年在蒂尔登堡海滩拍的照片。

Flip-Side:Real And Imaginary Conversations with Lana Del Rey

封面局部一

封面局部二

封面局部三

在看到那本书之前,先看看James Franco那篇登在V MAGAZINE上的文章吧

文:James Franco

Huffington网站上有篇帖子在讨论一条推文,那条推在抵制一位“引爆”了周六夜现场的新歌手。我看了视频回放,现场不太好,她没能在《Video Games》的高音区和低音区之间自由转换,而她的手也不知道该往哪儿放,她只会笨拙地将手在自己的脸和身体一侧摆动,偶尔触摸一下头发。她唱道,“人们说,这世界只对成双成对的人有意义。”

Lana Del Rey在SNL上演出

Juliette Lewis发推文说,“哇噢!看这个‘歌手’在SNL唱歌就像是看一个12岁的小孩在自己的卧室假装唱歌和表演一样。”

“我想[我只是唱了两首歌],但看看公众对我的反应,我一定是在唱塔利班赞歌的同时,用棍棒打了一个婴儿。”

“我想人们认为我死板,冷漠,还很怪,不过对此我有一个绝好的解释:我是死板,冷漠,还有怪。但这是我的事。”

Lana和Franco

这是Lana的事。她是怪,但她从来没有想要成为一个真人秀演员。那样的话,她会永远在自己的房间里做音乐,拍视频。

这是一首关于Lana Del Rey的诗。

这是一篇关于Lana Del Rey的随笔。

Lanashi我的朋友。她是个音乐家,一个诗人, 一个视频艺术家。

她在东岸长大,但她是西岸的艺术家。

当我看她的东西,当我听她的东西,我会忆起关于洛杉矶所有的爱。 我被吸进了一条长廊,那里满是洛杉矶的狂热雕像,以及狂热的人群,他们彻夜无眠,如同吸血鬼和摩托党一样。

Lana和我之间唯一的不同是,她有萦绕人心的嗓音。那声音承载了一切。 那声音是根中轴,其他一切环绕着它蔓延。

我的中轴——如同她的嗓音——是我的表演。在此之外,我什么事都干。

现实中我不喜欢吸血鬼和摩托党,但在艺术里,我喜欢。

Lana活在她的艺术里,当她落入凡间接受采访,事情就变得混乱,因为她并非为地球而生。她为自己创造的世界而生。她是那个对生活失望之极的人,她只能创造自己的世界。就让她住在那里吧。

我是个表演者,她也是个表演者。

对于歌手,特别是那些自己写词的歌手,人们会在歌里解读他们。演员有时候会和自己的角色结盟,但是歌手会被问起他们的歌词是否是真实的想法和情绪的宣称。

有时候Lana不知道如何在采访里说什么,于是她有了这样的想法,她的歌就是她本人,而非她的造物。

Lana很多时间在独处,因为每个人都想加入。

她有个电影的构想。我想要拍出来,因为它跟《日落大道》有点像。独居在洛杉矶华屋中的女人,不想出门,开始失常,最后得了妄想症,因为她觉得所有人都在监视她,即便是在自己的屋里。这是Lana脑子里的一部精彩的B级片。和她有关,又无关。就像她的音乐一样。

我想要采访Lana,然后写一本书。她说,“尽管去写吧,如果不用我说的话,更好。如果完全不能明白我,更好,但是试试吧。”

(End)

文章选取自微信公共号:阿富汗奸细(ID:afghanspy )

(版权归橘子娱乐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收藏文章

为您推荐

娱乐
点击查看更多

热门评论

登录后可评论
限140字
发布
热门文章
换一批
推荐明星 查看全部明星
推荐热词

建议
反馈

Feedback

橘子娱乐二维码
扫码下载橘子娱乐APP,让快乐来的更猛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