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尚时尚 - 正文

在九月刊的战场上,谁能撕出一片天?

吉良先生
15.08.11 23:20:00

在九月刊的战场上,谁能撕出一片天?

经过这么些年各种时尚媒体和时装博主的煽风点火,现在很多人都知道九月刊是各家时尚大刊的兵家必争之地。当然,大多数人并不是发自内心真的在意九月刊的内容有怎样实质性地进步,说白了,人人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九月刊们拼得越狠、斗得越猛、撕得越凶,我们这些看客就越高兴。

《Vogue》中国版九月刊的封面一亮相,社交平台上就顿时炸开了锅。负责掌镜的是Mario Testino,稍微有些时尚行业阅历的人都知道他,确实是名头足够响亮的国际级大师。出镜阵容也堪称无可匹敌:章子怡、李冰冰、范冰冰、周迅、汤唯、刘嘉玲、李宇春、赵薇、刘雯、杜鹃。十大女星联袂拍摄,超模里自然有现下人气最旺的刘雯和口碑一直很好的杜鹃坐镇,其他八位则是如今中国娱乐圈第一流的人物,从话题性上来说绝对可以力压其他几刊。


当然网友们的high点还不止这些,隐藏于这个顶级阵容之后的槽点才是让一本时尚大刊封面成为全民娱乐话题的关键原因:

1.十位女星并非分别拍摄,再被PS到一起的,而是真的按照Vogue的安排,有次序地在影棚里共同拍摄完成的。

2.怎样合理安排这些女明星们的拍摄前后站位,大约是远比召集齐这十位女星更困难的工作。

3.有了如此豪华的阵容,还被拍得如此“丑”,这才是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理论上九月刊之争,因为Vogue扔出了这样一张王牌,别家就应该知难而退,不与争锋才是。但女人掐架从来不惧人多,时尚大刊也向来不会因为对手高山仰止就终结想上前去撕的欲望。

于是《嘉人》九月刊就祭出了巩俐这个大杀器,甚至还在微博上打出了“女王降临,以一敌十”的标语,摆明了就是要跟Vogue撕个你死我活。

这样无疑是将九月刊之争,从作为时尚传媒业内的“传统”,直接拉到了台面上来在公众眼前正式披露,让原本就对这个行业一知半解的大众网民,迅速沉浸在这种被刻意营造出来的“高冷的时尚亦要斗得披头散发”的气氛里,甚至由此而衍生出的关于“某刊与某刊是死对头”“某主编与某主编素来不和”“某女星跟某女星当然是宿敌”等众多八卦,也成为了最被津津乐道的话题。

高级时装定价不菲,但时尚所酝酿的无数掐架对撕却是免费的。

于是社交平台上当然群情振奋,巩俐本就是不好惹的主,敢挖苦嘲讽金马奖的做派还历历在目,Met Ball把自己当女主人的架势也让人深感痛快,如今又间接成了《嘉人》向《Vogue》挑衅的武器,究竟事实上能否“以一敌十”其实真的没人关心,网民真正在意的,自然是哪本杂志能够披着高级时装,优雅地做Bitch该做的事。

换句话说,在这个被反权威情绪统治了网络口径的时代里,人人都讨厌虚伪做作的绿茶婊,他们宁可喜欢泼辣直率的真贱货——何况时尚行业在他们眼中看来,根本就到处都是穿着Prada的Bitch。

《时尚芭莎》虽然表面上没有打算参与到互撕大战里,然而在封面上选用话题人物,以及将话题人物的话题情感关系也作为附加价值计算在内,这摆明了就是在斗“老娘不能输”的这一口气。

它们九月刊的封面是范冰冰和李晨。对,如果你仔细看的话,会发现范爷夹着的那个手包上还印着两个词:BAZAAR WINNER。

对不起,我此刻实在很想配上金星老师的表情——

网民当然很感兴趣范爷和李晨的感情发展到底如何,所以明知道杂志里刊登的明星采访绝不可能比曝出比微博微信里严肃八卦、深八深夜八卦等那几个账号更猛的料,但这封面依然还是会吸引人将目光多停留几秒。

只是网民向来喜爱“相爱相杀”的戏码,尤其对于“相杀”的热衷程度更远甚“相爱”,所以《Vogue》那封面已经有人开始分析谁跟谁是假姐妹、谁跟谁是真对头,相比之下,范爷与李晨的“爱”,似乎在话题上就远不如网民一厢情愿甚至捕风捉影所幻想出的女星们的“恨”了。

这三大刊的良苦用心,就将中国版《ELLE》的九月上半月刊封面比得毫无杀伤力:它们拍了章子怡,尽管在地位上章子怡确实贵为一线影星,然而不巧的是,《Vogue》阵容里也有章子怡,而且与近期与章子怡有关的影片是《太平轮·彼岸》,在票房和口碑上亦不尽如人意,这难免就使得《ELLE》这次的封面在社交平台上的话题热度远逊。

其实单就大片本身的素质来说,《ELLE》拍的这几张章子怡都属上乘,构图利落,用色精准,妆发也没有什么问题,是能够让人一眼就能留下印象的作品。相较于《Vogue》十位女星硬要凑合出的所谓“复古风情”,倒是体现出了“Less is More”的高级时装真谛。

《时尚COSMO》九月刊封面用的是倪妮和Angelababy两位年轻女星所拍摄的双封面,这当然也是为了赶电影《新娘大作战》的热点,而且在社交平台上两位女星的人气也确实不错。然而围观的网友大多怀揣着一颗有事没事都要找茬的心,所以在他们看来,无论是倪妮,还是AB,论资历和成就自然无法与上述大刊封面所请到的女星相提并论,因此这一回合里,《时尚COSMO》几乎连战场都还没踏上,就已经被忽略不计了。

《时尚COSMO》关注的是如何让读者受众群的年龄下限可以继续往下探,这与这本杂志的发展策略有关,为了避免在杂志类型和风格上与同集团产生重合,这样的策略调整必不可少,然而在九月刊之争里,网民已经选择了将其剔除讨论范围。

于是突然想起来,除了《Vogue》上的大合影之外,怎么没在几大刊上看见周迅独自一个人的身影?

兜了一圈才发现,原来她跑到《瑞丽》的封面上去了。

还捆绑了刘畅一起上封面。当然是为了电影《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造势。

但是……《瑞丽》的这拍摄画风……也真是滤镜用太过啊。

在九月刊战场上撕得遍体鳞伤的,当然不止中国战区。毕竟这是一个舶来的“优秀传统”,所以只我们自己关起门来撕,那就太不能体现这个时尚界的春节有多喜庆、多普天同庆了。

比如《Vogue》的各国版本都在不动声色地亮大招,澳洲版的封面就请来了Nicole Kidman,让摄影师Will Davidson以他最擅长的自然流浪题材,将Nicole拍出了印第安纳琼斯的荒野感。

然而时尚大刊之间的撕,不仅仅局限于刊与刊之间,哪怕是同一本刊的不同国家版本,也是从日出撕到日落,从地平线撕到世界尽头的。澳洲版九月刊请到了Nicole当然够大牌,但美国版表示“呵呵我们上个月就拍过了”。

英国版《Vogue》索性避开这种拼谁家女星更大牌的思维模式,封面女星是人见人爱的小魔女Emma Watson。赫敏早已不复当年青涩,这几年Emma小姐潜心文艺女青年路线,拍电影要选剧本质感好的,拍大片要挑风格充满特色的,就连年初去联合国做演讲,也是观点鲜明、逻辑缜密、情感动人。

所以英国Vogue才会针对她的大片,给出了“Voice of A Generation”的标题,用意在于体现Emma小姐的新世代标签,同时也算是在硝烟弥漫的九月刊战场上撂了狠话:“我们属于新时代,才不跟你们老家伙们玩哼哼哼。”

日本版Vogue当然也不甘示弱,九月刊便请来了在美国红透半边天、一旦驾到日本各大综艺节目恨不得派出滨崎步去跪舔接驾的水果姐Katy Perry。

不过我们深知日本人的“时尚”是岛国专供的,所以“High Fashion”在他们的理解中大概就等用于“手拨肩带”,于是水果姐这张封面便出现了让人费解的“日本国产安心时髦”气质。

你们要知道,日本人将“国产”视为最高标准,国产牛肉一定贵过进口牛肉,国产水果一定比进口水果更珍惜——所以Katy Perry的这个封面,其“国产时髦”的价值简直有如“国产走地鸡”般珍贵。

我觉得,能跟日本版Vogue在同一个起跑线上竞争谁更时髦的,只有台湾版Vogue了。

台湾在版图上是中国的,但只有时尚感这件事,我希望他们可以独立。

一起来回顾一下台湾版《Vogue》过去几年九月刊的封面:

2012年9月。弓长惠女未

2013年9月。S.H.E。

2014年9月。徐若瑄。

我觉得他们的时尚感用两个字可以概括:

粗暴。

一定要逼迫女明星们气质浮夸起来,表情媚俗起来,妆容浓烈起来,服装啰嗦起来,最终粗暴地将封面拍成了夜店免费赠刊。

相比起来,英国版《Marie Claire》九月刊的封面也让人有些困惑——他们拍了Natalie Portman。

根据我们印象中对Natalie Portman的锁定,这是个娇小又文艺的女子,而且最近还监制了脑洞大开的新片《傲慢与偏见与僵尸》、此前给Miss Dior拍的香水广告也很潇洒……她出镜演绎的大片能差到哪里去?

但我们显然低估了腐国人重男轻女的审美偏见——他们把Natalie Portman拍成了……花痴。

澳洲版《Marie Claire》九月刊的封面就更匪夷所思了。

他们根本就没拍,而是在这本20周年纪念刊上,用了2012年《Harper's Bazaar》巴西版的封面。

是太爱Gisele Bündchen这张大片,还是自己觉得根本拍不出人家的高度,所以才在20周年纪念刊这么重要的一期重登了别人的老封面?

问题是,这张也没有把吉娘娘拍得有多美啊……

既然提到了《Harper's Bazaar》旧封面被别刊重新刊登,那就看看英国版的《Harper's Bazaar》9月刊拍了什么:

Rosie Huntington Whitely。

她在封面上穿的这件裙子,与Katy Perry登上日本版《Vogue》九月刊穿的裙子是同一款,来自Prada 2015秋冬。

但Rosie Huntington Whitely眉目间自有一股风流,相比起水果姐的“手拨肩带”——现在你们懂“日本国产安心时髦”是怎么回事了吧?

顺便安利一下这一期上刊登的一组内页大片,由创意总监Carine Roitfeld与Jean-Paul Goude联手打造,主题为“Icon Issue”。

在这组大片里,Katy Perry扮演伊丽莎白·泰勒、Mariah Carey扮演玛丽皇后、脱口秀女王欧普拉扮演善良女巫,Dakota Johnson扮演美神阿芙罗狄忒……李宇春最有意思,她演绎了Coco Chanel夫人,而Chanel的灵魂还来帮她穿衣。

单是这一组大片,就足以完爆各国九月刊的封面了啊!

说起来水果还上了阿根廷版《Harper's Bazaar》的九月刊封面,

她真的是跟时尚这件事儿没什么缘分啊……

美国版《Marie Claire》拍的也是一位能撕的。Miley Cyrus。

她当然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而她用来手撕别的女星的最大武器,就是她从不肯好好裹在衣服里的肉体。

论及最文艺的封面,大概要数英国版《ELLE》的九月刊。

掌镜的是华人摄影师冯志凯,而出镜演绎的则是Kristen Stewart。

Kristen Stewart在《暮光之城》时代,演技简直被网民贬到谷底。事实上她其实更适合文艺电影,去年与Juliette Binoche合演的《锡尔斯玛利亚 Clouds of Sils Maria》让她成功获得法国凯撒奖的最佳女配角,演技也深得影评人好评。

所以说,转型走文艺女星路线,反倒更能展现她的优点。

于是内页大片也各种文艺。

看起来还挺清爽挺走心的。

说回中国版《Vogue》九月刊的封面,很多人喜欢拿《Vanity Fair》的封面来做对比。原因是《Vanity Fair》也曾多次拍过人海战术的群星封面,而且掌镜的同样是Mario Testino。

但《Vanity Fair》今年九月刊的封面却不再延续这一战术,虽然摄影师仍是Mario Testino,但登上封面的女星却只有一个人:

Taylor Swift。

霉霉的画风突变,陡然就进化成性感妩媚的夜女郎了。

内页大片也同样令人印象深刻:

不需要众星云集,一样可以拍出星光璀璨的感觉。这样比起来,反倒是全球范围内只有中国版《Vogue》搞的声势最庞大,但收获的评价最负面啊。

这种激烈的对撕当然给我们带来了充足的闲谈话题,从侧面来说也可以激励各大刊在竞争中督促自己更努力——不过通过全篇的对比,我们也可以发现一个事实:

最终能赢得褒奖的,不是一掷千金的土豪排场,而是出色的审美。

奢不如美。

何况壕。


(版权归橘子娱乐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收藏文章

为您推荐

时尚
Marie Claire
时尚芭莎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热门评论

登录后可评论
限140字
发布
热门文章
换一批
推荐明星 查看全部明星
推荐热词

建议
反馈

Feedback

橘子娱乐二维码
扫码下载橘子娱乐APP,让快乐来的更猛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