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频新青年 - 正文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shine-橘子编辑
16.07.10 07:00:00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题记:对一个活在舞台上的人来说,金星的夜晚比白天精彩。当黑夜降临,人们的欲望、疯狂、疲惫以及对黑暗的态度,都会比白天表现得更赤裸。金星,这个当代中国最富争议的人物,她人生的昏暗和辉煌都发生在黑夜。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最近,金星演了一只狗。为了一部叫《狗魅》的话剧。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5月最后一天,上海闷热难耐。午间刚过一点,阳光并不犀利,温度却让人无处藏身。我站在位于江宁路低矮的美琪大剧院门口,眼前便是人行道,两边是等待的路人,他们的脸上写满对红灯的诅咒。我望着对面的高楼,莫名地绝望。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过了不知多少个小时,我缩在剧院空荡又漆黑观众席上,眼望着金星在舞台上喊。“要不给我弄好,这辈子别想在上海演艺圈混了!”她掐着腰,胸口在剧烈地起伏,本来扎上去的刘海垂了几根下来,和额头上的油光汗渍,腻在了一起。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金星不懂,演员已经排演了这么多遍,为什么制作人员还会犯这么多低级错误,连沙发的位置都摆不对。偌大的剧场一片死寂,只有她的声音在四周回荡。那一刻,时间仿佛停止了。

我看了下手机,凌晨一点。再过十几个小时,也就是当天晚上,金星扮演的狗就要在这里第一次面对观众。

这时,旁边有人说,后半夜有暴雨。

★活在夜里的人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在金星的生命里,这样的夜,不知道有多少。

07年,做《游园惊梦》,金星是总编舞也是总导演,除了表演,还要负责对光、调光等幕后工作。她清楚地记得,那一晚,演员们排到半夜12点多都走了,自己就一直调到第二天凌晨3点多,早7点要进剧场,来不及回家,自己干脆就睡到舞台上。从3点半睡到早上6点,醒来后继续干。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图注:穿高跟鞋长时间在舞台奔跑 脱鞋对金星就是最好的休息)

金星每到一个剧院,会先去台下坐一会儿,她脑海里浮现着一幅画面:“夜幕降临,剧院坐满了人,观众隐去白昼的身份和面具,等待舞台上,一个神秘女人的出现。”每想到这里,金星就知道晚上该用多大能量跟观众交流。空荡荡的观众席只有金星自己,她什么都没做,可她什么都知道了,就像一个巫师。

而所有的努力,不过是在剧场一片黑暗中,等待台上突然冒出的魔幻瞬间,这是金星最有成就感的时刻。台上那个神秘女人,就是自己。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金星从小就对黑暗的地方感兴趣,总觉得会发生什么。她曾在自传《半梦》中写道:“每当农民送葬烧纸,我都觉得特别好看;每当他们唱起丧歌,我都觉得特别好听。”在夜幕下,幼小的金星看着送葬人在坟墓边烧起火,一旁的阿姨便吓唬她,如果不听话,鬼火就会把小孩抓走。可金星一点都不害怕,鬼火在一簇一簇地跳着,她觉得特别美。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图注:金星会关注台上每一个演员 就像自己在演一样)

金星告诉我,她下午3点才起床。起床后,她对老公汉斯说早上好,汉斯说已经是下午了。金星说:“对,这就是我一天的开始。”到了剧院的后台,面对衣架上一排演出服,金星来回拨弄着,动作飞快又有力,她太知道自己要穿什么。窗外的夜幕渐渐低垂,演出时间在逼近。金星上楼开始化妆,我们只拍了一点她化妆的镜头。她不希望准备时被打扰。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在《狗魅》之前,金星还演过一部话剧《尴尬》。排练《尴尬》那阵子,有综艺节目找金星做主持,开价25万一集。金星有点心动,这一集就相当于儿子出国念书一年的学费。节目还提议金星可以白天主持,晚上演话剧。一切按自己的时间走。可金星还是拒绝了。“演话剧时,就应该白天练功,下午休息,晚上爆发。”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对一个舞者来说,夜晚如同宗教一般神圣,不容侵犯。

6月1日,金星的话剧《狗魅》首次面对观众。时针指向夜里10点。演出接近尾声,全场一片漆黑。舞台中间有一个高台,金星站在台阶最下面,准备迈上去。由于太黑,高跟鞋的金星在走第一步台阶时绊了一下。还好,她仍然顺利地站在了舞台最高点。接近着,舞台突然出现一束光,照在了金星身上,她穿着华美的红色长裙,就像黑夜里冒出的火。她仰着头,接受着台下雷鸣般的掌声。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我在想,从黑夜里冒出的一团火。大概是金星人生最准确的象征吧。

★仰望夜空的“女孩”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金星出生那会儿,母亲的夜晚,特别难熬。在文革武斗最凶的日子,母亲躲在昏暗的地下室生下了自己。紧接着接生的医生就被带走了。母亲带着自己住进了空荡荡的招待所。晚上,怕外面的枪弹打进来,便把床垫高了半米,母亲抱着金星睡在了床下,听着窗外呼啸的枪声,度过了担心受怕的一夜。

那时,母亲一天只睡3,4个小时。白天上班,晚上还要挨批斗。只能偷着跑回来照顾金星。而她从未见过母亲有任何抱怨。这中间,一直在部队的父亲是缺席的。

在金星的记忆里,沈阳冬天的早晨和黑夜没什么分别,不过是黑暗中泛着蓝光罢了。9岁的金星总是这时被叫起,她进了部队练舞,每天早上要跑上几公里热身。地面上刚融冰,冷气直往鞋底板渗,跑回来身子是暖的,脚底还冻着。上午练吊腿,摆一根柱子,用绳子把腿往柱子上吊,一条腿吊15分钟。“忍2分钟没事儿,之后就鬼哭狼嚎了。”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图注:排演间歇 金星往往会躺在舞台上)

再回到家,金星见母亲第一句话就是太苦了不想学了,母亲看了金星一眼:“想都别想。”金星知道,能进部队学跳舞,当初是自己用绝食的方法求母亲才办到的。母亲告诉她:“如果这辈子一直这样不喜欢就换一个,那什么事情也做不成。”

金星说,母亲的刚毅影响了自己的一生,当然,还有大东北那些漫长而寒冷的冬夜。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在部队里,金星晚上跑到女孩那边练舞,白天就跟男孩练功,就这样穿梭在男女宿舍之间。

金星年纪最小,大家都把她当成小孩。“金星是没有性别的。”她喜欢别人说这句话。在部队三年间,金星只回过一次家。“进了部队,就把自己给交出去了。”

在军队,金星长到13岁,岁数小没机会登台。于是,被送到军艺继续学习。在到达学校宿舍那个晚上,金星兴奋异常,北京夜晚明亮的路灯让她吃惊,同学都睡了。金星就嚷嚷着让他们起来,没人理自己,于是她走到空无一人的院子。推开某届学长的门,“我给你们讲一段故事吧。”

所有人觉得,这人是个疯子。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图注:金星的手)

后来,在军艺毕业汇报表演时,金星是唯一一个跳独舞的。和4年前一样,很多人还是认为,这人是疯子。

打童年开始,金星有个习惯,每到夜幕降临,她就会站在的院子里,望着天空瞎想:“以后做个漂亮的女人,会几种语言,周游世界,给自己编舞。” 她也曾幻想,某天,天降雷电,把自己劈成女孩。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最疯狂的幻想,往往来自于一个最封闭的角落。”金星在《掷地有声》的书里写道:那时她并不知道自己未来要干什么,然而,依靠那些夜晚的幻想,让她一步步逼近了一个人应该的模样。

是的,做一个在黑夜里,仰望星空的人。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黑夜里的决定

“夜色降临钟声悠悠,白昼离去而我逗留。”这是法国诗人阿波里奈尔的巴黎。夜幕已降,月色下的塞纳河闪烁着璀璨霓光,艾菲尔铁塔沉在夜色里射出妩媚的流彩。19岁的金星漫步在巴黎街头,她偷偷地翻看黄色杂志,那些漂亮男人的裸体照片,让金星浑身冒虚汗。回到旅馆,她打开收音机,ABBA乐队那优美歌声飘了出来,躺在床上的金星被音乐包围着,身体阵阵酥麻。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图注:素颜时的金星)

“原来这就是国外的生活啊!”1986年,第一次出国的金星感受到了强烈的愉悦。夺得过舞蹈冠军的她,开始代表国家去国外演出。那时的金星,跳舞就像一台完美的机器,输入什么舞蹈动作,立马就能跳出来。多年古典制式化的培养,让她练就了一番炉火纯青的舞蹈套路。只不过,这种舞蹈和她本身并没什么关系。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为了省钱,金星和一大票演员被安排从欧洲坐火车回国。火车途经比利时、卢森堡、东德西德、波兰、苏联,金星就靠在窗户上,从日出望到月亮升起。在法国乡村那如画一般的绿色睡去,又在月夜只有轮廓的世界醒来。昼夜颠倒的旅途实在辛苦,金星却兴奋异常。

后来金星还去了朝鲜。晚上,住在平壤最豪华的高丽饭店,白天那一幕幕回荡在她的脑海里,她看到朝鲜合唱演员因为金日成的到来而全部泪流满面地唱歌;看到6000人的剧院里,5000人都参与表演的场面;目睹了只有几岁的朝鲜小孩却能负责舞台上一切工作。想到这里,金星失眠了,贫穷并不能泯灭一个国家对艺术的尊重。在这点上,自己的祖国做得又是如何呢?

金星开始有了出去的年头。“我人生的所有决定都是在夜里做出的。”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出访回国后的金星,被派到广州学习刚兴起的现代舞。有天晚上,金星正在听音乐,几个男同学闯了进来打了他一顿。原来,是同期有个女同学,因嫉妒金星的才华,抢自己风头。派人来教训她。当晚,金星就去找了校长家,“这样的气氛,我们国家怎么能学好现代舞!”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19岁,金星坐上了飞往美国的飞机。她被公派出国学习现代舞。望着祖国渐渐远去的海岸线,金星的大脑一片空白。她在自传里写道,有种终于逃出来的感觉。

金星应该庆幸,在一个人开始形成世界观的关键节点上,她看到了外面世界的精彩。在那个年月,对很多人来说,每一次出国都是一次一生难遇的机遇,出国意味着不仅是见世面,而是重新塑造和定义一个人,当然,这也是金星不安分的本能换来的。这种不安分起于童年对黑夜的幻想。成年时,在这些个信息量巨大的夜晚里,金星逐渐找到了对自我的正确认识。

在每个人漫长的生命里,总有些让人辗转难眠的夜晚,因为那些不可遏制的念头。但也许就在此时,人大概就被分成了两种。一种人把它变成了白昼的现实,另一种人,让它死在了梦里。金星,无疑属于前者。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图注:摄影师说金星私下有时的动作会特别小女生)

★午夜狂人

一个人在家休息的时候,金星会一丝不挂地走来走去,旁边放着古典音乐。她喜欢俄国音乐家拉赫马蒂诺夫的作品。金星还根据他第二钢琴协奏曲,创作了一支舞蹈 《午夜狂人》。听拉赫马蒂诺夫的音乐,让金星第一次有了被征服的感觉。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细腻、委婉、孤独、力量以及诗意——金星说每次伴着拉赫马蒂诺夫的音乐跳舞,自己都能听到不一样的故事。所以,当年在比利时跳这支舞,每晚都不一样。跟随着音乐,金星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舞动,疯狂而自由,变成了一名午夜狂人。从身体里自然流淌出的东西,这就是现代舞,

每晚都不一样,这大概就是金星在国外的日子,《午夜狂人》是描述那段时光最贴切的标题。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1989年,某个夏夜。那晚月光格外亮,广场四周的路灯把气氛照的异常纯净。观众坐在草坪上,金星赤着脚站在石灰地上面,一袭白衣,嘴被白布条绑着,像中国传统披麻戴孝一样。她开始疯狂地舞动,50来个穿白旗袍的女孩子把她围起来,突然,几个幽女冲出来,剥去了金星的衣服,撕去了嘴上的白布条。

表演结束,有观众哭了。金星编出了自己第一个现代舞《哭龙》。她来美国练了足足一年的现代舞,经历了从套路化的跳舞方式到自由表达的现代舞的痛苦转变,终于等来了可以展示的夜晚。人生第一次,舞蹈终于能和金星的灵魂产生了某种关联,因为她,想家了。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图注:凌晨 满头大汗的金星还在默词)

在美国,金星夜生活非常丰富。她会去家附近酒吧跟醉鬼聊天,也是为了练英语;金星在派对上认识了男老师约翰,他们约会去午夜电影院,看到了银幕上演什么,观众席就演什么的奇异场景,出来后又去了同性恋酒吧,最后,在约翰家里一片书海中,金星尝到了第一次和男人做爱的滋味。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当时,金星给自己立下了一个规矩。来这儿,就必须体会美国人的生活。别人不敢去的地儿,她就更敢去。

有次金星跟随舞蹈团巡演到了得克萨斯,演出结束当晚,在得克萨斯迪厅,金星认识了一名高大的得州小伙儿。当晚凌晨一点,在可雷家的水床上,金星爱上了这个男人。可雷不是同性恋,他完全把金星当成女人爱。为了他,金星放弃了在纽约刚有起色的舞蹈事业,在遥远的西部,当了一名家庭主妇。后来,可雷让金星回去,因为他明白,金星应该活在聚光灯中心。可雷太爱金星了,可自己只是个牛仔,他和金星不是一种人。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图注:金星会主动给工作人员拿咖啡)

金星后来回到了纽约,她独自走在街头,忽然发现前面一个男人身上的香水味和可雷一样,于是,在他后面走了半个小时,直到那个男人进了办公楼看不见了,金星就坐在马路边,哭了起来。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那是金星的初恋,她开始明白,真正的爱情,也许是不在一起的。

又是一个夜晚,在同性恋酒吧,一个50多岁,穿着非常绅士的男人向金星走来。他叫卡莱姆,英国人,是百老汇著名的制作人。他们认识以后,这个男人总约金星去他家,每次卡莱姆什么都不做,只翻着杂志,当金星看着他时,卡莱姆总是用一种固定的神态看着自己。卡莱姆还给她买了一间公寓,里面全是金星喜欢的物品。可她还是拒绝了。后来,金星剪了短发,卡莱姆非常不高兴,再也没联系过她。

金星那时候,生活并不富裕。舞蹈并不能养活自己,白天,她还要出去打工。金星失去了一次可以一劳永逸的机会。在金星自传里,这段经历被她称作“最怪异的插曲”。而在我看来,这是一个属于金星再典型不过的故事。这个人,从不属于谁的谁。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图注:金星经常做拉腿动作 即使穿着高跟鞋)

在美国,有一晚金星还被关进了拘留所。有个男同学从中国过来学舞蹈,住在金星那里,好逸恶劳。金星告诫他在美国生活并不容易。为激励他,金星把他的钱藏了起来。结果男同学起了报复心。诬陷金星,告诉警察她偷钱。金星在监狱里呆了一夜。那一夜,她想了很多。后来,以此为经历,金星创作了自己第一部成功的现代舞《半梦》。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是啊,活在人世间,哪能只仰望星空,那些人性的黑夜,同样要经历。爱情亦或如此,眼望着最美的那颗星星,终究还是隔着一道银河。因为我们逃不过各自行星的宿命。人生,不过就是在“半梦半醒”之间行进着。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深夜游魂

零点刚过,站在罗马街头的警察有点好奇,每天差不多这时候,总会有一个人,背着照相机。在大街上走来走去。这个人独自享受着罗马深夜的宁静,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行走,喷泉的水声格外清晰,拐一个路口就会见到一个教堂,她偶尔就会坐在马路边上,望着脚下那块可能来自于中世纪的石头。

金星又来到了意大利生活。所有人认为金星疯了,放弃绿卡,离开了跳现代舞环境最好的美国。金星的理由很简单,一个地方待久了,就会透不过气。结果,所有人都错了,金星把现代舞带给了意大利人。她教学生,一堂课能赚400美元。里面高矮胖瘦都有,金星告诉他们,技术不重要。重要的是,人要学会使用自己的形体,成为一个更有魅力的人。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在欧洲,金星拯救了两个男人。他们对金星非常好,只是把金星当成男人来爱,而且各自都有家庭。在相处过程中,金星给了他们极度美好的爱情体验,不过金星骨子里是女人,他们并不合适。因此,金星先后和他们分了手。在比利时,她亲眼目睹一个无比优雅的男人在自己身边,哭的异常伤心。是金星打开了他们压抑许久的心结。原来,自己需要一个真正的男人来爱,不是一个冠冕堂皇的婚姻。

可是金星的心结,谁来打开呢? 金星想被当做女人去爱,可在生理上,她还是男人。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图注:在排练中 金星经常会照照镜子)

金星后来去了比利时,有天晚上和朋友喝完酒蹦完迪,已是午夜一两点,街上没什么人了。金星打车回家,开车的是个非常肥胖的司机。还没到金星家的时候。司机把车停在了路边,他看着金星:“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他央求金星能帮自己自慰一下么,金星愣了,司机说求求你了,自己好久都没有了。金星当时有好多话想说,但堵在嘴边,就说不出来。最后,金星答应了。

司机显得很兴奋,他特意吸了哮喘药,解裤子时,还要停下喘一会儿。司机费力地将肚皮的肉耷上去,以便露出他的生殖器。当金星把手触碰到他的肚皮时,那种震颤和激动让金星吃惊。过程中,司机还要不停地吸药物。当他满足后试图站起来时,肥胖的身体根本无法让他行动。

金星说自己像看戏一样,这一幕幕令她震撼。回到家,当关上房门的一瞬间,金星特别想哭。那一刻,她在想,无论你是谁,什么阶层,人,都是孤独的。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这事情没过多久,金星就回国了。在香山整形医院,她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女人。纪录片《金星小姐》里面有一个镜头:刚做完隆胸手术的金星,她裸着上身,微笑着,年轻、清新,看起来就是一个安静的少女。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金星记得儿子五岁时看自己演出,大幕一拉灯一亮,自己独自从黑暗里转过身来,她看见儿子往外走,他不看了。金星没有理会,一束光打向了自己,她转过身,开始疯狂地舞动。

下了台,金星问他为什么?儿子说:“我不喜欢看妈妈那么孤独。”

金星告诉他:妈妈在宣泄。

“生活中有很多事情是说不明白的。别人也听不懂,也不明白。那怎么办,就跳吧。”

在纪录片《金星小姐》里,金星还讲了一件事。在伦敦的某个夜晚,坐地铁时,她遇到了鬼,她笃定,那一定是鬼。很多人都不明白,在一个讲变性的片子里,为什么金星要讲一个鬼故事。

其实是没错,金星太相信自己,太相信自己眼前所看见的世界。“我只有一件事令自己自豪,从19岁到美国学习现代舞开始到现在,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我自己主动选择的。”

自由着、疯狂着、孤独着——金星的夜晚,在最后,变成了她自己。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穿黑色的女人

内蒙古大草原的夏夜,月光照在草原上,晚风轻轻吹过,草浪随风起伏。金星躺在草地上,眼望夜空,那星光汇成的银河,把她的思绪带得很远很远。一个牧民在唱歌,天地之间,只有他的声音,嘹亮苍凉。此时,中国正举办奥运会,全国人正陷入对城市盛景的狂热之中。金星带着自己的舞蹈团来这里采风。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图注:金星在和友人聊天 话题围绕着最近的时事)

金星掐指一算,自己回国有十几年了。奔忙在城市中,从一开始回国遭同行嫉妒与排挤,再到成立民营舞蹈团的生存之艰。这中间,社会关于她变性的舆论从未消失。多年来,与体制缠斗、与人性周旋、与同伴死磕、与行业斗法。参与到每一个细节当中的金星,确实累了。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图注:一大推人吃东西 金星总是那个撕开包装的人)

黑夜的静谧,舞台上的独舞——这些看起来的孤独感,对金星来说,恰恰是奢侈的。活在人间,无论你理想多伟大,尘世总会不停地包围自己。首演《狗魅》上台前,金星还在烦躁,她的手机都是要票的信息。她向助理抱怨着:平时连个短信都不发的人,为什么一到这会儿就冒出来向自己要票呢。

在金星做客《鲁豫有约》那期,舞蹈团成员庞坤回忆道,当年,在离开大草原时,有位老妈妈特别淳朴,多天的相处,大家都被她感动到了,所有人都很舍不得。这时,她发现坐在自己前面的金星一直在流泪,但她又不想让大家发现。这让庞坤很吃惊,“金星是从来不会在别人面前流眼泪的。”

有人说,金星变柔软了。开始变得和别人一样。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图注:没有自己戏的时候 金星总去观众席上坐着)

金星经常深夜工作完回家,托着疲惫的身体,黑灯瞎火地爬上床,她以为老公汉斯睡着了,因为他并没什么反应。刚躺下,金星会发现汉斯的手从被窝那边伸过来,找到自己的手,然后摁了摁。有时饿了,无论多晚,汉斯都会跑出去买酸奶。

当年回国时,金星只有几万块钱的存款。她的行李箱装满这从世界各地买来的漂亮衣服,金星把钱都花在了世界到处走上面。她说自己手上有七个斗,俗话说:“七斗八斗到处走”。走遍全世界的金星,在这一刻,却被定住了。“有这样一个人,你还要什么呢?”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图注:《狗魅》首演结束 老公汉斯接金星回家)

金星常说,这辈子做回自己就是最大的梦想了。老公和孩子是额外的恩赐,所以她特别珍惜。有了这两样,作为女人,也就完满了。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抛开生活的静谧,金星式的夜晚仍在继续。《狗魅》上海首演当晚,金星下台第一件事不是庆祝,而是在化妆间和《金星秀》的同事开会;她和周迅等明星录真人秀《西游奇遇记》,要坐16个小时的大巴,都是山路,到处都在修路,特别危险。夜里,其他人都睡了,金星怕司机睡着,她就坐在旁边,陪司机聊了一夜。

金星最近在拍戏,经常要到凌晨一两点才能回家,和她对戏的都是业内知名的老演员,拍到后半夜,大家难免会有点烦躁。但他们会发现,金星是越晚越兴奋,态度还特别好。

在朋友圈,助理给金星起了个绰号:金力旺。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每次,在金星舞蹈团排练时,旁边桌子都会放着各种小零食还有水果,一休息,金星就会找到一样吃起来。到饭点,她是第一个喊下楼吃饭的人。身边人说,金姐的食欲永远是那么好。

金星经常坐飞机,有时看飞机上自带的电影,遇到特别好的,她都会泪流满面。

6月1日,刚过零点,美琪大剧院,距离话剧《狗魅》见观众不到24小时。此时,金星半卧在舞台上,一只手撑着地板。身体呈现了一个很优美的曲线,身上那件束胸长裙,裙摆散落在地上,像花瓣一样。她在剧院度过了前半夜,那一夜,在舞台上,她穿着高跟鞋叫着跑着跪着。金星的脚已不堪重负,只有这样的姿势才能让她缓解一下。地上有一只手电筒,她拿起来打开,随意晃动着。像个小孩那样把玩着。没人懂,金星在干什么。

活到快50岁,金星说自己对世间的一切还是充满兴趣,那个仰望夜空的孩子,似乎从没走远。

金星经常穿黑色的衣服,因为黑色代表着神秘,代表着永远的时尚。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一开始画面就是黑屏,黑暗当中有一个小亮点,那个亮点慢慢慢慢开始亮起来,越来越近,越来越亮,通过这个亮点进入了,开始了。”

如果自己的一生能拍成电影,金星早想好了开头。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后记】

人生的真相,或许永远都在人们都看不见或者忽略的时空里。那些用来躲避隐藏休息的夜晚,往往却能成就一个人。而没有谁,能像金星这样,更准确地诠释这个主题。

人世间走一遭,准确地活着,没有浪费一点时间,哪怕是在夜晚。没有比这更棒的一生了。

舞台背后的金星:我的黑夜不只沉睡

(文字/王帅 摄影/李萍 视频/济坤)

(版权归橘子娱乐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收藏文章

为您推荐

新青年
金星秀

热门评论

登录后可评论
限140字
发布
推荐明星 查看全部明星
推荐热词

建议
反馈

Feedback

橘子娱乐二维码
扫码下载橘子娱乐APP,让快乐来的更猛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