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策划重磅专访 - 正文

专访陈木胜:任何人都能请我拍电影,只是我怕没有档期

鸭子-橘子编辑
16.08.13 19:03:44

专访陈木胜:任何人都能请我拍电影,只是我怕没有档期

题记:陈木胜,香港著名动作片导演。有人说他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鲜明特点。与其说他拍电影是在造梦,不如说是在有限的发挥范围内,完成一件合格,甚至出彩的工艺品——这是专业素质,也是投资人最爱的特质。

一方面,他难有死忠粉;另一面,却不缺少投资,是圈内“最让投资人放心”导演。专访陈木胜:任何人都能请我拍电影,只是我怕没有档期

我希望可以缔造一个中国的游侠

去年六月,江南正值梅雨季节。离绍兴不远的山里,凭空多了一座名为“普城”的小镇——小镇四周环山,有河淌过,景色很好。

为了拍《危城》,陈木胜生搭了一座城。

搭城是早就决定的事。“别的地方都有很多人拍了,要照自己的想法,凭空造个城才有意思”,最后这个城也没浪费,片尾一场爆炸戏全给炸了。

其实,他还看了很多地方,只是没一个满意。最后选了绍兴,主要因为酒坛子。

绍兴盛产黄酒,酿酒的过程中为了去掉坛里的水分,会把酒坛子一个一个摞起来,晒干,再装酒发酵。陈木胜来绍兴的时候,只觉得满眼都是泛白的酒坛山,“上面拍打戏应该会有点意思”,于是普城就被搭出来,前后用了5个月。

《危城》的故事发生在1914年,军阀混战时期。在陈木胜看来,那是近代最乱的一段,也是冷热兵器交替的时代。“这样又可以有动作,又有兵器,又有枪战,又有大爆炸,对观众是个刺激”。

剧本写了一整年,第一个出现在他脑子里的角色是马锋(彭于晏饰),一个游侠。

这是陈木胜的野心——他想缔造一个中国式游侠,有日本的浪人或者武士的特质,像黑泽明的《七武士》、《椿三十郎》,但也有如《独行侠》一样的美式精神。不过最重要的是,要有侠义精神。

专访陈木胜:任何人都能请我拍电影,只是我怕没有档期

浪迹天涯是一种浪漫

马锋是《危城》的真正主角,他看着很脏,胡子一把,性子随心,坐在一匹名叫“太平”的马上四处流浪。去哪儿都是太平决定,他只蒙着眼睛在马背上睡觉。

电影里有句对白,可以很好的概括他的状态“今天不知道做什么,明天也不知道做什么”,在陈木胜看来,这可能也是很多人的内心独白。

马锋坚信正义,嫉恶如仇杀了人,换来师兄弟受苦,整个镖局分崩离析,他的流浪其实是迷茫、逃避。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坚持那种信念,执行那种正义。

这是时代里固有的悲情,崛起的新贵要想在天下有一席之位,必定要搅乱了时。而乱世,恰好是价值观最不堪一击的时候。只是陈木胜对马锋这角色狠不下心来——这个人本来该更深刻,拍出来却空有凌乱的皮相。

这是情理之中,也是情有可原,马锋身上已经掺入了太多陈木胜。

“如过你现在让我再选择,我会喜欢到处去旅行。我刚刚自驾游,很爽,今天去哪里可以早上才决定,反正想看一看就去这里。有一些事情,可以放轻松一点去面对,这样人生比较舒服。”

电影最后,马锋又骑上太平,蒙着眼睛出发了。我问陈木胜经历普城之后,他还在迷茫?他说其实流浪已经成了习惯。

“我觉得已经是习惯了,跟着骏马,你想去哪里就哪里,反正都可以。我自己认为这是一种浪漫。”

“浪迹天涯是一种浪漫?”

“对。”

专访陈木胜:任何人都能请我拍电影,只是我怕没有档期

以前电影很慢,打一个镜头很长 

《危城》不是特例,陈木胜大多数电影的核心,其实都是武侠。追究其源头的话,能到50年前。

1961年,陈木胜生于香港,看着邵氏、嘉禾拍的武侠片长大。那时候小朋友都爱踢球,所以大多数时候,他都是一个人在看电影。

上小学的时候,离他家两三公里地方有个电影院,走路去要一小时。那时年纪小,没钱,就去看最廉价的早场,9点半或10点。看完之后就12点——这时候再买票,价钱就得贵一倍。

小时候很多事他都没印象了,只记得那时很乖,喜欢看但从不逃课去看。电影院很小,也很破旧,旁边就是个游乐场,嘈杂的声音成了所有电影的背景音乐。70年代的功夫片很简陋,摄影机定在那拍,一个镜头很久、很慢,几十秒、一分钟,但用的都是真工夫。

“现在分几个镜头,有些镜头可以加快,有很多方法拍,以前没有,就是两个人打。所以会难很多,因为要真功夫才能拍得了。所以我觉得,那个味道是不同。”

跟那个时代的很多人一样,他最迷的是李小龙。12岁的时候,哥哥带他去看了《唐山大兄》、《精武门》,回家路上他兴奋得飞起,学着李小龙“啊打!”。但只要哥哥说你不停下次不带你去看,他马上就不敢动了。那几天晚上陈木胜睡不着觉,只想着电影竟然可以那么刺激、那么有形。

专访陈木胜:任何人都能请我拍电影,只是我怕没有档期

任何人都能邀请我拍,就是不知道有没空

现在,陈木胜把对于武侠的执着看作是种风格。这不仅是他做出的选择,也是观众做出的选择——他知道自己擅长什么,也知道观众爱看他拍什么,“如果这种风格代表我的话,我就不断再去尝试”。

他希望每次都能有新的刺激,如果要拍之前拍过的类型,比如一场飞车戏,其实来来回回就那些,那他一定想琢磨点新东西出来。有没有另外一种方法呢?不一定有,没有想到新的话,其实以前的做法也可以,观众一样买账,但他不愿意。有时候,新东西就会变得过于夸张,比如电影最后一场戏。

最后,刘青云拿刀,古天乐拿枪。刀怎么能打得过枪呢?他们想了很多办法,从最俗没子弹了开始。最后,洪金宝想了个招:让刘青云把大刀往自己头上一拍,卡在刀上的子弹“砰”一声飞出来,打进古天乐脑袋里。

陈木胜知道有人觉得夸张,但他还是相信会发生,“这个是洪大哥设计的,不是我设计的。好不好我不知道。喜不喜欢,我觉得起码我愿意相信。”

但是很快,陈木胜只拍动作片的惯例就要被打破了。

2017年,陈木胜将导演一部叫做《喵星人》的新片,主角是古天乐、马丽以及一只巨型萌猫。我们问起他为什么接拍,他说自己也很想拍喜剧。

“我也很想拍喜剧,也是对自己一个挑战。这部电影开拍以来,我每天都过得很开心,我的团队说导演我们还没见过你一天笑那么多次。”

相对于同样北上的香港导演,比如王晶,陈木胜有点落后。王晶已经把手伸到了“网络大电影”,而陈木胜甚至不知道什么是网络大电影。解释好一阵他才明白,原来也是90分钟,但根本不上院线的电影。

“如果有人邀请您的话,您会拍这样的电影吗?”

“会啊。任何人都能邀请我拍,只是有没有时间我不知道。”

专访陈木胜:任何人都能请我拍电影,只是我怕没有档期

最后几句

陈木胜很懂自己,也很懂动作片的受众们G点在哪。他极力为观众创造奇观,却极少能提出异见——于是《危城》造出了一个城,却造不出冷兵器消亡时,侠客末路的悲凉。

这大抵跟他温和的性格有关,而且并不是每个导演,都有凭空造梦的能力。

(版权归橘子娱乐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收藏文章

为您推荐

重磅专访
七武士

热门评论

登录后可评论
限140字
发布
热门文章
换一批
推荐明星 查看全部明星
推荐热词

建议
反馈

Feedback

橘子娱乐二维码
扫码下载橘子娱乐APP,让快乐来的更猛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