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号 - 壹读 - 正文

路漫漫车慢慢,一切交规说了算

壹读
16.08.15 11:54:11

路漫漫车慢慢,一切交规说了算

向左走,向右走?这不是一个浪漫的爱情问题,而是一个严肃的规矩。

为什么红灯停绿灯行?

为什么有些国家规定道路通行方向靠左,有些靠右?有些国家曾经靠右再靠左,又再靠右。嗯,没错,说的就是中国,想必现在没有多少人会去思考这些问题。

今天要和大家聊聊我们的道路安全交通法(俗称“交规”)是如何定下这些规矩的。

路漫漫车慢慢,一切交规说了算


为了少死点人,才有了交规这东西

事实上,凡是上路的人、畜、车辆,都属交规管的。虽然鲁迅老先生曾说过,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才有了路。但交通规则却不是因为车多了人多了就自然而然形成的。按照交规制定的佼佼者,英国皇家交通事故预防协会(中文非正式译名Royal Society for the Prevention of Accidents)的逻辑,是因为死的人多了,才有了交规这东西。

虽然听起来挺残忍,却是不争的事实。据ROSPA的统计,在英国,每年有超过14,000的人因交通事故而死亡。而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每一年世界各地道路交通死亡人数大约为125万(2013年统计),而这个数据自2007年以来就处于稳定水平。

为了减少道路交通死亡和受伤的人数,老大哥ROSPA制定了一系列交通规则,现在世界上很多国家地方遵循的交规就是学习或者参考它的内容,包括酒驾,要求强制佩戴安全带和驾驶过程不能使用移动设备等等。

2003年10月28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通过了新的道路安全法,而后经过了2011年和2016两次修正,就形成了目前中国的交通法规。

在道路交通安全法中,规定了机动车驾驶员,行人等其它道路使用者的权利和义务。从内容比重上来看,更多是对于机动车驾驶者的行为规范,包括车辆使用的规矩,道路通行的条件和规定,机动车通行的规定等,而对于行人和乘车人的规定,占了比较少的篇幅。

这些交规有道理可循吗?

众所周知,中国道路交通实行靠右行驶,这在交规里第三十五条就有具体的规定,“机动车、非机动车实行右侧通行”。但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右侧通行并不是明文规定的法律条文。

为啥要靠右行驶?这规矩可以追溯到唐朝。在古代,战士都是用右肩抗兵器,当两支队伍在行进中相遇时,为了避免兵器相撞,都自动靠右行走,留出左面的空位以供迎面而来的军队通行。到了唐代,唐太宗时的中书令马周,为了更方便地管理和检查行人及过往的车辆,就提出了右侧通行的规定。

据《新唐书》卷98《马周传》记载,“先是,京师晨暮传呼以警众,后置鼓代之,俗曰‘鼕鼕鼓’;……城门入由左,出由右;飞驿以达警急;纳居人地租;宿卫大小番直;截驿马尾;城门、卫舍、守捉士,月散配诸县,各取一,以防其过,皆周建白。”

但这右侧通行的规矩也不是就没变过。鸦片战争后,英国殖民势力进入香港和上海,浙江广东等地也受到英国影响,都是实行左行制。而山东、北京、天津等北方省份受到德国、法国等势力的影响,采用右行规则。直到民国建立,国民政府统一全国后,在1934年12月,国民政府颁布《陆上交通管理规则》,规定全国车辆靠左行驶。

而到了抗战后期,越来越多的美国援助的汽车进入中国(右驾车),为了减少事故率,以及节省恢复左行的改装费用,国民政府又在1946年颁布训令再次改为右行。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城市交通规则》就规定了“驾驶车辆,赶、骑牲畜,都必须在道路的右侧行进”,以法律的形式再次明确规定了靠右通行的规矩。

既然有规矩,为啥我们还要交规?

俗话说,无规矩不成方圆,这道理在道路交通这件事情上显得特别“真理”。在治理社会的方法上,有一种长期存在的说法是,西方社会是法治社会,而中国是人治社会。这里的“人治”,并不是无法无天的意思。

用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的话来说,我们的“人治”,事实上是遵循了儒家的“礼”治。长久以来,人民生活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里,人和人之间是彼此熟识的,“礼”是大家公认合适的行为规范。行为者对于老人们言传身教的经验规矩从小就熟习,不问理由就予以接受,通过长期的教育和生活经验将这些规矩内化成了习惯。

就比如红灯停绿灯行这样的规矩,相信很多壹堆饭都是从学校和家长口中获知,但从来都不需要去想为什么交通信号灯是红绿黄三色,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去设立信号指示。

事实上,信号灯的使用从十八世纪三十年代就开始了。在当时,铁路公司首先运用信号灯来指示车辆的通行,用警示危险的红色来表示暂停,用白色的灯来表示车辆可以通行,绿色用以代指注意。然而,不少交通事故显示白色的指示灯闹了不少麻烦,比如,1914年发生的一起火车相撞事件就是因为红色指示灯坏了,而白色灯独自亮着(白色在曝光和没曝光的时候差不多)而给出了错误的指示。

之后,铁路公司将白色灯改为绿色,而选择黄色作为警示灯仅仅是因为黄色能够和红色绿色明显区隔开来。1868年,非电力的红绿灯被运用到交通道路上,世界上第一盏交通信号灯在伦敦议会大厦广场亮起。直到1920年,底特律一个名为威廉·帕兹的警察正式提出了红黄绿交通信号灯,这之后红灯停绿灯行的规矩才算是真正确立。

我们今天不需要再去问为什么红灯停绿灯行,不是因为这个规矩自然而然成立,而是因为这么多年的经验让这规定变成了“约定俗成”的规矩。而法律所提供的行为规范也是在一定程度上根据大量实际、具体的行为中高度抽象出来的行为模式。

费先生认为,在一个理想的礼治社会中,每个人都能自动地守规矩,不必有外在的监督。然而,现实和理想总是有差距。在过去的几百年中,国家和社会权力激荡变化,中国社会的很多传统规矩遭到了破坏,大家在这个撕裂而破碎的社会中开始难以适从。与此同时,整个社会环境也发生了变化。社会变得愈加开放,道路越来越多,车辆也越来越多,传统的社会规则也开始不适用新的环境。

礼治和法治不同的地方是,法律是依靠国家的权力来推行的,维持礼的规范则是传统和经验。在尚未建立起新的秩序规范之前,交规是从法律的层面,对一种新的社会行为进行有效的规范。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交规既是约定俗成的规则体现,也是具有法律效力的行为规范。简单来说,人多了,车多了,马路上乱了,大伙儿还没有达到共识的新规矩,就该用法律出来治治了。

当然,就像费老担心的,法治秩序的建立不能单靠制定若干法律条文,重要的还是得看人民怎么去应用,这种应用也包括能不能内化成新的习惯,被大家所认可和继承。

看来,在交规的制定和应用上,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啊。

资料来源:

1、《About RoSPA》

2、《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人大公报

3、《The origin of the green, yellow, and red color scheme for traffic lights》,Today I found out

4、《道路安全全球现状报告2015》, 世界卫生组织

5、《物证交通(二):中国汽车的左行史》,杂志《汽车与安全》

6、《唐律宋刑中的交规:唐朝初创靠右行 闹市跑马要重罚》, 北京晚报

7、《礼治秩序》,费孝通,《乡土中国》

8、《无讼》,费孝通,《乡土中国》

收藏文章

为您推荐

音乐

热门评论

登录后可评论
限140字
发布
热门文章
换一批
推荐热词

建议
反馈

Feedback

橘子娱乐二维码
扫码下载橘子娱乐APP,让快乐来的更猛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