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视影视 - 正文

今天才知道,成龙他爹的一生可以拍成「我是传奇」

毒舌电影
15.08.27 12:30:00

今天才知道,成龙他爹的一生可以拍成「我是传奇」

本周是国产片翻身的一周。

同时有三部Sir感兴趣的华语片上映。

《烈日灼心》、《刺客聂隐娘》和《三城记》。

前两部Sir已经分别安利过无数次了,今天来说说《三城记》。

很多人大概想不到(其实Sir也是最近看新闻才知道)。

这部片名听起来十分文艺的电影,讲的是成龙父母的爱情故事。

成龙有多出名就不说了。

他老爸——房道龙也是个传奇人物。

房道龙出生于1914年的安徽芜湖,曾学过功夫,在家乡结婚,生下了两个儿子。

后来他匆匆离家去参军,却因为枪支走火被革职,于是他在南京做起了布匹生意。

在南京大屠杀之前的几个月,龙爸被日本人抓进监狱,倍受折磨。万幸的是,他被一位亲戚救了逃出南京,来到重庆,也因此躲过了那场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

但在大屠杀中,房道龙的爸爸妈妈,也就是成龙的爷爷奶奶,都在空袭中丧生,他与两个儿子也失去联系。

后来房道龙加入国民党,机缘巧合成为了一名国民党军统情报人员,随国共内战辗转到了上海,之后又到了香港。

在逃难过程中,他结识了成龙的母亲陈莉莉。

成龙与父母

莉莉的父亲(也就是成龙的外公)同样被日本人的炸弹炸死,相似的命运让两人走到一起。

他们在乱世中相爱,几经辗转,终于在香港团聚,生下成龙。

后来夫妇俩因为工作,需要迁往澳洲,把年少的成龙留在香港。

但房道龙在澳洲经常想起自己以前失散的另两个儿子。

1982年,他回到广州,阔别40年后终于跟两个儿子重聚。

房道龙与大儿子房仕德夫妇:

电影《三城记》讲述的,正是房道龙和陈莉莉的这段辗转在安徽、上海和香港三个城市之间的爱情故事。

这个剧本是成龙主动提供的。

早在2001年,成龙就找到张婉婷,跟她说:“我爸要给我讲身世了,你有没兴趣来拍一下?”

张婉婷听完龙爸讲述自己的身世,并跟着成龙去了澳洲、中国安徽、中国香港等地方拍摄采访,花了三年时间拍了纪录片《龙的深处:失落的拼图》。

这部片在2003年,作为第53届柏林电影节纪录片单元的开幕片放映(那年同在纪录片单元的还有李杨的《盲井》),感动了不少观众。

一部成龙大哥的纪录片也是一部中国人的辛酸史。

拍的还是很写实的,老一代人的颠沛的生活,因为主人翁是成龙的爸爸,得以在成龙的筹拍下展示在大家面前,也是窥探那个时代的一个角度。

可以说,这部纪录片是中国近代史的苦难画卷。

成龙父亲的故事,就是那年代普通人颠沛流离的生活,是无数分隔两地家庭的缩影。

正如片中最后那句旁白:“这是成龙家族的故事,也是中国人过去100年的故事”。

拍完之后,张婉婷被片中成龙父亲和母亲的爱情感动了,决定把它拍成电影。

于是就有了《三城记》。

据张婉婷说,电影对他们的故事还原度高达90%,结尾甚至还打出了“诞下13磅巨婴陈港生(成龙原名)”的字幕。

片中刘青云饰演的房道龙是一名警察。

汤唯饰演的陈月荣则是一个想偷运鸦片过关的贫穷女子。

汤唯在海关被抓,刘青云看见她身上背一个孩子,手里拖一个孩子,一下心软,就让她过了关。

两人由此相爱。

片中,刘青云被日军抓住,差点被砍头。

这些都是现实中成龙父母的真实经历。

而房道龙生活随性、嗜酒如命的习性,也参考了成龙父亲的爱好。

张婉婷曾说,成龙父亲每日必饮酒,几十年来只有一天例外,“就是成龙在南斯拉夫拍电影(《龙兄虎弟》)时受重伤,他实在是没心情,那一天他没有喝酒”。

片中还有成龙都不了解的细节和故事。

比如片中刘青云送给汤唯的定情礼物,是一块祖上传下来的玉。

看片之后,成龙果真在自己家中找到了片中那块定情玉佩。

由于过于真实,据说成龙在看片时,从第五分钟开始一直哭到最后。

当然,影片具备如此强大的催泪功能,除了改编自真人真事,张婉婷细腻的女性视角也当记一功。

她最擅长拍摄乱世中的颠沛流离,以及芸芸浮生的情感撕扯。

比如1987年的《秋天的童话》,现在看仍不过时。

细节处流露出的,是东方人独有含羞的美感——欲说还休。

周润发饰演的船工,爱上女留学生钟楚红后,在镜子上写字激励自己。

写完一串戒烟戒赌的决心后,他写下了“船头爱茶煲”(船头即周润发自己,茶煲是钟楚红角色的绰号)的字样。

但迟疑片刻,他又把“船头”两个字擦去,改成了“有人爱茶煲”。

小小一个细节,让他想爱却又不敢爱,小心又谨慎的样子展露得淋漓尽致。

还有《八两金》。

因为Sir是潮汕人,而《八两金》写的正是故乡的故事,熟悉的方言,老房子,灰尘扑面的街道和清幽的山水,特别有亲切感。

片中,张艾嘉出嫁的时候,洪金宝骑着自行车不停拼命地追,张艾嘉不断地回头张望。

罗大佑作词曲,齐豫演唱的《船歌》贯彻始终:

谁的船歌唱的声悠悠,谁家姑娘水乡泛扁舟,谁的梦中他呀不说话呀。

那年代颠沛流离的爱情,令人唏嘘不已。

《三城记》讲的也是这种个人感情的飘零。

片中有一幕,刘青云和汤唯分别带着各自的孩子一起吃晚饭。

两人一开始闲话家常。

后来,刘青云把辣椒放在杯子,跟汤唯比赛谁喝得更快。

一杯又一杯,两人的眼神发生了变化。

暧昧的情愫越来越浓。

之后,刘青云跟汤唯坦诚杀过人,怕自己连累她。

即使被人追杀,头破血流,也不放弃寻找爱人,急得两眼含泪。

这种生死不离的爱情,或许也只在动荡的年代才会发生吧。

除了述说现实的无奈,张婉婷也常常在电影中展现一些浪漫到极致的情节。

比如《玻璃之城》中,黎明花2万5千块买回了当年舒淇学校门口的废旧邮筒,把舒淇20年来寄给他的信,一封一封放进邮筒里。

而《三城记》里,刘青云和汤唯坐在湖边的庙堂弹琴唱戏,忽然遭遇空袭,天降炸弹,听戏的村民都四散奔逃,只有他们两还沉浸在二人世界,继续拉琴,深情对视。

这些情节并不现实,却留下爱情最美的一面給观众看。

因为导演张婉婷认为:

那个年代太苦了,整天在逃难,从一个城市到另外一个城市,如果遇到一个你真心喜欢的人,真的很不容易的。

不得不说,Sir最初看到汤唯和刘青云的搭配,也觉得画风实在相差太大。

汤唯是不少人心中的文艺女神。

跟她搭戏的也多是高颜值、气质忧郁的男星——梁朝伟、玄彬、吴秀波。

最近一部《命中注定》中的男主角廖凡,还因为跟汤唯cp感太弱,被网友说像杀人狂魔,“一看到就出戏”。

而刘青云是港片里的杀手、疯神探、街头小混混。

就算谈起爱情,也是生(屌)活(丝)气息十足。

这两个人演爱情戏,真能擦出火花?

张婉婷曾说:“我的剧本通常(找投资)有时候找5年有时候找10年,有的找了20年还在找……别的东西可以妥协,找演员不可以妥协”。

她认定那个演员,就不会放手。

拍《秋天的童话》时,她看上当时正是“票房毒药”的周润发。

她拿着剧本在香港所有的电影公司都走了一遍,没有一家投资方愿意让周润发出演这个角色,他们向张婉婷推荐了其他当红男演员。

但那是我坚持说不行,一定要用周润发,因为没有一个男主演既可以演流氓,同时身上还具备罗曼蒂克的感觉。除了他,没有人可以出演船头尺这个人物。”

最终,周润发演活了船头尺,也在那年凭借《英雄本色》和《秋天的童话》两部影片成功摘掉了“票房毒药”的帽子。

1998年拍《玻璃之城》。

男主角黎明是“偶像派”,女主角舒淇是“三级片女星”。

当我定了舒淇来演片中的女大学生时,所有人的反应是:天哪!她行吗?我说:有什么不行,她很有气质。

结果两人双双奉献出出色演技,提名次年金像奖影帝影后。

这次《三城记》开拍前,张婉婷就看中汤唯和刘青云。

她青睐刘青云的猛男气质,跟房道龙一样“身板硬朗,粗人一个,性格火爆烟酒不离身”。

而汤唯演的陈月荣,通读《三国》,《水浒》等书,在当时绝对算得上是才女。

汤唯演起这类角色已非首次——我们也想像得出。

但刘青云如何褪去港味,演活一个操着方言的粗糙硬汉。

就看张婉婷如何调教了。

至于片中的另外一对情侣,秦海璐和井柏然,更像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的姐弟。

秦海璐能否以纯熟的演技,演唱剧本要求的初恋情怀,也是一个悬念。

从豆瓣的评论看:

电影口碑尚可,感动的人不在少数:

@直胖:

看的提前场。现在好好拍爱情电影拍的不浮夸那么认真的已经少有了,所以还是很极力推荐进电影院看的。张婉婷和罗启锐这对夫妻档还是有质量保障的,永远拍得有情怀。

@某C:

不管在原型的基础上有多少艺术加工,在这样的乱世里,有这样的深情,也着实令人感动。

但也有人表示出担忧:

@陆支羽:

张婉婷依然执念于乱世浮生,但这个时代已经不属于这样老套的悲喜群像了

据说《三城记》的故事剧本其实10年前就写好了。

因为制作成本太大,一直没有人投资,拖了十多年。

但导演张婉婷觉得这个爱情故事是50年代父母辈的集体回忆,“在那个年代有什么可以期待的呢?值得期待的只有爱情吧。”

只是不知道,这份迟到的爱情,还能打动现在多少年轻人。

希望《三城记》,不会成为下一艘《太平轮》。

(版权归橘子娱乐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收藏文章

为您推荐

影视
太平轮
玻璃之城
点击查看更多

热门评论

登录后可评论
限140字
发布
热门文章
换一批
推荐热词

建议
反馈

Feedback

橘子娱乐二维码
扫码下载橘子娱乐APP,让快乐来的更猛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