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策划重磅专访 - 正文

专访张鲁一:总说我是演技派,其实我也常质疑自己

低气压少女-橘子编辑
16.09.05 07:00:00

专访张鲁一:总说我是演技派,其实我也常质疑自己

张鲁一常穿各式的针织衫。一周前,在电视剧《麻雀》开播发布会上,他同样身着白色针织衫为新剧站台。发布会结束后,我们在采访间再次见到了张鲁一。仅仅一小时的功夫,他又换了一件黑色的。橘子君调侃他:“您好像特别爱穿毛衣啊?”他倒说,没别的,就是舒服。

在观众和粉丝看来,张鲁一是位毋庸置疑的演技派。不过听到这样的评价,他却把身体往后一靠, “说的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他拿国外的演员比较,用来印证自身演技的差距。张鲁一说,即便已经成为了一个成熟的演员,他也坚持在拍戏之余不去审视自己。当经历过不断挑错的过程,你才能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

与追求身体的舒适感相反,对待演戏,张鲁一永远保持着这种紧绷的状态。

其实我是来向小鲜肉来学习的

确定采访之初,橘子君很疑惑,为什么最近的张鲁一画风一转,经常出现在偶像演员扛大梁的电视剧里。要知道,从前的他演的多是《红色》、《火线三兄弟》这样演技派云集的作品。不过还没来得及发问,张鲁一便在发布会上解答了这个疑惑。

橘子君:您刚才在台上说,演《麻雀》更多的是向小鲜肉们学习来了,都学到了什么?包括和李易峰、张若昀合作,有什么样的体会?

张鲁一:他们都有各自的(优点),凭借不同的角色,一下子成为了很多人的偶像,我觉得这本身对他们就是特别大的认可。

首先,大家都喜欢颜值高的。其次,也因为他们演的剧感动或者吸引了观众。所以通过这次和他们合作,我也看到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他们的原因。他们平时做人的风格,包括对待粉丝。

其实演戏的时候,他们也很努力、很敬业。真的是希望可以去用真正的(作品),而非偶像剧,让自己有一个演技上的突破。我觉得这些是他们心中的目标,也在努力去做。这就很值得我学习了。

橘子君:这次尤其是和李易峰对手戏比较多,但实际上,他的演技总会被质疑。您作为和他合作过的演员,怎么评价他?

张鲁一:谁不会有别人质疑?

橘子君:您身上并不算多。

张鲁一:也会有人在质疑我,包括我自己都会质疑我自己。其实被人质疑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因为每个人的审美、判断标准、还有要求全都不一样。你不可能把一切完美的东西全加在一个人的身上,要求他一定做到让所有人都满意,这不可能。

之所以现在有这么多人喜欢他(李易峰),说明他已经被很大一部分人认可,这就OK了。

橘子君:您刚才说会质疑自己,具体哪一方面?

张鲁一:表演啊。我一直都会认真地审视自己的表演——在什么地方演得好一点,什么地方演的不好,都会审视,之后找办法可以弥补自己还不够好的地方。

橘子君:在很多人看来,您已经足够好了。

张鲁一:千万别这么说,真的。说得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我觉得这条路太长,是需要要用很长的时间慢慢走的。看你和谁比,比起以前、现在、国内外这么多优秀的演员,自己的差距实在太大,要走的路还太远。

机会,永远不会自己送上门

张鲁一被认为是演员中的“完美主义者”。比如未出演《红色》时,他并不是导演杨磊心里最合适的人选。甚至为了劝说他放弃男主角徐天,杨磊曾亲自到他家里,告诉他:“你不合适”,但张鲁一还是坚持。他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去上海的弄堂里观察和感受当地的生活,就是想争取能够出演的机会。至于结果,观众们已经看到了——张鲁一凭借《红色》受到了实力与人气的双重肯定。

他的这份“完美”,或者可以理解成对演戏的执着。凡是有冲动的、值得的角色,就要拼尽全力,因为没有人会把机会送到你面前。

橘子君:我知道每次拍戏前,您都会做很充分的准备,那这次呢?

张鲁一:对剧本和人物的理解是一定会有的,还让自己长胖了点。

橘子君:据说是将近20斤?

张鲁一:对,让自己长胖点。当对着镜子看到这样的我,我会更相信自己是毕忠良。

橘子君:怎么去理解的?

张鲁一:在当时,毕忠良有一个好的工作单位——汪伪七十六号院,有一份好的职务,叫做行动处处长,也有自己的专车,住着大别墅。可以说是衣食无忧嘛,所以他一定不会是一个瘦骨嶙峋的人。我觉得气色还是应该红润一点、饱满一点,这是大概我想象中可能的样子。所以让自己稍微地调整了一下体态。

橘子君:短时间内增肥有难度吧?

张鲁一:确实是。

橘子君:全靠吃?

张鲁一:吃,就是吃。

橘子君:基本上一天的量是多少?

张鲁一:得空儿就吃,拍戏的过程中还要维持。

橘子君:忽胖忽瘦,对您的身体影响应该挺大的。

张鲁一:我觉得能有这样的机会让自己去经历还是挺开心的事儿,没有考虑那么多身体好坏的问题。

橘子君:您曾说演反派,是因为能从他们身上看到更多的变性,从毕忠良身上看到了什么?

张鲁一:毕忠良是一个绝对以家庭和家人为核心的人,他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为了想保护好家庭,想让他的家人过上好日子,这是一个特朴素的追求。所以他就去挑选,哪个工作单位的福利待遇比较好?他一看七十六号好像还不错,他就去了那了。毕忠良觉得我们在哪儿打工都一样,都是给老板干活。今天这条船还在,我们就坐在这条船上;明天这条船要塌了,我们再换一条船,还能过上好日子。

所以他其实没什么信义,也没什么主意,就是一左右摇摆的人。哪儿能给他的家庭带来安全,他就愿意去哪儿,其实挺朴素的。

橘子君:这次演毕忠良,您觉得是挑战吗?毕竟他是一个比较复杂的反派。

张鲁一:还好,没想过去挑战,只不过是碰到了一个自己喜欢的角色,一个自己喜欢的剧本,我就有那个冲动想去演这个角色,很简单,一个冲动的事儿。

橘子君:冲动?这是您选择角色的标准?

张鲁一:你难看到好的剧本、遇到好的角色,所以当然会有冲动,希望能去演这样的角色,但不一定每一个角色都能够有机会让你来演。

橘子君:包括之前的徐天(编者注:《红色》男主角),争取的过程也很难。

张鲁一:对,确实不是所有都有机会的。所以一旦有机会了,就必须自己努力去把握好。

一个有自知之明的演员

网上有不少分析张鲁一演技的技术贴,最后得出的结论都是一致的,这样的演员让人看第一眼就能过目不忘。其实张鲁一的本科是中央戏剧学院的导演专业,而他却在真正入行之后,选择了做一名演员。

橘子君:您演过最难的一个角色是什么?

张鲁一:最难的一个?

橘子君:对,诠释起来没那么容易的。

张鲁一:想不起来了。

橘子君:您提到过演毕忠良,内心那种纠结和矛盾还挺难诠释的?

张鲁一:因为他和易峰扮演的陈深是死人堆里一起爬出来的,我当时也去了解过真正的一起打过仗的、经历过生死的战友会是什么样的。后来才发现,他们的现状真的是我们所不能理解的。可能今天他们见面了,喝了顿酒,掏出一把钥匙来直接就放这儿了,说这套房子就是你的,那个人也不客气,拿着钥匙直接就走了,没人说谢谢。

这就是过了命的兄弟,我跟陈深就是这样的兄弟——任何时候,只要是我好你一定好,即便我不好都得让你好。

但实际上,造物弄人的是我们立场不同,我们是两条船上的人,所以必定会在兄弟情、立场、主义之间产生矛盾。剧里面,我也怀疑陈深是我身边的卧底,可别人谁要跟我说陈深是卧底,我一定不会同意。既觉得他是,又不愿意相信。到后来慢慢确定自己的想法之后,就想办法看能不能把大家拉到同一条船上,又不行,最后只有和他反目。

难演的是他们两个人之间这种纠结的兄弟情。

橘子君:其实现在的演技已经很成熟了,那如果再回来看最初演过的戏,比如《真情无限之继母》,会不会尴尬?

张鲁一:没事儿,那年的我认真努力地在演着一部戏,挺好的,都是自己一路走过来的脚印。

橘子君:您最初是导演专业出身的,导演和演员两个角色之间,怎么去转换?

张鲁一:没转换,一直都在身体里面。导演系的教学要求你会导演,也需要你会表演。导演的思维可以让你看到宏观的世界,是横向的;演员是纵向的思维,它可以在一个角色上面扎根发芽,把根扎到泥土的最深处去。导演的思维帮助我有横,演员做这些年的经验帮助我对一个角色有纵向的思考。这两个挺好的,对于我来讲都是有好的经历。

橘子君:做演员,您觉得自己是天赋型的吗?

张鲁一:我是有自知之明型的演员,很清楚自己几斤几两。

橘子君:所以每天拍完戏都会去反思吗?

张鲁一:会,很多时候都会思考。比如今天演完这几场戏,思考自己在表演中的问题,避免以后再出现。只有不断地去审视自己、挑问题、找毛病,才有让你进步的空间和动力。

最后几句

仅仅靠这十分钟的采访,我们很难去呈现一个完整的张鲁一。但从演员这个侧面,你能感受到他是一个不满足于现状的人——

不去探究表演的极致,那个比极致更深层次的状态,大概才是张鲁一真正在追求的东西。

别点退出,还有高能彩蛋↓

采访当天时间被安排得很紧,进行到将近第十分钟的时候,橘子君便被现场的工作人员催促结束。不过我早就听说鱼旦叔的粉丝经常在他的微博下面催更新、求自拍,所以最后的最后,我还是替你们问了最关心的话题。

橘子君:我发现您今年的微博才发了十一条,您是不喜欢这些社交媒体吗?

张鲁一:不知道写什么,真的。

橘子君:总感觉您是老艺术家的形象,所以朋友圈也不用?

张鲁一:也不是,真的不知道。当有冲动表达的时候就会表达,但是现在自己没有任何表达的欲望。(橘子君:原来不是忘记了登录密码……)

橘子君:粉丝会在评论里让您发自拍,什么时候能满足他们的愿望?

张鲁一:以前不是有一句话叫“我丑我先睡,你美你自拍”,我还是先睡吧。(哈哈哈哈……一阵高能大笑)

(版权归橘子娱乐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收藏文章

为您推荐

重磅专访
张鲁一
李易峰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热门评论

登录后可评论
限140字
发布
热门文章
换一批
推荐明星 查看全部明星

建议
反馈

Feedback

橘子娱乐二维码
扫码下载橘子娱乐APP,让快乐来的更猛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