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视影视 - 正文

张震:我拍电影只为过瘾

桃桃淘电影
15.08.30 22:30:00

张震:我拍电影只为过瘾

上个月去西宁参加first,遇到过张震好几次。闭幕酒会的时候,其他明星都走了,只有他一直站在那与志愿者和青年电影人聊天,一直聊到后半夜。当时给所有人的印象都特别好,人帅有演技,又有亲和力,而且没什么架子。

这篇文章来自The Harvard Crimson哈佛深红报的专访,作者是兰天星(微博@兰天星Vincent),经其本人许可登载。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从90年代开始在亚洲闻名的台湾演员张震有一份非常引人注目的履历表。 14岁的时候,他的第一个角色就是杨德昌《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中的主人公。这部电影在当年获得了东京国际电影节评判团大奖。从那开始,他出演了许多近二十年来最受好评的华语电影,包括《卧虎藏龙》,《春光乍泄》和《最好的时光》。今年五月,他携最新作品《刺客聂隐娘》来到了戛纳。这部由他和台湾导演侯孝贤第二次合作的电影最终获得了本届电影节最佳导演奖。

The Harvard Crimson (THC): 您曾与侯孝贤,王家卫,杨德昌,田壮壮等许多大导合作,那么出演这些风格各异的大师的作品,您有什么样的感受呢?这么多年来和王家卫,侯孝贤等等都是多次合作,那您在他们身上有看到什么变化吗?

张震(张):其实我自己觉得很幸运,因为我第一个戏就是杨德昌导演的戏。那个时候对电影是什么其实没有那么多的认识,只是有一个很好的开始。跟他拍了两个戏之后觉得其实拍电影这个工作很有意思,之后也陆陆续续开始有一些导演来找,所以顺理成章的就往这个路子上走。

我觉得亚洲的导演跟国外(相比)还是更风格化一些,每个导演(的电影)都有一些自己的性格在里面。像我跟王家卫导演已经合作很多年。我第一部拍他(的戏)的时候才二十一岁,现在已经十多年了。他是一个很浪漫的导演,然后他和演员合作要有很足够的默契。他拍戏时间也比较长,因为他工作方式很独特。他一边和演员沟通,一边拍演员,一边把剧本完成,等于说一边拍一边建立他的故事结构。其实我相信他原来不是这个样子。王家卫导演是编剧出身,所以要他写一个剧本其实没有问题,只是他拍自己的电影的时候会想不断改变。

跟侯孝贤导演是十年前有一次合作,《最好的时光》,然后现在是《聂隐娘》。十年前我觉得他是一个性格挺强烈的人,他的电影也会涉及一些社会问题,虽然电影很缓慢,但情绪会很饱满,描述青年状态的比较多。但到《刺客聂隐娘》的时候,因为它最终还是一个爱情故事,所以回归到最简单的情感。我觉得这也是(由于)随着他年龄增长,他的作品会有些改变。

THC:您在《刺客聂隐娘》中扮演田季安,能讲讲当时是如何准备这个角色的吗?

张:其实侯孝贤找我和舒淇拍《聂隐娘》是在《最好的时光》之后马上就要拍这个戏,只是一直没开拍,因为要找资金,找场景。侯孝贤导演他做拍片的事前准备会做的非常久,因为他要研究很多历史背景,读一些资料,去看景,包括建筑,包括服饰,包括人文习惯,这些等等,所以他花的时间很长。拍他的电影呢,其实第一次拍《最好的时光》的时候没有特别习惯,因为那个戏我进组比较晚,那个时候他们都拍了一半了,时间比较赶。

我也是第一次和侯孝贤导演合作。他工作方式很特别,我印象很深刻的是他拍戏的时候不会喊“开机”的,他是把演员放到场景里,跟你说你接下来要做什么事情,那你接下去就演,演的时候他摄影机可能就开始转动。其实给我的感觉很像纪录片。所以在当时表演尺度的拿捏上会有点不知所措,因为很多导演都会给你说你要和摄影机互动,那侯孝贤导演可能就会反过来,让你忘记摄影机的存在,但我在那个年纪表演经历没那么丰富,要做到这一点从概念上来说其实很难做到。当时时间压力很大的时候,出来的效果我觉得并没有那么理想,总觉得拍的太赶。

这次拍《聂隐娘》我觉得可以尽情地去做我想做的事情。我觉得侯孝贤导演会把情景还原到一个很写实的环境,演员需要做的只是还原当时的情绪就好。所以这次拍《聂隐娘》我觉得主要就是过过瘾啦。因为对于一个演员来说有这么好的条件去发挥,我觉得是很大的一个脑力激荡。

THC:谈到侯孝贤导演,他最近一直在家乡台湾地区扶植独立电影。那请问您怎么看待台湾以及华语电影的现状,以及很多人眼中急功近利的问题?

张:侯孝贤导演他地方特点很浓厚,所以我觉得他可能私下影响力很大。扶植独立片呢,这也牵扯到他们八十年代台湾电影新浪潮的时候,拍出的电影就是(独立片)。其实香港邵氏七十年代的时候也经常在台湾拍片,但他们的模式可能就不是特别受新浪潮导演的青睐。

所以他们最拿手的就是如何拍一部独立制片的电影。当然这样拍的电影可能也会有更多的个人特点,题材也更小众一点。其实我觉得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最终选择权都在观众手里。你今天想看什么电影,都可以看到,无论是art house戏院还是普通戏院。

THC:总体来说的话,您在银幕上最典型的形象往往比较沉默,忧郁,有时用表面的冷漠隐藏内心的孤独,情感也不会特别外露。您认为这跟您自己相像吗?

张:我觉得多多少少有自己的影子,因为这些角色都是自己想象出来的嘛。但是性格上我觉得自己比较不是偏向那个样子。我觉得我(的形象)会是那样很多是因为以前演的很多戏,然后大家想到张震都觉得就是你刚才说的那个样子。其实生活里面我表达情感还挺直接的,也不会太沉默。我其实比较好动,因为我挺爱运动的,平常经常跑一跑或者走一走。我其实行动力挺强的(笑)。生活中我就是运动啊,看书啊,看电影啊,听音乐啊。

THC:那既然您说到自己生活中也很喜欢看电影,能否讲讲您最喜欢的导演或电影呢?

张:其实很多诶。像Stanley Kubrick我就很喜欢,他的电影中Barry Lyndon(巴里·林顿)是我很喜欢的。另外,我小时候印象很深,然后现在都很喜欢的一部电影是Martin Scorsese的Good Fellas(好家伙)。

THC:就您自己来说,您认为作为一名演员最重要的特质是什么?

张:我前一阵子跟钟阿城老师有碰到,钟阿城老师就说,电影最难表现的是嗅觉。如果一个演员能让人产生嗅觉的幻想,那就是一个成功的演员。我觉得这个话非常有意思,但是要怎么把嗅觉呈现出来其实是蛮难的。你看很多(优秀的)演员还是让你有嗅觉的想象,我相信他们一方面是对自己性格的了解和掌握,一方面是对人物的看法和见解都非常独到。到最后这些就会很神奇地通过底片,通过画面把这个嗅觉带出来给观众朋友闻到。

THC:您目前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张: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去演一些电影,然后自己演的很痛快,观众看的很过瘾(笑)。目前为止(自认为还不错),希望以后还是可以继续按照这个方式,然后接到更多更好看的电影,更出色的人物。

THC:那您自己也是演艺世家,从小就开始拍电影,一直到现在。那么电影对您意味着什么?是什么会促使您成为一名演员呢?

张:我觉得其实当观众比当演员轻松很多。我会继续做这个工作主要还是觉得小时候拍电影觉得那种工作的状态是很吸引我的。因为电影这个工作很特别,它是很多不同专业的人协力来完成。在这种工作环境下的那种向心力,其实让我很感动,类似于归属感吧,就是大家相遇,认识,然后一起努力,一起成长。这是最初非常吸引我拍戏的原因之一。后来发现电影这个东西真的很有趣,因为它分的专业真的太多了,然后每一个部分都它自己非常独到的技术层面。我觉得这样的工作很有活力,变化非常大。

THC:其实您自己也曾当过导演,那么在这种身份转变过后,您对演戏有没有什么新的认识?另外,有没有您作为导演特别想合作的演员呢?

张:对,我自己去年有拍一部短片啦。其实当导演我觉得要有很多的爱,因为导演要照顾的方面很多,我觉得包容性要非常强。如果有机会我是想要尝试长片,但目前还没有这个打算,因为我觉得现在还没有那么多讯息传递给观众朋友看。我觉得传递讯息是做一个导演最重要的功课。我有跟一些资深电影人聊过,他们说拍一个电影前都会想一百个理由为什么要拍这个电影。那目前为止我可能还是找不到这一百个理由。所以还是当演员比较好,因为当演员只用集中到一个人物上面,我觉得还是要轻松一点。我当导演会找什么演员呢?如果有机会的话......也许找下梁朝伟吧。

THC:您最近除了尝试做导演外,也刚刚以评委身份参加了First电影节。对于当今的青年导演,您有什么想对他们说的呢?

张:我觉得拍电影就是拍自己喜欢的就行了。我自己拍电影的时候有问王家卫导演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有时候其实该做的准备都做好了,但心里总是没有那么踏实。他就给我说什么样的人会拍出什么样的电影。当时没有很懂他的意思。等到电影完成再想的时候其实印象非常深刻。你是什么性格你拍出的电影就会是什么样子,所以根本就不用太担心说你要做什么准备,拍这个东西到底对不对。当一个导演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回归你自己,去很赤裸裸地面对你的性格,面对你的喜恶,这样就会非常忠实于自己的原味,有自己的特色。

THC:如果不做演员的话,有没有想过会做其他什么工作?

张:其实我很喜欢开车诶,去开出租车吧(笑)。

THC:Robert de Nero在演Taxi Driver只前也开过一段时间出租车嘛,你们可以交流下经验。

张:(笑)好啊,如果我碰到他的话。

(版权归橘子娱乐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收藏文章

为您推荐

影视
聂隐娘
最好的时光
点击查看更多

热门评论

登录后可评论
限140字
发布
热门文章
换一批
推荐明星 查看全部明星
推荐热词

建议
反馈

Feedback

橘子娱乐二维码
扫码下载橘子娱乐APP,让快乐来的更猛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