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视影视 - 正文

用说人话的方式解读《刺客聂隐娘》的故事!

影视毒舌
15.08.31 17:00:00

用说人话的方式解读《刺客聂隐娘》的故事!

看《刺客聂隐娘》,旁边有对情侣聒噪个不停,中间安静了一会儿,取代牢骚的是打呼声,总结其评价有三点:无聊、看不懂、不说人话,相信这也是不少观众对此片的感受吧。之前看很多业内人士对影片的评价,几乎众口一词的溢美,说是奉为神作也不为过。其中也有一些影评让观众更加不明觉厉,无助于向大众普及这部耗费了创作者多年心血的华语电影佳作。

即便再嫌《刺客聂隐娘》枯燥沉闷的人,也不能否定它的画面真是太美了!甚至有人说它能够得到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因为老外看不懂剧情但看得懂美。影片每一帧画面、每一个镜头在美学上都令人沉醉,山、水、云、林、风、人、影……整体是写意画,泼墨留白,富有诗意;细节是工笔画,服装、造型、兵刃、道具、布景尽见考究,让人看了不由得内心燃起对大唐古风古韵的向往。

可是,《刺客聂隐娘》并不是歌颂祖国山河的风光片或者弘扬古典文化的油画PPT,它是有故事有内涵的,以史实为依托。只是导演选择了极简约的表现手法,文言对白更催眠了不少观众。那么影片到底在说啥呢,既然好多人说看不懂,就忍不住想来聊几句,秉着说人话的宗旨,解读一下这部影片吧。

讲真,这是一部完全不怕剧透的电影,做足观影前的准备工作却是有意义的,要理解这个故事,一是要大致知道唐代藩镇割据的历史背景,二是要对唐传奇中聂隐娘的故事有个粗略认知。

藩镇割据与个人牺牲:聂隐娘的孤独

藩镇制度的由来,最初是唐代中央政府为了抵抗外族入侵,在边境地区设立了一些军镇,其长官叫做节度使。学过历史的人都知道大唐由盛转衰始于玄宗时的安史之乱,在平叛的过程中,朝廷不得不扩充军镇来抵御叛军的进攻,使得藩镇制度延伸到内地。到安史之乱结束时,一些原安禄山史思明的部下陆续归顺朝廷,朝廷无力彻底消灭他们,只得赏功封地,又形成了一些不是很听话的藩镇。这些藩镇拥兵自重,逐渐在军事、财政、人事方面形成了不受中央政府控制的局面,就叫藩镇割据。说白了,就是我的地盘我做主,一不高兴还起个兵叛个乱,赶得皇帝到处跑。

在唐朝灭亡之前一百多年的岁月里,藩镇和朝廷的关系一直很微妙,并不是每个藩镇都是割据者,也有不少是听朝廷话的,中间皇帝也曾想尽方法去削藩,唐宪宗时期就出现过“元和中兴”,暂时平定藩镇割据,实现了表面的统一。

《刺客聂隐娘》故事发生在元和中兴之前,宪宗已经即位,开始着手削弱藩镇的势力。魏博是当时最强的藩镇,统率地区为今天的河北南部、山东北部。它名义上服从朝廷﹐实际上就是一个独立小王国,节度使作为一方霸主,要么是父死子继﹐要么是大将代立﹐朝廷无法过问。所以说,魏博的势力越大,对朝廷的威胁也就越大,一旦野心膨胀,很容易重蹈安史之乱的覆辙。

为了牵制这个心头大患,唐德宗(玄宗重孙,宪宗爷爷)把嘉诚公主嫁给了魏博节度使田绪,临行前送给她一对玉玦表达决绝之意,潜台词就是说:你嫁过去此后就不要想再回来了,安心在那里盯着老公孩子,别让他们来冒犯朝廷,这就是你,作为一个公主的使命。

嘉诚公主从繁华胜景的长安来到民风彪悍的魏博,为了显示决心,把原来身边的宫女仆人全部遣散,努力融入当地环境之中,其实就是破釜沉舟,以一己之力来维系和平。

嘉诚公主有个双胞胎姐妹嘉信公主,早年因战乱流落在外,修道练剑,潜伏在魏博附近,训练杀手来刺杀暴虐的藩镇官员。姐妹俩一明一暗,如《一代宗师》里所说,一个成了面子,一个成了里子。她们方式不同,共同目标都是维护皇家权威,使藩镇不得逾越黄河一步,以免其兴兵作乱危害社稷。

嘉诚公主下嫁到魏博时,田绪小老婆生的儿子田季安已经四岁,乳名六郎,后由公主抚养长大,宠爱程度超过其他兄弟,在父亲死后继任为节度使。史书记载田季安是田绪的第三子,母亲身份低微,如果没有公主这么一个尊贵的嫡母支持,肯定难以继位。公主没有子嗣,此举就是要通过自己的影响,让田家父子维持魏博和朝廷之间的和平局面,甚至归顺朝廷,用心良苦。

聂隐娘本是文学里杜撰的人物,电影又做了新的改编。她在片中是魏博将领聂锋的女儿,乳名窈七。母亲聂田氏是田季安的姑姑(片中聂田氏有个哥哥田兴,历史上是田季安堂叔,她应该是堂姑),所以聂隐娘和田季安是姑表亲,有一段青梅竹马的初恋情怀,且刻骨铭心,至少对聂隐娘来说是如此。

从影片描述来看,聂、田两家人的政治倾向也不尽相同。在魏博错综复杂的各派势力中,聂田氏和哥哥田兴是心向公主的亲朝廷党。田兴和聂田氏曾经负责迎接公主大婚,聂田氏又是公主身边的录事官,从言辞看得出她对公主十分敬重;此外怀疑田兴可能倾慕公主(因为公主很美啊,这是一条暗线,展开大可以拍电视剧了),他在朝堂辩论中公然反对魏博与朝廷相抗,因此被田季安贬黜去临清任职。聂锋是田家的家将,忠于主公,当田季安命他护送田兴去上任时,背叛了自己的大舅子,说出了田兴假装中风痹的事实。

由于聂家是公主在魏博的亲信,她曾把一对玉玦分赐给六郎和窈七,希望他们长大后完婚,亲上加亲。没想到另一藩镇的元谊率万人归附魏博,田绪让儿子六郎和元家的女儿结亲,公主考虑到六郎是庶出,若想保证他顺利继位必须加强他的力量,只得同意了这门婚事,于是,可怜的窈七在权力博弈中被抛弃,成了政治交易的牺牲品。

电影中田季安对爱妾瑚姬回忆说,自己小时候高烧不退命在垂危,是被聂锋以土法治好的,意识模糊中感受到窈七的目光一直守护着自己。由此可见聂隐娘自小就深爱着自己的表兄,然而她的爱情在政治利益面前渺小得不值一提。没想到时年十岁的她心气颇高,闻讯居然闯入了元家府邸,差点送命。无奈何,嘉诚公主只好让道姑公主把窈七带走,既是为了让田元之间的政治婚姻顺利缔结,也是为了保护她。从小就倔强十足的窈七之所以肯跟道姑走,拜她为师学剑十三年,则是因为她的容貌和自己自小崇拜的嘉诚公主一模一样。

影片对所有往事全部是侧写,在每个人的唠家常中,通过支离破碎的台词拼凑而成,看似风轻云淡,实则隐藏着多少权谋计算,波谲云诡,一步一惊心。田季安知晓聂隐娘对自己的感情,即便如此,想必他娶元氏也是心甘情愿的抉择,在权力面前,爱情又算什么呢?从田季安对元氏的态度来看,虽然她是他三个儿子的母亲,他并不爱她,她也心如明镜,他们只是貌合神离的利益共同体,仅此而已!

开场一段黑白画面,是道姑命聂隐娘去刺杀两个作恶多端的官僚,实际上也是对她的试炼。前者一击致命,干脆利落;后者功败垂成,只因官僚的小儿子可爱而不忍下手,充分表明了聂隐娘这个人物的特质:剑术精妙,有悲悯心,有自主意识,并不盲目遵从师命。道姑说她剑术已成,剑道未成,命她回魏博刺杀表兄田季安。

这个任务实在很残酷,多年没回家,一回去就是要去手刃曾经深爱的男子,即便他背弃了自己。此处可以尽情脑补,也许,在聂隐娘学剑的十三年里,内心深处从未忘记过对表哥的思恋。面对小儿她都下不了手,对心上人又怎么可能说杀就杀呢?师父之所以下此命令,一是认为田季安危害朝廷不可不除,二是希望聂隐娘断爱绝情,只有这样才能修成剑道至高境界。

聂隐娘在全片由始至终都板着一张苦瓜脸,目光深沉,面无表情,即使受伤也是隐忍,只在听闻嘉诚公主死讯时情绪爆发了一次,蒙着脸痛哭失声,不知是伤恸公主的不幸还是自己。(舒淇演的很赞,说是面瘫也是有各种细微情绪变化的,她的确是一个充满灵气的好演员。)

青鸾舞镜,哀鸣至绝,是嘉诚公主教聂隐娘抚琴时对她说的故事,感怀的却是自己的身世。美丽而忧郁的面庞,是她留在聂隐娘心中永恒的记忆。一个人,没有同类!拥有这种彻骨孤独的,世上又岂止她一人?

感觉聂隐娘一开始就没有真想刺杀田季安,否则早就下手,她想先通过观察,确定自己是否应该杀他。她默默潜入田府,静静窥视着他,撞到他的妻子、儿子,看他与瑚姬亲热,听他娓娓道来和自己当年的往事,波澜不惊的外表下,内心应是五味杂陈,暗流汹涌。终于明白这男人是政治动物,恐怕从来就不知道什么是爱情。胡姬的一句“替窈七不平”也许出自真心,也许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傻白甜讨主公欢心,但却触动了聂隐娘心底柔软的地方,她后来义救有孕在身的瑚姬也和此有关吧。

田元氏的身份和所作所为,应是聂隐娘最终放弃刺杀田季安的原因。这个神秘的女子,杀伐果决,官方认证是田季安的夫人,魏博主母,背后有自家的一股强大黑暗势力,而且是典型的反朝廷党;同时她还是戴着金色面具的刺客精精儿。

魏博曾有个叫丘绛的官员,得罪了田季安,在被贬的路上为人所活埋。田季安贬黜亲朝廷的田兴后,特地找元氏说不希望再有人被活埋,说明田季安隐约知道元氏暗杀官员的所为,旁敲侧击予以警告。史书记载田季安性情残暴,丘绛为他所杀,田兴也差点性命不保被迫装病,影片倒是替他洗白不少,合着坏事都是他老婆干的。(张震演这种枭雄帅得不要不要的,私心也不希望他是残暴不仁无可救药的人呀!)

田元氏派出杀手刺伤了护送田兴的聂锋,将田兴扔到土坑里打算活埋,幸亏被路过的磨镜少年仗义出手阻止,聂隐娘也及时赶到救下了父亲和舅舅。

之后聂隐娘与精精儿树林一战,电光火石间胜负已定,精精儿面具脱落露出元氏的真容,聂隐娘背部负伤不动声色。精精儿杀不了聂隐娘,是因为不敌;聂隐娘没有杀精精儿,是觉得不必,毕竟对方是魏博主母,自己剑术胜过她,起个震慑作用就行了,万一还有什么歹念,随时可以再去取她性命。两人心照不宣,各自离去。我当时想过精精儿会不会突施偷袭,趁聂隐娘转身随手挥出一道暗器……事实证明这是一场公平公正的对决,表达了古朴而磊落的侠义武道,倒是我小人了,⊙﹏⊙b汗。

瑚姬用鸡血假冒月经隐瞒孕事,说明她不是真的傻白甜,知道大房田元氏厉害,怕被她害死。田元氏果然命胡僧以纸人符咒之术杀她,为聂隐娘所救(不知这个高鼻深目的胡僧,是想说巫术传自国外呢,还是想说我大唐文化兼容并蓄胡汉融合)。田季安的亲信侍卫夏靖捡起小纸人,又牵出田季安父亲田绪忽然暴毙的真相,在他死亡的床榻下也发现了类似纸人。(心疼饰演夏靖的阮经天貌似到此处才有几句台词,之前一直作为一个人肉背景板的存在)

原来这是好大一个局,元氏嫁给田季安,谋害其父田绪,当上主母,生下三个儿子。如果田季安也死了,儿子年纪尚小,魏博自然就落入了元家人的掌控,天下必将大乱,后果不堪设想。聂隐娘的父母亲人自然也难以幸免,所以她不杀田季安,不是为了对他似有若无的旧情,而是为了家人和天下!所以道姑说她“剑术已成,却不能斩绝人伦之亲”。

田季安得知元氏所做的一切尽管盛怒,却又无法杀她,除了元氏有三个儿子做依靠,估计她背后的势力也不可小觑。元氏也是个了不得的硬气女人,搂着仨孩子横眉冷对暴跳如雷的田季安,你能把老娘怎么样啊?她如果入宫肯定是武则天韦后那一流的!(周韵本身就是外柔内刚的性格,这个角色把她的气场体现出来了,美艳又有范儿!)

临近影片结尾处,魏博众臣又在讨论朝政,声音渐低,直至无声。是和朝廷公然分庭抗礼,还是继续维持表面的平衡,田季安如何决断并不重要了。事实上他已经时日无多。按史书记载,田季安沉溺酒色,杀戮无度,三十二岁就暴毙而亡。夫人元氏命众将士支持其子田怀谏,然而田怀谏只有十一岁,大权落入家僮蒋士则(片中也露一小脸)手中,于是众将士便拥立田兴继任节度使,并斩杀了蒋士则。这些都是电影之外的故事了。

别看电影里田兴只作为聂隐娘舅舅而出现,以为他就打个酱油,在藩镇割据史上他可是个非常重要的人物。田兴爱读儒书,谨慎谦虚,遵从礼法,人缘非常好,简直可以说是深明大义,后被赐名田弘正,更是富有主旋律色彩。他上任后率部归顺了唐宪宗,还把倒霉孩子田怀谏送入京城为官,为削藩平叛实现元和中兴做出巨大贡献。只是他的命运也蛮悲惨,后来担任成德节度使部下发生兵变,全家被杀。而唐宪宗本人也为宦官所害,短暂中兴之后又是长期的纷乱。

弄清楚和藩镇割据有关的这些历史因果,理顺各种人物关系,再去看电影《刺杀聂隐娘》,你是不是就能从剧情迷雾中走出来了呢?除了欣赏唯美的画面还能揣摩角色心境,乐趣多多吧?

在电影里,和田季安、田兴等真正在历史舞台上翻云覆雨的男性政治人物相比,聂隐娘、两位公主、田元氏、瑚姬这几位女性角色更加让人印象深刻,她们承受着命运的无常与捉弄,每个人的人生都是大写的悲剧。聂隐娘是其中相对幸运的,她有勇气选择不杀,选择离开,走一条与师父截然不同的道路。她追求的不是剑道,而是人道,向往普通人的田园生活。

师徒之间的最后一战便是诀别,聂隐娘离去的黑色身影是解脱,而伫立山峰云雾缭绕间的白衣道姑,那份孤绝清冷,更加令人动容。

唐传奇与磨镜少年:聂隐娘的归宿

《刺客聂隐娘》和唐传奇中的聂隐娘故事差很大,原作篇幅极短,之所以说简单了解一下即可,目的是得以明白妻夫木聪饰演的磨镜少年是什么人。

据唐传奇,聂隐娘是魏博将领聂锋之女,十岁时被一个尼姑带走学剑,五年后返家。有天一个磨镜少年来到聂家门前,隐娘说:“这个人可以做我的丈夫。”于是便嫁给了他。所以说,磨镜少年应该是最后和聂隐娘共度一生的人。

曝光的剧本里,对磨镜少年的前世今生有挺多描写,他本是倭国(日本)人,跟着遣唐使来华,因为船难滞留在大唐,以磨镜为生,偶然间拔刀相助,救了聂隐娘的父亲和舅舅,并引着他们在乡间疗伤相处了一段时间。他曾和聂隐娘讲述自己的身世,怀念起远在家乡、新婚后就分别的妻子,那洋溢记忆光彩的脸感染了聂隐娘,让她露出了罕见的微笑,答应送他由新罗转道返乡。

磨镜少年回忆往事的戏份都拍了,但成片时出于全局考虑被侯孝贤给删了,饰演他妻子的忽那汐里也无缘露面。影片只保留了他仗义救人,以及等到聂隐娘守诺归来,一起前往新罗的镜头。磨镜少年开始也没台词,最后才有两句不灵光的汉语,让人能推测出他不是中国人。但对于完全没做观影准备工作的人来说,根本不晓得他怎么忽然冒出来,又是什么人,聂隐娘为什么送他去新罗,完全一头雾水,这绝不能怪观众理解能力差了。个人认为,关于他的身世应该有交代,不然只能说是一种残缺的遗憾。

磨镜少年和魏博没有干系,出手救人完全是路见不平,是片中真正有侠义精神的人。他心地纯良,笑容明朗如春风拂面,给聂隐娘晦暗的人生带去了一缕阳光。侯孝贤筹拍电影时考虑过由金城武来出演舒淇丈夫,应该就是这个角色,反正都是日本人。我觉得选择妻夫木聪简直太合适不过了!他可是以孩子般纯真的治愈系笑容著称于日本演艺圈的,暖男指数爆表,在电影里贴着小胡子看不清脸也能感受到他的亲和力。

结局是聂隐娘和磨镜少年结伴同行,消失在苍茫烟波中。至于他们是否成亲,由大家去想象吧。

刺客聂隐娘还可以拍成什么样?

看完上面的故事,你有木有感觉到,《刺客聂隐娘》绝对可以拍成一部80集的电视剧!

是的,它可以拍成一部乱世奇情剧,一个男人(田季安)和三个女人(聂隐娘、元氏、瑚姬)的爱情故事:一个是青梅竹马的初恋表妹,曾惨被抛弃,多年后回来报复,相爱相杀;一个是政治联姻的妻子,得到他的人得不到他的心,于是爱之深恨之切,疯狂揽权;一个是表面单纯无辜柔弱娇滴滴的爱妾,没准心机深重还是潜伏的外族特务……完全具备狗血洒满天、反转再反转的潜力啊!

它也可以拍成一部历史权谋剧,朝廷、藩镇、游侠、刺客,几股势力相互制衡,推动历史前行,有战斗有宫斗有宅斗,再加上横跨几十年三代人的恩怨情仇,男主角变成田兴都可以,因为他笑到最后。

不考虑添枝加叶拉长注水,它更可以拍成一部华丽丽的商业武侠电影!

说《刺客聂隐娘》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武侠片,相信大家没有异议吧?有武侠之意无其形,动作设计走的是古龙小说的笔法,高手对决一招即定输赢。如果换成金庸梁羽生的笔法,聂隐娘开篇刺杀俩官僚,与田季安的第一次交手,和磨镜少年力战众杀手,与精精儿的林中对决,与师父的诀别之战,五场打戏可以层层推进,不用太高要求,按《道士下山》动作设计的路数来拍,多点花活,加点特效,让人眼花缭乱是没问题的了。

但!是!这些统统不是侯孝贤!他偏要按照自己的方式做减法,拍摄了大量的素材却只取了一部分剪裁成如今的《刺客聂隐娘》,哪怕让大多数人看不懂,一部分人似懂非懂。在浮躁的当下,恐怕也只有他能做到不迎合市场,不献媚观众,做出这么一部独一无二的电影,真心表示尊敬!

侯孝贤在《刺客聂隐娘》表达的最直接的情感主题,是孤独!光影流转间,它无处不在:在聂隐娘落寞的眼神里、田季安倦怠的表情里、田元氏凄艳的冷笑里、嘉诚公主伤感的讲述里、道姑公主阴冷的杀气里……也在萧瑟的风里、飘渺的云雾里、摇曳的烛火里、潋滟的水光里、幽暗的山洞里,甚至在宁静的世外桃源,也能感受到它的气息……

孤独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原本可以意会无需言传,侯孝贤却忍不住通过聂隐娘之口说了出来:一个人,没有同类!我想,他还是怕所有人都看不懂

(版权归橘子娱乐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收藏文章

为您推荐

影视
一代宗师
道士下山
点击查看更多

热门评论

登录后可评论
限140字
发布
热门文章
换一批
推荐明星 查看全部明星
推荐热词

建议
反馈

Feedback

橘子娱乐二维码
扫码下载橘子娱乐APP,让快乐来的更猛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