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策划重磅专访 - 正文

专访《黑处有什么》导演王一淳:关掉美图秀秀,我们都是小镇青年

鸭子-橘子编辑
16.10.17 12:15:23

专访《黑处有什么》导演王一淳:关掉美图秀秀,我们都是小镇青年

题记:2015年,王一淳凭借处女作《黑处有什么》入围FIRST青年影展竞赛单元。当时,评委内部吵得厉害,学院派评委不知道这拍得什么东西,这么乱,又这么开放。主席姜文压住争议,以“少有那么坏、那么荒诞的作品”为由,给了王一淳最佳导演奖。

2016年10月14日,删改20分钟后拿到龙标,《黑处有什么》正式上映。

王一淳陷入了一场巨大的危机。

《黑处有什么》上映前一天,准确说是上映前7小时,电影资源泄露,网上出现高清下载版。不止如此,下载版还是2015年,她参展时放映的无删减、无龙标版。

我们见到她时,她刚得知了这个消息,只是并不太着急。宣传公司正在疯狂找人解决这件事,她说大概能想到是哪个阶段流出的资源,挺讨厌的,但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急也没用。

专访《黑处有什么》导演王一淳:关掉美图秀秀,我们都是小镇青年

那一代人不是不爱,是不太会爱

2002年,王一淳的父亲去世了。

她跟爸爸的感情其实没那么好,再年轻一点时,她甚至怀疑过以后我爸去世了,我会哭吗?真发生的时候,打击前所未有,几乎一整年的时间,她都困在一种回忆的状态里。

《黑处有什么》的剧本,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写。最初,故事讲的是小女孩早恋,以及她和爸爸的关系。那时候她20几岁,对初恋的记忆还很清晰,心里还有很多小女生情节。写着写着,初恋的东西越写越少,最后就差不多没了。

2002年开写,2014年开拍,中间这12年里,她结了婚,生了小孩,故事的重心也变化了好几次,最后形成的东西,跟最初已经很不一样。2014年,她觉得再改也改不出个什么花来,于是自己投了300万,把电影拍了,取景地就在她的老家。

1977年,王一淳出生于河南小镇里一个国企大院,院里什么都有,托儿所、学校、医院、商店,像个封闭的小世界。大家来自天南海北,操着不同方言一起工作、生活。

上初中的时候,王一淳是那种看着乖,内里不安分的学生。她向往大城市,看报纸上写,城市里出行都坐公共汽车,她那儿没有,骑自行车一会儿就能遛到头。后来,她又看报纸上写什么“择校热”,还纳闷:“这择什么校呢?不就一个校嘛,有什么好择的?”

拍摄中,她想到很多以前的事。那时候,她跟所有的青春期少女一样,跟爸爸关系很差,觉得他唠叨这、唠叨那,烦得不行。吵架是家常便饭,通常也没有和解过程,典型的中式父女关系。很难想到,十几年后,她会因为爸爸去世,而开始构思一部电影。

影片本来还有一个结尾,后来剪掉了——电影里的女孩长大了,接到爸爸去世的消息,回到老家。妈妈给了她一叠爸爸攒下的存折,余额显示给她存了很多钱,她想着爸爸平时那么抠,也不知道这钱都是怎么存下来的。

现在她觉得,那一代人不是不爱,是不太会爱。某种程度上,他们觉得给你吃好、穿好,就是对你最大的爱了。他们挨饿的记忆很深,电影中的爸爸有说:“你们怎么命那么好,刚能吃饱饭就来了,像赶着饭点来的一样。”在他心中,这就是蜜罐了,你们都是蜜罐子里泡大的一代。

王一淳也有了自己的小女孩,8岁。她本身不是喜欢孩子的人,结果女儿出生后,跟她特别亲,处得特别好。采访前一天她去路演,回到家,闺女给她做了小蛋糕,做了奶茶,做了别的小点心,摆得漂漂亮亮。还在桌上放了一个“Reserve(预约)”的牌子,只能她坐,别人谁坐那儿都不行。

我们都是青春的幸存者

小时候,王一淳对于“性”的认识主要来自大人们不小心遗落的火车小报,小报纸张很差,用词露骨,她偷着翻,想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好玩的东西。

小孩都好奇,可学校、家庭却都对性讳莫如深、避而不谈。

她记得初中时候,其实有生理卫生课。到了那一课,老师就说:“同学们自己看书,有什么不懂的来问我。”然后忙自己的事儿去了。当时,真有一个小孩举手了,很认真问:“老师,这个精子和卵子在哪儿?怎么相遇的呢?”当时老师正怀孕,挺着大肚子,做了那事儿,却不说,只黑着脸:“回家问你妈去!”

那时,她也看妈妈订的《家庭》杂志,想不明白性这么丑、这么肮脏,怎么还有人好这事儿呢?

于是,电影里,她拍了这么一段非常有趣的戏:14岁的女主角曲靖花一块钱,买票进了录像厅,银幕上放着情色片《蜜桃成熟时》。她看着两个演员在银幕上接吻,眼泪控制不住流了满脸。

在此之前,女主角接触到与性相关的,只有强奸杀人案、敬老院的猥琐老头,好像性真是特别肮脏、丑恶的一件事。她也有过一次懵懵懂懂的小萌动,可两个人手都没牵上,就被当成看黄色录像的小混子,抓到保卫科去了。

真正让她觉得美好的,就是《蜜桃成熟时》。她发现两个人之间,其实可以很美好,她可能会为自己心里某种脆弱的东西,刚刚萌芽就被灭掉了,多少生出些惋惜。

90年代里,这样关于性启蒙的故事似乎层在每一个小镇上演。同时,一些关于杀人、死人的惊悚风声,也会吹到每家每户里去。

上高中时,王一淳听说学校厕所里发现了女尸,究竟什么情况没人知道,只是当时所有男生确实都被叫去抽血,公安在学校四处搜查。电影里的强奸杀人案,一部分从此而来,另一部分则来自90年代初真实发生的大案——1995聂树斌案,以及前不久又被翻出来的内蒙呼格吉勒图案。

电影中,有好几个意味深长的镜头,分别给了里面不同的男性角色:一直尾随的奇怪男子、理发店的理发师、甚至卖猪肉的大叔,但直到最后都没有点破凶手究竟是谁。

凶手是谁重要吗?其实这些都是小镇里的惊悚风声,没人知道真相,案件人群中口口相传,凶手也许就潜藏在隔壁。孩子们只当是谈资,却从未把自己放到其中去。现在回想,那时候身体恣意生长,危机四处潜伏,能平安的长大似乎都是一种偶然。

对于电影的概括,王一淳觉得还是史航说得更好:“我们都是青春的幸存者。”

关掉美图秀秀,我们都是小镇青年

《黑处有什么》上映前,王一淳在各大一线城市都做过路演、映后交流。

上海放映时,有一个观众提问,讲到那时候很多老师都像影片中一样,简单粗暴,最后一排突然有人喊起来:“那是你们偏远落后地区,我们大上海不是这样的”。

周围的上海观众一顿痛骂:“你什么玩意啊,我小时候反正是这样。”王一淳解释可能是没生在大上海,不太了解大上海的生活,上海观众说:“大上海怎么了?大上海那个时候一样是这样的。”

这件事很有意思。就像去年春节流行的段子:平时大家都是Isabel、Lisa,春节回家就不行了,都是翠花、狗剩什么的。

在大城市生活的人,好像都力争要活得特别洋气,但有趣的是,每一场放映完,王一淳都能听到观众承认说,我们其实都是小地方来的,我们从前都是小镇青年。

她把这种神奇的现场,归于电影的真实感。

电影取景地就在她的老家,甚至很多演员,都是从当地人里面选出来。比如片中老跟着曲靖,看着有点像凶手的人,其实就是他们拍摄时老围观的群众,她一个小学同学的哥哥。

90年代不是一个很美好的时代。犯罪猖獗,警察无能,查案方法局限。老师粗暴教育,父母粗暴关心,几个大妈坐在一起嚼嘴皮子,传出的流言碎语就能毁掉好几个人。

好像每个学校里,都会有个漂亮的老留级生,学习不好,打扮出格,跟“外面的人”联系很多,同班人羡慕又有点嫉妒,但嘴上最会贬低。每个学校也都有个扛把子,带着三两个小小弟,看谁不顺眼就打几下。老师都怕他们,老师他们都敢打。

王一淳看过一些青春片、小说,真正喜欢的是《阳光灿烂的日子》、《动物凶猛》,质感粗糙,荷尔蒙躁动,而很多别的,她不太欣赏得了。“就像用了美图秀秀,把环境、人、事都修饰得整齐、美好,那些不太美好的边边角角都磨皮磨掉了。事实上,不是这样。”

她想很诚实的呈现了90年代的黑处,这些不太好的边边角角,反倒发现给观众们了一些不一样的感动。

“有些人多少会有一些不自觉的粉饰,可如果你特别真诚的跟他交流,没有隐瞒、毫不保留的把我的成长背景给你看,同时你确实也看到了自己的话,大家就都特别勇于承认,自己其实也是一个小镇青年。”

最后几句

整部电影里,王一淳最喜欢的道具是大头娃娃面具,红脸蛋、咧着嘴,眼睛那儿有两个小洞能看到前面,现在已经很少见。对那个面具印象很深,是因为它在笑,笑得特别幸福,笑得特别夸张,甚至夸张得有点荒诞、阴森的感觉。

这跟她本人的气质完全是相反的——她本人也很爱笑,大咧咧的,幸福度很高的样子。离开时,资源泄露的事还未解决,我询问她会不会有未删减版发行,她笑说,应该会吧,这不今天就有流出了。

专访《黑处有什么》导演王一淳:关掉美图秀秀,我们都是小镇青年

(版权归橘子娱乐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收藏文章

为您推荐

重磅专访
阳光灿烂的日子

热门评论

登录后可评论
限140字
发布
热门文章
换一批
推荐明星 查看全部明星
推荐热词

建议
反馈

Feedback

橘子娱乐二维码
扫码下载橘子娱乐APP,让快乐来的更猛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