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娱乐 - 正文

我们采访了5位法医,和他们聊了聊亲身经历的故事

低气压少女-橘子编辑
16.10.30 13:47:06

我们采访了5位法医,和他们聊了聊亲身经历的故事

法医,是一个天生自带神秘性的职业,但最近播出的网剧《法医秦明》却为更多外行观众揭开了它的神秘面纱。橘子君和同事也在追这部剧,国产片里罕见的重口味画面和快节奏的剧情展开都让我们挺兴奋的。

不光是我们,在知乎、微博这样的社交平台上,网友对法医的热情也很高涨。打开网页随便翻一翻,你就能找到类似“看了《法医秦明》以后,在想什么样的女人会嫁给男法医?”的问题。

法医确实火了。不过帅气光鲜的外表往往是电视剧为了好看呈现出的样子,而现实远比我们的想象艰苦得多。

所以橘子君也好奇——真正的法医工作究竟是什么样子,当然我更好奇的是他们有没有经历过类似《法医秦明》中“恐怖”的案件。

为了这次采访,我联系到了三位法医工作者和两位法医专业在读生。法医工作有它自己的特殊性,因此联系的过程并不容易。特别感谢他们能抽出时间来接受橘子娱乐的采访,容忍和我这个外行少女聊天30分钟。

采访开始,我先问了问他们如何评价《法医秦明》这部电视剧。

「刘法医,一位退休老法医,生于上世纪50年代,做法医做了一辈子」

“道具还是挺逼真的”

(刘法医没看过《法医秦明》,所以橘子君截取了第二集中秦明去案发现场的片段拿给他看。对,就是前两集中最刺激的那一段。)

我们采访了5位法医,和他们聊了聊亲身经历的故事

“其实在说这个之前,我想讲一下,一般人理解的法医叫做现场勘察和病理解剖,而真正的法医概念要大于它。这个概念随着时代的变化还在扩展,除了轻重伤害、医疗事故、精神鉴定,现在又加了亲自鉴定等等这类的内容。

说回刚才你给我看的片段,道具做得还可以。比如锅里的是人体脊柱的骨头,上面有棘突。

我们采访了5位法医,和他们聊了聊亲身经历的故事

不过里面人的油有点白,实际上人的油没有那么白。中国是黄种人,人的油有点接近牛油。牛油不是偏黄色吗?但是它比牛油的颜色还要淡一点。尤其大胖子,你要是剌开以后那么厚,全都是黄色的脂肪。”

我们采访了5位法医,和他们聊了聊亲身经历的故事

「死者代言人,知乎上的法医学话题优秀回答者,一位没有喵的爱喵法医」

“看法医相关的电视剧,总觉得自己在加班”

“我加一起可能看了有半个小时,差不多一集的样子。

个人来讲,我不太看这些东西的原因。一方面是始终觉得每天的工作就是这些内容,空闲时还要再看类似的电视剧,会让我觉得好像这活永远都干不完的样子……

另外一个,毕竟法医的题材有很多做一些专业性铺垫。比如当秦明在剧中发现了什么证据的时候,对于观众来说也许不懂这个,意识不到有什么很重要的地方,但是对我们来讲,通常一看到细节就知道后边怎么回事儿了,感觉被剧透了好没意思哈哈。”

「郑八只,一位在法医专业就读的萌妹子,即将步入职场实习的法医新人」

“真的好羡慕秦明的解剖台”

“我先看了两集多,看到其中涉及知识科普,特别是法医人类学的部分,是比较准确的,当中也有些操作确实运用了法医上的知识。

包括通过尸块的骨头,颈骨来推测身高,通过齿骨来推测性别,这个是现在很常用的一些方法,实际当中都在用的。

但是演员方面,可能是因为电视剧的效果,肯定跟现实有不同。比如主角每次到现场工作,穿的都是西装。而据我所知,我们的老师出现场因为要帮助搬尸体等等,一般穿得比较休闲一点。

还有有些情节中,主演接触一些东西之前没有及时的戴手套,这个其实不是特别规范。不过我真的很羡慕他们的解剖室,因为现实中的条件没有电视剧里那么好。”

听专业的人讲专业剧是一件特别享受的事情。采访开始还没多久,橘子君就已经不自觉地“迷妹脸”了。当然作为文章的主角,更重要的就是由他们来讲讲自己亲身经历的故事。

「郑法医,来自广州中山大学」

“法医真不是因为喜欢尸体才选择这行的”

“其实法医分很多种,在不同的单位,工作也会不一样。有些在公安局、法院,在社会鉴定机构,我的工作当然和你们在电视剧常见的不完全一样。

我主要是在学校,日常工作主要分为三大块——一方面是做解剖检案,比如经常会有各地委托,然后我就去做解剖,之后取样,还有显微镜下阅片,根据他的病例撰写报告,再出报告;另一方面是搞科研、做实验;还有相关的教学。

因为对法医接触少,再加上影视剧的渲染,可能很多人都会对我们的行业有一定程度的误解。

我之前加了一个专业交流群,有些网友进来就会提出来想听猎奇故事,看血腥的照片。包括我看到知乎上的同行会被问,你是不是喜欢尸体才选择这一行的?还有些高中生,他说想选法医,是因为喜欢重口味的东西,这绝对是对法医的误解。

我觉得很多时候是外界对这个专业不了解,按照自己的想象来。所以《法医秦明》其实也挺好的,我没看过电视剧不知道拍得如何,但小说中书写的案子很真实,比较能够反映法医的工作。

做法医时间久了,会有一些朋友说,你太理性、冷血了。可能确实是,对于生死,你会觉得理所当然。但这也是工作的要求,如果法医总是很感性的状态的话,很多场面会难以应付。”

「刘法医」

“做完解剖,看到肉就想吐”

“(上世纪)八几年的时候,我曾经在刑侦处工作待过一段时间。那时候我要24小时值班,可能一天都没有事儿,临了要交班或者刚要吃早饭的时候,突然大喇叭就喊‘法医、照相、物证’,我们立马要几分钟之内拿东西、出现场。

记得我最早出现场,是一个老师带我去的。我们是坐警车去的太平间,那个医院条件还特别差,太平间脏着呢。当时是夏天,有个人在家里去世了,他的姐姐发现之后就报警,把他送到医院了。

尸体是四十岁左右的男性,因为天气很热,脑袋腐败地有那么大(手里比划着西瓜大小),外观看起来是黑和绿组成的水肿状态。实际上去世只有五六天,时间不算久。给我分配的工作是用手锯把头部剌开,露出颅骨。

当时我问老师:‘能戴口罩吗?’

她说:‘你说呢?’

我说:‘我看您没戴。’

‘那你也别戴。’

后来我又拿手锯‘吭哧吭哧’地把这个颅骨锯开,不能一下到底,这儿锯一道,这儿据一道,锯到最后了,再脑袋壳敲开,里面还有一个硬脑膜。当时尸体的脑组织已经都快液化了,就是脑组织已经塌陷下去了,像很软的豆腐脑一样。而且气味是很多人都没办法接受的。

我记得1973、74年那会儿,我在重庆的军医大学学解剖。重庆那边经常吃腊肉,那个腊肉的颜色和泡在福尔马林里的尸体颜色特别像。虽然当时经济条件特别困难,很少吃肉,不过有肉我也不吃。因为没法吃,吃了就会有反应。

还有一回,我去北京香山的一个现场做解剖。因为夏天,现场环境又差,我就把当时军装的衬衣塞到裤子里,裤腿塞到袜子里,做一个简单的防护。

结果干了一下午活回来,吃饭之前我去卫生间洗澡。一撩衬衣,掉的都是蛆,蛆还顺着我胳膊爬。我也顾不上冷水还是热水了,直接就把裤、衣服都脱了,在那用冷水洗。

所以说,做法医,真的需要很强的承受能力,不管是心理还是生理上的,要不然做不了。” 

「死者代言人,法医」

“对我影响最大的往往不是面对死者”

“我个人来讲,从事的是法医病理和法医临床的工作。之前我跟着公安的法医差不多有一年左右的时间,所以他们的工作模式和方式我也了解,但现在我的工作倾向于书面一点。

如果算上上学时的实习,还有假期申请到公安见习的话,我接触法医得有三年多的时间了。在正式做法医之前,我也跟着出了相当多的现场,所以第一次真正做尸检之前,已经看过很多案件了。

第一次没有太多感触,唯一的感觉就是很新鲜。这个新鲜,指的是尸体的新鲜。因为我们在学校里上解剖课的时候,用的尸体都是被福尔马林泡了很久的,其中的肌肉或者是人的组织,颜色会改变,而且很硬。所以真正第一次做解剖的时候,对比之前就会有这样的感受。

不过虽然之前已经看过别人操作了,但实际上和亲自动手还是不一样。我那时候发现这确实是个技术活,也有些紧张,很怕切不好或者把哪里弄坏了。

另一方面又觉得操作很简单粗暴,这个简单粗暴是相对于我们上解剖课的时候,老师会说你不能破坏的结构是坚决不能碰,每一下都要非常非常小心。但是真正工作以后实操的时候相对于放得开一点,稍微切坏一点点都没什么大不了的。

其实从事法医这几年,很多时候遇到死亡的人本身,不会对我造成什么冲击和影响,因为这就是我选择的工作,需要我去面对的工作对象。反而是死者的家属这些活着的人带给我的冲击力要更多。

我曾经遇到过一个案例,几个来自全国各地的人,他们并不相识,而是从网上认识的。每个人都要自己痛苦的原因,认识之后,互相约着到同一个地方集体自杀。我们去出现场,对我来说无非是死的人数多一点,你看我就会这么想。

然而一旦第二天、第三天,死者的家属来了,我要给他们看照片,让他们辨认这是不是自己的亲人。当我看到一群人抱着一起哭,就会很难受。有时候也会觉得,一个人选择死亡,再痛苦死了之后也就过去了,但是活着的人不知道要痛苦多久。这些来源于活着的人的情感,对我的冲击很大。

「Ark,来自帝国理工学院的法医在读生,也是声音软萌的女孩」

“既然选择法医,就要有准备承受压力”

“我是法医专业的大二生,之所以选择这个专业,是因为我认识一个学法医的男生,通过他,我开始对人类法医学感兴趣,便决定去深入了解。

和国内本科先学理论不同,我现在就已经接触解剖了。可能是我的神经比较大条_(:з)∠)_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遇到特别令人恐惧的事情。我身边确实有一个软妹子,第一个案件之后她连续做了一个月噩梦,那段时间我每次看到她都会觉得她的脸色不太好,后来经历了过渡期就没事了。也会有一些女生因为坚持不下去而选择转业。

比起生理上的困难,更让我有感触的是生命的脆弱和人性的可怕,可能生活中几英镑的小事,有的人就会因此而杀人。

不过,我还是觉得既然你选择了这个职业,那你必须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一位法医在工作中需要承受的压力和辛苦,其实远比这些故事呈现的还要多。然而和他们的聊天,橘子君感触最深的就是他们对职业本身的热爱。

「死者代言人」告诉我,他并没有觉得法医给他带来了什么困难或者打击,反而过程中接触到的每一个新鲜案例都会让他感受到探索的快乐。

「郑法医」曾在知乎上写过一个令他觉得最恐怖的案例——解剖自己认识的人。现在回想起来,他觉得这件事做得很有意义,“后来查明白了同学的死因,也给了他的家属一个交代,至少要让家属知道自己的孩子不是无缘无故去世的。”

法医有它的特殊性,这种特殊性让外界总喜欢用猎奇或者异样的眼光去对待这个职业。但实际上,法医同样是人,同样在做着自己的本职工作,这又和我们有什么不同呢?

而唯一不同的是,他们更加需要被理解和尊重。

最后一句

最后,橘子君还顶着锅盖问了一个问题:“你们有没有经历过灵异事件?”

「郑法医」:“我们是党员,不信这些。”

「刘法医」:“我不信生死轮回,因为我是唯物论者。”

「死者代言人」:“我想知道这是一个平时爱看恐怖故事的人提的问题吗?”

「郑八只」:“可能最恐怖的事情就是,我的老师在别人都回家过年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在实验室里加班做解剖吧。”(心酸)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以及@张若昀、@网剧法医秦明,如有侵权请与橘子君联系)

(版权归橘子娱乐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收藏文章

为您推荐

娱乐
张若昀
点击查看更多

热门评论

登录后可评论
限140字
发布
热门文章
换一批
推荐明星 查看全部明星
推荐热词

建议
反馈

Feedback

橘子娱乐二维码
扫码下载橘子娱乐APP,让快乐来的更猛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