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策划重磅专访 - 正文

专访金晨:我身体里住着两个人,一个叫晨爷,一个是少女

低气压少女-橘子编辑
16.12.03 07:00:00

专访金晨:我身体里住着两个人,一个叫晨爷,一个是少女

题记:从走红开始,金晨就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不太一样。

她演得了《无心法师》里操着东北大碴子口音的月牙,也能在真人秀《花样姐姐》里展现自己爷们儿、不拘小节的一面。就连在新剧《极品家丁》里,金晨依然扮演着被称为“霸道女总裁”的萧玉若。说到底,这些都是外界最熟悉的金晨,“逗逼又不矫情”。

然而提到自己的性格,她却说:“我从小就特别‘分裂’,现在也是。”

有6年时间,我每天都像只“孤魂野鬼”

2011年,金晨参加了湖南卫视的一档舞蹈竞技类节目《舞动奇迹(第三季)》,并且和TVB黎诺懿一起获得了当季的总冠军。那是她初入娱乐圈时,得到的第一份肯定。

其实在成为演员之前,金晨已经学了十几年的舞蹈。她的父亲是专业的舞蹈演员,而母亲同样是干这行的。因为深知学舞的苦,所以最初父母说什么都不愿意让她接触这个兴趣。

可偏偏,男孩子气的金晨就是对漂亮的舞鞋有种深深的执念,“我对小女孩跳舞穿的舞蹈鞋、小白纱裙特别向往,那个时候天天在少年宫扒着窗户看,越看越喜欢”。金晨的性格很倔,凡是她认定的事情,别人怎么劝都没用,尤其是对待舞蹈这件事。看到她的态度那么坚定,金晨的父母也没辙了,心想既然女儿喜欢,就放手让她去学吧。

然而对金晨来说,舞蹈却是个让她很纠结的爱好——她说自己离不开跳舞,即便现在做了演员,她还是会坚持练功;但在之前26年的人生中,她最黑暗的时期同样来源于舞蹈。

中学时期,金晨离开家乡济南,去上海戏剧学院附属中学的舞蹈学院读书。十几岁的小女孩独自离家,而且还要面对陌生的环境,她完全不适应,“我当时是住校,和来自五湖四海的小伙伴一起练功,而且我还属于特别不爱说话的人,性格就变得很闷”。她用“孤魂野鬼”来形容那段时间里每天的状态:“早上五点多起床去跑步,然后晃荡着去练功房,这样的生活坚持了六年,每天都是一样的,很枯燥又很痛苦。”

金晨觉得自己是一个性格起伏很大的人。从小被父母当男孩子养,而且特别有正义感,幼儿园的时候经常和男生打架,还是当时孩子堆的“扛把子”。但到了中学时期她又变成了一个内向敏感的小姑娘。

好在,金晨的妈妈及时发现了她的变化。“当时我父母觉得我可能心里有疾病了”,金晨用浑厚的女中音开玩笑地把重音落在了“疾病”上。后来为了帮她排解独自在外的压力,金妈妈决定到上海陪她读书。

很难相信,这个充满“阴郁”气质的青春期故事曾真实地发生在金晨身上。从去年暑期因出演《无心法师》走红开始,她给外界的印象就是那个不拘小节的女汉子。连半个月前经历“选角风波”时,她都会发微博直接表达自己的想法。事后,被记者问到当时的想法,金晨也毫不避讳,“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突然间发这条微博,应是积压了一些情绪不知该怎么宣泄”,“不觉得很遗憾,以后还会有更好的机会”。

青春期时敏感内向的人,往往在成人之后仍然被当时的情绪影响。但和金晨聊天的过程中,我感受到的她并非是这样——金晨的话很多,而且特别爱笑,提起工作中遇到的压力,她说会尝试很多方式自我调节,比如想开心的事情或者一个人去爬山。说到底,如果没有得到足够的关爱与安全感,也许她没办法成长为现在这个内心强大的金晨。

是做演员让我变得爱说话了

对金晨来说,刚入行做演员的那段日子挺痛苦的。拍第一部戏的时候,她正在北京舞蹈学院的民族舞专业读大二。因为在这之前曾为某咖啡品牌拍过广告,所以她就被《七种武器之孔雀翎》片方找来担任剧中的女二号巫尊后简。

从熟悉的舞蹈课堂走到小荧幕的镜头前,金晨的状态仍然是不适应,“可能有导演看到我之后觉得你可以试着走一下这行,但我一直很排斥”。在她看来,自己内向、不善言辞的性格根本不能胜任演员的工作。 不过抱着“试试也没坏处”的心态,她还是迈出了做演员的第一步。

刚一进组,金晨就懵了,摄影师口中那些专业术语,进了她的耳朵里却变成了一门“外语”。再加之从没有接受过系统的表演学习,她也不奢求自己有什么演技。“我觉得演技对我来说太遥远了,拍一场哭戏,我只要能把眼泪哭出来就行,(记者:这要求真不高啊!)一定不高,如果我是表演系毕业的,我就知道有什么表演技巧,我在镜头前的状态,需要呈现出什么样子,但比较让我害怕的是,这些我完全不知道”。在那部戏里,金晨扮演的巫尊戏份很重,而有着丰富的内心情绪变化,这又给她增加了不小的难度。金晨没自信,她始终觉得自己是不适合做演员的,所以在拍戏期间,她给了自己很大的压力,“好像我浑身上下哪儿哪儿都不对劲,面对镜头的时候也像拍广告一样,只能做那一种表情”。

“但和我搭戏的演员,还有导演,他们对我是很宽容的,都是耐心地教我,给我讲这个是什么意思,那个是什么意思。我以前小的时候,悟性比较高,他们给我讲的东西我都能快速地吸收。就只有这一点是让我觉得挺欣慰的,不然我在剧组的状态真的是‘度日如年’。”

拍完第一部戏之后的将近两年时间里,金晨再没有继续演戏。她打算毕业之后做一名舞蹈老师,或者开一家餐厅,反正只要不演戏,怎么都行。有段时间,身边人会告诉她,或许可以试着走走这行,她才知道《七种武器之孔雀翎》播出后的反响意外的好。

“拍这几年戏,我已经开始把表演当成我的一个爱好了,你必须要爱这个职业,才能把它做好,就像我以前很爱舞蹈,虽然很苦,但我到现在还是离不开它。”

眼前的金晨特别愿意敞开了和你聊天,给你讲她以前的经历。“慢慢接触的演员朋友多了,他们大部分都是很开朗的,整个氛围就把我也带起来了”,金晨说,这就是做演员带给她最大的改变。

演每部戏,我都挺紧张的

直到现在,每遇到一个新的作品,金晨心里还是会忐忑,包括刚刚播出的新剧《极品家丁》。这是金晨第一次演喜剧,比起剧中陈赫外放式的搞笑,她演得大小姐萧玉若则显得收敛许多,“萧玉若在整部剧里是非常正常的一个角色,她不是全程在搞笑卖萌,而是冷不丁儿的某个表情会让你眼前一亮,怎么说呢,就像是‘一本正经地搞笑’”。

正是有意思的剧情让金晨有冲动接下这部剧。她说,读剧本的时候,几乎每场戏都能戳中她的笑点,但她担心自己看着好笑的画面,怎么演出来能让观众感受到同样的“笑果”?

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在角色中融入真实的性格。私底下的金晨是个不顾形象的逗比,拍照的时候经常做些搞怪夸张的动作。她觉得把平时的行为亦或是说话方式加到角色里,自然又浑然天成。

在做演员的7年里,最让金晨没底的角色是《女医明妃传》里汪美麟,“那也是我经验不足的时候,没拍过几部戏又是第一次演坏人”。开拍之前,她写了大量的人物分析,包括角色的心理变化,还有台词上的重点,“我知道哪怕可能没什么用,我还是会做这些的,因为那样心里就会比较踏实,当然做这么多功课也是有点用的”。

金晨是典型的处女座,爱钻牛角尖,也容易给自己施加压力。有时候某场戏没有发挥好,她甚至可能会难受一整天,“比如我觉得这场戏其实能演得更好,或者可以换种方式演,但它已经通过了,没有机会去重新演绎了,我就会过不去自己那道坎儿,可能一天情绪都不好。说实话,我是挺情绪化,当时特别开心,忽然想到这件事的时候,又有点低落。”所以金晨才觉得演员是个更容易内心脆弱的职业,但同为处女座的橘子君能明白,这样的心态其实是认真的另一种表现。

我也有颗泛滥的少女心啊

真人秀《花样姐姐》播出期间,金晨有个外号叫“晨爷”,在一群姐姐当中,她就是最汉子的那个。节目中有一个片段,金晨和“挑夫”Henry一起围观神兽羊驼。因为羊驼体积太大,又浑身是毛,胆小的Henry就站得远远的。反倒是旁边的金晨,二话不说直接上手摸,根本没在怕的。也难怪,宋丹丹总嫌弃她“能不能不像个汉子似的”。然而感受了内向、不自信的金晨,我不相信她永远是荧幕上的样子,因为毕竟她还是个女孩啊。

在“女汉子”的另一面,金晨也有颗泛滥的少女心,“看到动物的时候我会变得特别少女,有的人会觉得我这么爷们儿,肯定不喜欢毛茸茸的小动物,但我真的特别喜欢”。

“啊?你这么糙能照顾得了动物吗?”

听到我“嫌弃”的语气,金晨咯咯地笑了,“其实越糙的人越喜欢那种和自己反差大的,我要么喜欢特别小的,比如小猫小狗,要么就是特别大的,尤其是和我性格很像的大马”。

没有工作的时候,金晨更喜欢一个人独处,宅在家听音乐、看电影,而每当这个时候,她都特别希望有只宠物陪着——它话不多,还会不离不弃地陪伴自己。金晨曾养过一只小猫,但因为工作忙,她没办法,只能把猫送回了老家。如果可能的话,她还是想把这只小猫随身带着。

微博上,金晨给人的印象是一个开心、逗比的人,她说那是她生活中大多数时候的状态,但偶尔一个人,她就会变得格外冷静,“一般我会想一些开心的事情来调节,或者一个人爬山,看到沿途的风景,心情也会放松很多”。

最后几句

采访金晨之前,我认识的她就是荧幕上那个样子,大大咧咧的,很可爱。但后来我才发现,金晨的身体里住着两个人,一个是我们都熟悉的晨爷,另一个则是脆弱敏感的少女——她不太自信,也渴望得到外界的认可,尤其是对待演员这份工作。

我问金晨未来想成为什么样的演员,她的标准是让别人感觉踏实、接地气、实在,“因为我心里一直没底,我很需要别人对我的肯定”。也许这天并不遥远,但我更希望未来某一天能看到的是一个自信、更有底气的“演员金晨”。

(采访、文字/低气压少女 摄影/百全 后期/克里木)

(版权归橘子娱乐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收藏文章

为您推荐

重磅专访
无心法师
女医明妃传

热门评论

登录后可评论
限140字
发布
热门文章
换一批
推荐明星 查看全部明星
推荐热词

建议
反馈

Feedback

橘子娱乐二维码
扫码下载橘子娱乐APP,让快乐来的更猛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