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趣文化青年文化

这个女人因视觉像隧道被当成难得的研究对象,她却觉得自己很正常

道小理-橘子编辑
16.09.20 20:14

这个女人因视觉像隧道被当成难得的研究对象,她却觉得自己很正常

正常情况下,当我们环顾四周的时候,可以看到很多信息。办公室的桌椅,地铁站里的人群,超市里的各类商品……为了能让我们感知到周围世界复杂的信息,大脑必须处理好每一个单独的对象,比如一个朋友的鼻子,某个同事的耳朵,你家的一扇门,教室里的一个座位,鞋架上的一只鞋……然后再把它们都串联在一起,为你创造一个有层次有色彩的精彩世界。

但是,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拥有这样的“能力”。

世界上有一些人,他们不能把看到的图像拼在一起,一段时间里只能处理一个对象,或者某个对象的一部分,这在医学上被称为“综合失认(也称画片中动作失认)”,就是对所见景物不能同时理解其一种以上成分,或不能将各部分综合成一个整体。这就意味着,他们不能看见完整的一棵树,更别说树林或森林。

国外的几个研究者发现了一个不寻常的综合失认案例,他们找到了一个独特的切入点,开始研究起一个谜题——大脑是怎么让无意识的信息处理和有意识的认知心理和谐共处一起工作的?

“她只能看到到某个场景的一小部分”

故事要从艾格尼丝(化名)的一次神经系统检查说起。检查就只是很正常的检查,但是不同寻常的是,面对在我们看来很寻常的图像的时候,艾格尼丝不能向她的医生Joel Shenker(哥伦比亚的密苏里堪萨斯大学的一位研究者)形容图像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比如,一张图片显示一个孩子偷了厨房里的饼干,而他的母亲正忙着洗碗。艾格尼丝却只能描述出窗帘和窗户,其他事物在她眼里就像不存在一样。过了一段时间,她又看了看这幅画,但是只能看到孩子偷了饼干,无法描述整个场景的其他部分,包括窗户、窗帘和洗碗的母亲。

从某些方面来说,这是一个很典型的综合失认案例,艾格尼丝能感知到一个场景中的某一个对象,但是不能看到全部的场景。但是与其他很多有这种情况的人不一样的是:一般这种认知困难都会伴随着老年痴呆症或者其他的痴呆症,但是艾格尼丝的大脑并没有什么大问题。

“不能看到整个世界却能安然生活”

Shenker被艾格尼丝深深地吸引了。“当我们给她看饼干被盗图的时候,她会说她能看到很多线条,但是她感知到的那些线条实际上是一摞盘子。”他说,“同一张照片我们给她看了很多次,可她能单独地描述场景中的某一个部分,却不能把它们串联起来,她压根就办法把它们看成一个整体。”

不过神奇的是,尽管艾格尼丝有这样的认知障碍,并且是一个人生活,但是她却把自己生活经营得很有条理。她不会撞到墙壁,可以找到豌豆、胡萝卜和鸡肉,然后自己做一顿好吃的饭菜。“我们都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

那就只有一个符合逻辑的结论了——Shenker认为艾格尼丝的大脑在无意识地处理她周围的世界的信息,但是她有意识的心理却没有接收到……

“特鲁斯效应测试”

他决定用特鲁斯效应来测试一下艾格尼丝。这是一种什么测试呢?我们先来科普一下。

简单直白点来说就是,如果我把“红色”这两个字用蓝色的笔写出来让你辨认字的颜色,你的反应肯定会比用红色笔写这两个字的时候慢很多。不信大家可以参照这个图试一下。

Shenker把这个测试改良了一下,他只把每个颜色的英文单词首字母放上去了,就是“R(红)”、“B(蓝)”、“G(绿)”,然后按照对应的颜色匹配颜色,让参与者来读出完整的单词,结果大家的反应都稍慢一些。

然后,他把很多的相同的小字母组合成一个大字母,比如把很多小小的B组合成大大的G。

这种排列也决定了认出字母的颜色的时间。如果小字母排列成的大字母在字形及颜色上都匹配,你能很快就说出字母的颜色,但是如果小字母排列出的大字母字形及颜色都是混搭的,那么你肯定会有短时间的懵逼。

“尽管不能访问那些信息,大脑还是会默默处理”

实验方式设定好了之后,Shenker和他的同事Matthew Roberts就去找艾格尼丝做实验了。他们把这些字母给她看,果然,她只看到了小字母。

“我们给她看了很多小字母B组成的大字母G,但是她只看到了字母B。”Shenker说,“就算我们拉着她的手指画了一下G的轮廓,她也还是看不到G,她只看到了小小的B。”

不过有些奇怪的是,艾格尼丝辨认字母颜色的时候反应速度和其他正常受大写字母影响的测试者一样。例如用很多红色的小B做成一个大写的字母R,她能更快的认出字母颜色,但是组成G的时候就会稍慢一些。这表明,她的大脑的一部分对大字母的信息还是下意识地进行了处理,只不过她不能有意识地去访问这些信息。

我们拥有无意识地处理很多我们周围的信息的能力,然后我们意识心理会帮我们掌握这其中最重要的信息,这就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天资”。

“为什么别人提到你名字的时候你会很容易听到?”

Shenker又举了“鸡尾酒会效应”的例子,这是一种将自己的听觉注意力放在某一个特定的关注兴奋点而将其余的点全部过滤出去的能力。

比方在一个聚会中,你站在一旁和小明谈话,这里还有很多其他人的声音和酒杯碰撞的声音。角落里李雷和韩梅梅正在聊天,我要是问你他们说了什么,你要是之前没有特意去听肯定不知道。但是如果他们的谈话中突然提到了你的名字,那你可能就会听到。那我再问你是谁说了你的名字的时候,你可能就会告诉我这是一个男人或者女人的声音,甚至还可能说他们说到你名字前的几个词语。

就是说,“就算在一个拥挤的人海里,潜意识里也会一直在寻找叫我名字的声音。”这怎么可能呢?

不得不接受的是,你的大脑确实一直都在处理一些信息流,而当它必须专注于某一个特定的信息流的时候(比如提到你的名字),它就会突然进入你的意识。“你的大脑要“照顾”的你想知道的东西是很多的。”Shenker说。

他的测试表明,艾格尼丝的大脑实际上是可以把单个对象都组合起来并且加以使用的,但是它没有被发送到她的自觉意识里。“其实她在处理生活上没有问题就可以在某种程度上说明:你的大脑能默默地处理很多事情,而你不一定必须去感知它们。”Shenker说,“我从来没有遇到一个能解释这个概念的,比她更好的例子。”

“大脑无意识处理信息的实例——盲视和视觉忽视”

在明尼苏达大学研究感知的Kirsten Dalrymple说,关于大脑能够不知不觉处理信息的有趣例子还有很多。

比如盲视。一些失明的人走路的时候可以绕开障碍物,他们可以准确猜出你特地展示给他们的东西。这是因为他们的失明源于他们大脑配置视力的时候出了问题,而不是他们的眼睛。尽管他们没有意识到在他们面前的任何事物,但是他们健康的眼睛能够把信息传递给无意识的大脑,它会默默处理好这些信息,然后用来指导他们的行为。

还有视觉忽视,一些人只能看世界的一个侧面。比如你给左视觉忽视的人看一张房子左侧着火的图片,他们会说:“我看到了一个房子。”但是如果你给他们看同一张照片,但是是房子右侧着火,他们就会说:“我看到一个房子着火了。”

(视觉忽视的人不能看到另一侧的画面)

不过,如果你给他们一张不着火的房子和一个相同但左侧着火的房子让他们选择一个想要住的房子,他们会选择前者。也就是说,其实他们的大脑是能够处理“房子左侧在着火”的这个信息的,就算他们看不到。

“每个人都有注意窗”

和视觉忽视的人不同,综合失认的人可以看到世界的两侧,但是只能看到其中的一部分。Dalrymple称之为“注意窗”。

其实我们在不同的时期都会有不同的注意窗。如果你走在一个繁忙的街道,你的注意窗就会变得很大,你会注意到很多东西,如果你突然发现一只松鼠在你的脚边,你的注意窗就会变得越来越小,因为你会专注于这只可爱的小动物,然后其他的街景都会渐渐淡出背景。

这也是魔术师们让某个物品消失的时候经常用的一个视觉原理,他们先是通过挥舞魔术棒或者变换他们的手指让你的注意窗缩小,然后再在你的注意窗范围外偷偷把东西藏起来……(喜欢看魔术的童鞋可以选择性忘记这段)

“虽然还不清楚是大脑的哪一部分控制了这些注意窗,但这可能涉及到大脑里顶叶和枕叶的良好沟通吧,因为这些区域主要负责处理对象和动作,帮忙理解空间关系。”

之所以会有这么一个结论,就是因为Dalrymple曾有一个是综合失认的一个患者,她的大脑这些地方有过创伤,而当这些创伤得到改善之后,她的注意窗也扩大了,综合失认也好了不少。

但是艾格尼丝就不好说了,因为她总是有这种情况,而且谁都拿不准这会不会影响她以后的生活。

扫描完她的大脑也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相当平淡无奇。但是她的顶叶有点衰退的迹象,可能是老年痴呆症的开端,这可能是导致她的综合失认的原因。

不过研究人员们没有得到最后的答案,因为艾格尼丝在几次会议后就停止了后续测试。

“我不觉得我有什么问题啊,”她说,“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这么大惊小怪!”

(来源:bbc/future/story)

橘子娱乐二维码

扫码下载橘子娱乐APP,让快乐来的更猛一些。

收藏文章

为您推荐

RECOMMEND
青年文化
查看更多

热门评论

COMMENT
登录后可评论
限140字
发布
热门文章
贝勒爷、楼下小黑、纯元皇后,他们都是电视剧里神隐的大boss
SOBA颁奖礼idol齐出席!EXO成最大赢家Twice拿下音源大赏!
“千万别让爸妈帮你装婚房,哈哈哈哈哈哈哈感受下!“
陈小春哄儿子是怕被告状?他真是把所有的好脾气都给了应采儿啊
娜扎米兰“红配绿”很大胆,论颜值和衣品大概是仙女本仙了!
范冰冰200万娃娃出自她手,她的每一个娃娃都有自己的故事
你一定没见过的,那些超萌稀奇动物宝宝的样子
早年颜值相当于鹿晗吴亦凡,减肥40天几乎没瘦,沙溢经历了什么
千万别让爸妈帮你装婚房,哈哈哈哈哈哈哈感受下!
乔欣深夜帅气亮相机场,携手橘子开启米兰时尚之旅!!
换一批
推荐明星 查看全部明星
橘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