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视影视 - 正文

还有一部文艺片和《百鸟朝凤》同期上映,导演还在租房,他坐地铁来受访

胖虎-橘子编辑
16.05.15 16:19:46

还有一部文艺片和《百鸟朝凤》同期上映,导演还在租房,他坐地铁来受访

最近几天,小伙伴们应该被《百鸟朝凤》刷屏!却忘了同期还有一部文艺片《再见,在也不见》。

和《百鸟朝凤》的命运差不多,《再见》口碑登顶,票房跌入谷底,上映3天,票房700多万。在电影上映前1个月,橘子君采访了本片的导演之一忻钰坤。

双鱼座的忻钰坤常常自嘲自己的纠结。

“纠结是双鱼座的本性,而且我还是AB血型,我常常觉得脑中有4个小人,都可以凑成一桌麻将了。”

专访忻钰坤导演是在他新作品《再见,在也不见》发布会的后台,不过,当天的焦点可是陈柏霖,只见忻钰坤导演在台上讲了不到5分钟的话,迅速溜到后台“我现在都不适应出现在台前,每次都想溜走。”

这次我们和忻钰坤导演聊了聊他的创作,他一直觉得“双鱼座AB型血”给了他太多困扰,比如纠结,情绪化。在《心迷宫》之前,2011年,忻钰坤的人生遇到了低谷,他反复告诫自己:“如果30岁再没有目标,马上回老家,不碰电影。”

还有一部文艺片和《百鸟朝凤》同期上映,导演还在租房,他坐地铁来受访

“两天就要交一稿,非常崩溃”

橘子君:来!先说一下,怎么答应执导《再见,在见不见》?

忻钰坤:其实《再见》最早是因为在2014年的时候,《大众电影》制作了一个大专题《2014年华语电影十大潜力导演》,其中就有我和陈哲艺。因为那个杂志的关系,我就跟哲艺就聊起来这个项目。

哲艺之前本来是想找完全没有拍过长片,只拍过短片的导演。然后新加坡、泰国,还有中国大陆,找这样三个导演来合作。

但后来发现好像没有找特别合适的人,然后我们在聊的时候,他也没想到我,因为哲艺导演会觉得我是不是不太愿意再拍短片了。可我对这个项目很感兴趣,我不在乎他是长是短。而且我特别喜欢他拍《爸妈不在家》,我不太会拍细腻情感的电影。所以,我想在他这个项目过程中看看有没有学习的机会,然后也包括跟国外的电影团队去了解他们是怎么拍摄的。

橘子君:其实陈哲艺导演是一个很爱控制别人的人,你在拍摄的时候怎么保持自己作者风格独立性?

忻钰坤:我一直没想这是个问题,一般我都会去沟通。因为他做监制要把控三个故事的整个风格还有整个剧情,所以这个过程当中,我觉得如果特别强调自己的风格可能对这个项目没有好处的。

但同时哲艺他给了我们每一个人在这个故事上的可能性。像我那个故事其实讲的是比较隐讳的一种情感,暗流涌动,我也很担心观众是否能理解,哲艺告诉我,没关系,我们做一些比较高级的处理,让它看上去更电影化。

橘子君:据说在剧本创作阶段两天就要交一稿?

忻钰坤:对。我们当时在英国创作剧本,时间挺赶的,而且我们整个大的框架也是在那个时候被勾勒出来的。之前我的梗概他觉得是OK的,讲父子的相遇,具体怎么相遇?情节怎么铺垫?其实有很多可能性。

但我的故事拿出来之后,他觉得有问题,问题在于没有细节。然后我推翻再重新写一稿出来,这里面把情节的东西做了一个大刀阔斧的改进,他每天催我,让我交一稿、交一稿,还挺痛苦的。最后回到家的时候,我太太问我怎么样,我说感觉像是重塑了自己,就是你抱着一个创作观来了,它不断把你敲碎,但是敲的同时他其实告诉你可以这样做,这蛮好的。

橘子君:因为之前都是和非职业演员合作,这次和陈柏霖合作有什么挑战?

忻钰坤:角色的挑战在于陈柏霖如何把角色找出一个区分来,因为他的年纪其实相差不多,而且人物的身份也是基本上是一个。

好在陈柏霖与戏中角色年龄差距又不大,让演员去诠释就还好,因为这个层次非常非常的浅。

我跟陈哲艺就一直在想办法如何在外在帮陈柏霖更加贴近角色,因为我们帮不了太多的忙,怎么样让他自己去了解,自己去想、去研究剧本、去研究人物性格。

我们在外貌上,想把他和其它两个短片区分开,让他能有一个造型,在我那边的造型是要戴一个眼镜,有部分造型可能头发要吹得高一点,可能让他看上去像一个知识分子。

橘子君:《心迷宫》非常成功后,第二部作品就压力很大?

忻钰坤:其实《心迷宫》对我自己来讲压力也挺大的,因为那部影片在我自己来看,有很多很多的不足的地方,当然他的不足有赖于成本,还有导演自己经验的原因。

很多人都说很好,但前提是因为你是处女作,又是青年导演,低成本,天然给你加一些分。但当你拍第二部的时候,这些额外的附加分可能不给你了,你要一定靠自己的能力。那其实对我自己来讲,我觉得这是一个特别大的挑战。现在就想,我要把剧本打磨好,跟更多优秀的人去合作。

“陈柏霖这个角色和我以前的经历很像”

橘子君:2011年你得过抑郁?

忻钰坤:对,那一年应该是我从离开家出来学习,就想要进入电影行业十年。那一年很奇怪,我生活中所有的方方面面都亮红灯,然后就觉得好像这条路很难走,然后自己好像快坚持不下去了。

关键的是你岁数变大了,20出头的时候你觉得无所谓,我去拼、去闯、到剧组去混都可以。但是你那时候到27、28岁了,你觉得到30岁我再没有一个自己的定位或者一个目标,那就变得很惨。所以那时候我就状态很差,也不想做东西,就在家里闷着看片子。

橘子君:当时家是在西安那边吗?

忻钰坤:没有,在北京,我2008年就来北京了。但是人嘛,就是到最低谷的时候,可能你能坚持过来或者你想明白了。当时我就想我不行,那我就不干这行了,我可能去干别的了。突然一心态就变了,但是心态变了的时候你不较劲。

橘子君:这个心态是什么心态?

忻钰坤:就是你很纠结,我要干这行,我要怎么干、怎么干,每天都在一个特别特别下陷的状态。但是有一天我停住了,如果我这样下去是很难过、很悲伤的话,那我不如往回走,就我不干这行我心态不正常。所以当时一下就轻松了。

橘子君:后来怎么走出来的?

忻钰坤:我的家人从始至终都非常支持我,这是让我到今天都觉得我能够坚持走到今天,也是很大的一个原因。因为我从高中辍学,你想一般家里人会觉得,你孩子上完高中你再去出去打拼也好,有梦想也好,你考一个大学。那我母亲觉得,你既然觉得你上学可能上不进去了,你有别的想法,那就支持你做。后来我一路过来,遇到很多坎坷,他都觉得,你自己去做决定吧,然后只要你做这行我们支持你。

“《心迷宫》之后,我的生活和以前一样,我今天就是坐地铁来的!”

橘子君:《心迷宫》之后,你的生活有没有很大的改善?

忻钰坤:没有,我现在还是在租房,我今天就是做地铁来的。

橘子君:现在IP这么热,就没看中哪部作品?

忻钰坤:首先我不介意IP,但我觉得是因为我们现在市场已经把IP这个词已经弄乱了、用坏了。

你看好莱坞,很多成功的经典电影其实都是IP,但是他们做IP的时候还是要把的内核的精髓做好。《少年派》他是IP,然后《教父》也是IP,那为什么人家做出来是经典,而我们做出来就不是呢。所以我希望,如果有人来找到我,我会告诉他,你这个IP该怎么去做能做更好,如果大家聊不到一起那就不做了。而且我觉得目前我自己状况还是想做自己原创的东西。

橘子君:那你现在写的剧本还是偏悬疑类的?

忻钰坤:对。

橘子君:我记得你这个剧本貌似写的很久了,太慢了吧?

忻钰坤:哈哈!是,我真的写得很慢!

橘子君:平常写剧本的时候,靠什么放松啊?

忻钰坤:看综艺节目。

橘子君:你看综艺节目?

忻钰坤:对,《我们结婚吧》我就觉得挺好看的。

(版权归橘子娱乐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收藏文章

为您推荐

影视
少年派

热门评论

登录后可评论
限140字
发布
推荐明星 查看全部明星
推荐热词

建议
反馈

Feedback

橘子娱乐二维码
扫码下载橘子娱乐APP,让快乐来的更猛一些。